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丹期修士只要六阳魁首掉下来了,那么必死无疑,换了元婴期修士则是不一样的,元婴还可以夺舍,就算一时间夺舍不成,至少还能存活个数年时间的,但是金丹期修士肉身一毁,那么死就死了,再也没有活过来的机会了,除非靠什么魂魄归位之法等等神通。**

云浩自上一次经历过魂魄逃走的时间之后,便加了个小心,但凡他灭掉的修士,他必会在附近用神识搜索好几遍,确认没有半点遗漏之后才会离开的,毕竟修仙界太大了,什么样的神通都可能存在的,他不得不再小心一些。

云浩伸手弹出一团火焰,烧着了这个修士的尸体,然后神识扫了两遍,才笑着对紫媚说道:“还是你厉害,我们两天天一起双修,你倒是第一个晋级了。”

“去…,整天没个正形,现在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紫媚轻呸了一声回道。

云浩点头又道:“是啊,这大夏国也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的,这样吧,我们还是先到秦国怎么样?”

紫媚跟在云浩身边,一边飞行,一边疑惑的问道:“先去秦国?为什么?”

云浩想了一下回道:“我在秦国还有一位红颜知己,名叫顾鸾,出来这么久了,我想应该是回去看一看他了,你想不想与她认识一下?”

“好啊,自家姐妹,认识一下也好,不过我看你这家伙平时不是很*的,怎么会在我之外还有红颜知己的?”紫媚落落大方的说道。

云浩笑着又道:“你小看人,我怎么就不能有红颜知己,实话跟你说了吧,顾鸾也只是其中一个,在这之前我还有两位很谈得来的红颜知己,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紫媚问道。

云浩笑着看向她,问道:“你真的不生气吗?”

紫媚眨了眨眼睛,说道:“你我同是修仙之人,哪来那么多讲究,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只要富有,妻妾成群还不是很正常的事,这没什么好生气的,再说了我看你这样的人,终究不是一般人,你能看上的女人一定差不到那里去的,我正好还多几个姐妹呢,对了你快说你刚才没说完的话。”

云浩呵呵一笑,他毕竟是从哪个一夫一妻制的社会里穿越过来的,在哪里男女是平等的,他之所以能对女人显得很尊敬,与他上一世有很大的关系,但是紫媚的一番话,让他还是意识到了自己这是身在修仙界,不能再以记忆中的那个标准来衡量这个世界了。

云浩抬起头,目光看向海外的方向,缓缓的说道:“她们两个离这里太远了,路途艰险,想要见到她们,除非是元婴大成,或是在真灵界再见了…。”

紫媚知道云浩在海外的一段生活经历,看样“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们赶快走吧,出来这么久,我还真的想早点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些时日呢。”云浩来着紫媚快速的远去了。

在大夏国内,遇到六个剑修之后,云浩和紫媚基本上是昼伏夜出的,尽量隐藏踪迹,几十天之后,终于出了大夏国,又回到了大魏国,这一路上就再也没有被人追上或堵截过,说起来还算是顺利。

进入大魏国之后,他们两人就能稍微的松口气了,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大夏国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势力如何,万一在大魏国也是呼风唤雨的话,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两人也不怕,只是在大夏国或大魏国这样的大国家,随便一个门派都要比他们所熟知的梁国或秦国某些大门派势力强大。

因此他们二人倒也没有在大魏国做过多的停留,按照原定路线尽快离开了,只是一个大国家面积都是以百万里计的,飞过去也是要一点时间的。

云浩和紫媚手里有沿路国家的地图,大魏国的也有,但是这些修仙者使用的地图不可能像卫星定位一样那么精准,虽说他们走过一遍,但是难免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偏差,只要大方向对就行。

