--

不仅是掌柜的担心,就是紫媚都面带忧色的看着云浩,她倒是有心帮助一下,但自己手里的灵石也不多,尤其是还拍卖了一个妖兽的内丹,花干了手里大部分的灵石,现在也只能有心无力了。**

云浩笑了笑,他自己的身价,他自己清楚,千万的中品灵石不一定够,但是没有中品的,还有上品的啊。

只见云浩一拍腰际的储物袋,一小堆上品的灵石便飞到了掌柜的面前,这些是云浩品是早就预备好的,一般的时候,他的储物袋里面都是放着一些灵石以备不时之需的。

“啧啧…。”店铺掌柜的两眼发亮的看着面前的灵石,说真的,宁要上品的灵石,还不要中品的呢,就算是大魏国处于凡间界的中心位置,物产丰富,上品的灵石依旧是硬头货,不多见的。

店铺掌柜的赞着云浩的富有,这需要什么身家才能这么富有?难道炼丹师真的每一个都是富得流油的吗,答案是不用置疑的,炼丹师就是比一般的修士有钱,这是常理,尤其是云浩更不能以常理解释。

紫媚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男人都爱面子,一旦云浩拿不出这么多的灵石,岂不是要丢脸了吗,紫媚现在可是与云浩是一家人,当然不想看到云浩丢人的。

交了灵石,云浩自然是手脚麻利的收起了所有的灵药,然后在掌柜的笑脸相送中离开了这家店铺,原本他们是暂作停留的,刚才听说要开炼丹大会,云浩第一个就要留下来,紫媚当然是更没有二话了。

于是他们两人在坊市里面找了一家客栈先住下了,等待着炼丹大会的开始,至于等待的空闲时间,自然是抓紧时间进行双修大计了,我想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这么做的。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四天后,云浩一直关注的炼丹大会就要召开了,早早的他与紫媚二人就来到了坊市中央的一块空地上,这里是大会举办的地方,他们俩已经打听过了。

等他们两人过来之时,这里已是人满为患了,到处是人,坊市里不许飞行,不然现在只怕是天上也站满了修士了。

云浩在前,紫媚紧紧地拉着她的衣服,跟在后面,两人好不容易挤进了前面一点的位置,算是能看清里面的一些情况了。

只见巨大的空地上,此时有很多的高出地面半米左右的石台,石台上是摆着一个丹炉,每一个丹炉边还站着一个修士,想必就是参加炼丹的修士了,而在空地的前面还有一个高台,是木制的,就像观礼台一样。

此刻这个高台上做着十几个年龄不一的修士,这些修士无一列外的修为都在金丹期以上,甚至有一个还是元婴期的修为。

只见元婴期的那位老者站起来对下面“所有参加的炼丹师第一轮先按照规定炼制一种二品灵丹,要求是一个时辰内完成,成功率不能低于八成,在这个要求之外完成的或未完成的,都将视为失败,成功的炼丹师可以进入第二轮,下面第一轮的比试开始。”

随着这元婴期修士的一声令下,几十个石台上的炼丹师便迅速的开始动起来,他们炼制所需的灵药均是由大会提供,他们只管在规则之内完成,那么就可以顺利进阶了,这第一轮算起来不是很难,只要是资深的炼丹师,没有完不成的。

说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云浩可不仅是一般的炼丹师,他只需要看上几眼,就能判断出哪些炼丹师是老手,那些是生手,甚至只要看一眼那些灵药,就知道是在炼制什么灵丹,这就是内行的好处。

紫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行,云浩自是充当起了解说员,低声的给他解说着炼丹的一些事情,让看热闹的紫媚一时间也明白了很多事情,就连他们身边的几个陌生的修士在听到云浩的解说之后,都主动出声与云浩攀谈着,问着一些炼丹有关的事情。

通过这解说,紫媚就算没有亲眼见到云浩炼丹,他已经是相信云浩是真的炼丹师了。

每个高台上的炼丹师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每个炼丹师都有一套自己的炼丹技艺,手法也自是不同,但是殊途同归,云浩只是看了几眼,就大致能搞清楚其中的缘由了,主要是二品的灵丹炼制还是较为容易一些。

云浩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通过混沌五方炉炼制的,所以很少有使用什么手诀之类的,真要是让他上台与这些炼丹师一同比试话,他还不一定有人家熟练呢,虽然他门门清,但是他算是取了巧的。

第一轮的比试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时辰下来,大多数的炼丹师都完成了自己的炼丹,有很少一部分炼丹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完成,自然是被淘汰了,那么现场只留下了三十多位炼丹师。

那个元婴期老者再一次站起来,说道:“下面开始第二轮的比试,依旧是在规定的时间段内完成三枚二品灵丹的炼制,但是有一点,必须是百分之百的完成,不能有失败率,时间同样是一个时辰,现在开始。”

这一轮比试更加的难,不仅是时间限制死了,主要是三粒二品灵丹,百分之百的炼制成功,因为举办方就没有多给炼丹师灵药,所提供的灵药正好就是炼制三颗灵药,所以这一关要比上一关难上很多。

云浩在下面的看的倒是挺热闹,主要是他自第二轮下来之后,三十几个炼丹师却只留下了不到十个,最大的淘汰原因就是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大多数炼制了两粒,在想炼制也就只能剩下干瞪眼了,因为没有多余的灵药让他们炼制的。

像这样的比试,云浩自认为是还可以百分之百完成的,毕竟自己也是炼丹好几十年,这点比试还是难不住的。

经过高台上的那些修士检查,凡是过关的炼丹师都留在了高台上,其余的下去了,八个留下来的炼丹师,此时一个个脸色变得的更加凝重了,因为在这个时候还能留下来的,都是有两把涮子的,尤其是下面的比试将会更加难,虽能留在最后,谁就能得到一大笔的好处,要说没有人在乎,那就是假话。

还是那元婴期老者站起来宣布下一轮的比试规则,第三轮的比试还是淘汰赛,最终只会留下一个炼丹师,只要是现场有两位炼丹师存在,那么就会一直比赛下去的。

第三轮的比试要求每一位炼丹师在两个时辰的时间内,炼制出自认为最拿手的灵丹出来,然后交由高台上的十几个修士检查,质量与数量同样的重要,也是考核标准之一,只要超过一半的人认为过关,那么这个炼丹师就可以进入下一轮的比试了。

紧张的炼丹又开始了,云浩看到一个炼丹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一些灵药,就开始炼制,看到这些灵药,云浩就知道是准备炼制三品的灵丹,其他的炼丹师都是炼制的二品灵丹,只有这个炼丹师比较特殊。

三品的灵丹,当然是要比二品的难炼制,不过却也是容易得到分的灵丹,只是失败率较高。另外时间也长一些,顺便数量就不见得多了,不像其他人炼制的二品灵丹只要不出错,十几粒还是没问题的。

修仙者有的是耐心,两个时辰不算什么,尤其是云浩这些内行人,看的是津津有味,两个时辰一到,上面就有人通知所有炼丹师都停下来,不管是练好的,还是没有练好的都必须停下来。

经过检查,数量最多的一位炼丹师竟然炼出了二十五颗的灵丹,自然是第一个胜出的,而第二个胜出的就是那个炼制三品灵丹的炼丹师,他炼制出了三颗三品的灵丹,算是很不错的了,此后依次类推,这样现场就留下了四位炼丹师,淘汰过半。

云浩悄声的对紫媚说道:“我们两要不要打个赌,猜一猜谁会胜出?”

紫媚虽然戴着面纱,但是漏在外面的双眼水汪汪的扫了一眼云浩,娇哼一声,回道:云浩呵呵一笑,故意说道:“这不能说,说了就没意思了,你看着吧。”

紫媚狠狠的掐了云浩一把,白了一眼,咯咯一笑,笑骂道:“讨厌鬼,你不说试试。”

云浩被紫媚娇媚的神态引得心里一荡,立马就投降了,自己主动的说道:“我看好第二个进阶的炼丹师,至于原因,等比赛完,我在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