云浩二人再有四五天时间就要飞出大魏国了,在他们来时的路上,应该是要经过一片高耸的山脉的,但是这次他们没有见到这座山脉,由此可见他们是偏离了来时的路线。

他们两人此时脚下正好在经过一条巨大的峡谷,峡谷中树木林立,还有河水流过,就像另一方世界一样。

云浩和紫媚沿着峡谷往前飞行,他们一人脚下踩着一把飞剑,相随着快速飞行着,在这时,前面的峡谷里面扑扇扇的飞出了几十只巨鸟,这些巨鸟很快的四散飞离了。

云浩见状一把拉住紫媚,根据他的经验,这些大鸟不会无缘无故的飞走的,除非是下面有让它们不得不离开的事物。

云浩拉住紫媚之后,神识便展开,扫视着前面峡谷下面的情况,发现树林下面有一片小空地,两只妖兽互相对峙着。

这两只妖兽,分别是一只水桶粗,一二十米长的一条黑蛇,另外一个是一只站立起来有两丈高下的一直巨猿。

这两个妖兽俱都是妖丹期的修为,云浩的神识扫动虽然惊动了它们两个,但是它们却没有动了一下位置,而且两只妖兽的目光,此时不是互相盯着,而是俱都看向它们两人面前空地上生长的一株灵草。

云浩神识扫过这株灵草,顿时低呼一声,原本在这种地方能见到两只妖丹期的妖兽已是十分少见的了,没想到还能看到这样一株灵草,实在是让他紫媚的神识也扫视过了,用样的发现了那株灵草,只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灵草,听见云浩的地呼声,他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知道的,于是便问道:“那是什么灵草,至于让两只妖丹期的妖兽如临大敌吗?”

云浩眼珠子转了几圈,他在想自己如何能拿到那株灵草,听见紫媚的问话之后,回道:“那是一株据我所知在凡间界已经灭绝数万年的一种灵草,名叫养神草,可以炼制一味养神丹,不要说对修士好处无限了,对妖兽同样诱惑无限的。”

紫媚皱了皱眉,她没有听过养神丹的名字,甚至与之相近的灵丹也不知道,其实这味灵丹原本就是上古灵丹之一,养神草都灭绝了,古方自然也就被人遗忘了。

养神丹可是修士从金丹进阶元婴期的时候,为避免走火入魔而服用的一种最佳的灵丹,最适用于神识和元神,故名养神丹。

云浩是炼丹师,看到好的灵草或灵药,自是见猎心喜的,不过从两只妖丹期妖兽手里拿到这株灵草,无异于虎口夺食,一旦妖兽发狂,那很有可能灵草被妖兽毁掉。

云浩想了半天,看两只妖兽的对峙情况,他不可能用什么办法引开他们的,而且这两只妖兽也不会随便离开的。

紫媚在一边说道:“要不这样,我去引开两只妖兽,你去收取灵草如何?”

云浩笑着看看紫媚,回道:“你看前面的对峙,你引得开他们吗,就算是你现在站在它们面前走几圈,它们也不会动你一下的,你信不信?”

紫媚想了一下,又道:“那你有什么高招。”

云浩笑着又道:“看来是要动用一下我的老伙计了,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位咱们家的老成员----小白。”

云浩说着直接从芥子洞府里面把呼呼大睡的小白提溜了出来。

“别睡了,睡了几十年了,怎么还没有进阶?”云浩晃了晃小白道。

小白睁开眼睛,四下扫视一遍,回道:“什么事啊?我很困的,没事不要打扰我,就快要晋级了。”

“找你自是有事的,你看前面峡谷里面的两只妖兽,我要它们面前的那一株灵草,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云浩又问道。

紫媚见云浩凭空变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可爱小家伙,很是惊奇,据她所知,云浩腰上不挂着灵兽袋的,那么这只可爱的家伙事从哪里拿出来的,而且看他们一人一首互相对视,不时的点头,摇头的样子,竟是在神识交流。

另紫媚不解的是,人兽神识交流必须要有一点,那就是签订契约,这样才能心意相通,但是眼前的小白既没有妖兽的气势,有没有妖兽的块头,实在不知这样一只看起来什么用处都没小白回头扫了一眼两只妖兽对峙的地方,随即打了个哈气,懒懒的回道:“小事一桩,我这就给你拿过来,等着…。”

小白说完,甚至一闪,已是窜出去了几百米远,下一刻,又是一闪,很快下到了峡谷里面,不见了身影。

云浩神识一直跟着小白,直到小白在几个呼吸之后来到了两只巨大妖兽的中间空地上,这间这两只妖兽一件小白,顿时浑身的毛发直立起来,大蛇则是巴掌大的鳞片倒竖起来,一看就好像是惊吓过度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