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浩见到‘犼’向自己扑来,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来得好。.”

只见云浩右手一握拳,迎着那巨大的‘犼’,猛的击出了一拳,云浩的拳头还没有‘犼’的一只眼睛大,老远看去,就像蚊子一样,不管在谁看来,这一击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是结果就不一样了,很出呼意料,尤其是自以为要赢的‘犼’,云浩那小小的一拳,击在了它的前胸部位,也就是头部以下的地方,云浩一击之后便临空倒飞出去,不是被撞飞的,而是他自己防止‘犼’的反击,做的后退动作罢了。

‘嗷…’的一声嘶吼,‘犼’胸部被云浩一击之后,感到很吃痛,这一下就让他再也不敢小看云浩了,不过,‘犼’这东西既然称为恶兽,又有传言可与龙相斗的东西,那自然不是云浩一拳就能让它害怕的。

‘犼’又是一声不甘的嘶吼,脚下一加力,再一次冲向了云浩,而云浩一看,也来了精神,飞升而起,再一次迎向了巨大的‘犼’。

就这样一人一兽,有来有往,斗得不亦乐乎,但是看情形相对还是‘犼’实力更甚一筹,究其原因有二,一是‘犼’毕竟是上古恶兽,天生皮坚肉厚,实力就是要比一般的元婴期修士厉害,这还是这只‘犼’被困在海底数百万年,实力没有达到最佳的状态,不然两三个云浩也不是对手的。

第二个原因,主要是云浩体型相比较起来就小很多了,力量上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云浩能与‘犼’用**斗了这么久,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换了凡间界比较出名的那前几个大修士,也不见得就敢用**与恶兽斗上一番的。

需要说明的是,云浩能与‘犼’斗个旗鼓相当,不代表他就很厉害,厉害到可以与传说中的龙相抗衡,两之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相传上古时分,凡间界也是有龙存在的,而凡间界的龙大部分是由蛟类蜕变的,所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那种神龙。

真正的神龙可是由仙界流传出来的,真灵界很多神龙也是从仙界下界的神龙后代,论其实真实的实力,凡间界和真灵界的神龙自然不能与仙界的神龙相比较的。

按照这个道理,这恶兽‘犼’也只是出现在凡间界,真灵界就没有了,所以传说中‘犼’可与龙相斗,其实斗得就是那些由蛟变化而成的龙,不管是龙或‘犼’都是生活在水面上的,所以上古时期,这两种传说中的东西,还真的是经常恶斗的,自然有人见到之后,便记载了下来,于是才有了‘犼’与龙相斗的传说。

云浩与‘犼’一番相斗之后,心里还在嘀咕,这‘犼’也不像传说中那么厉害么,难道是未成年的?但不管怎么说,他是一时半会拿不下当然,‘犼’的情况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的,它被云浩击中的地方,都是淤青,要不是他体型巨大,换了一个人类的大修士,也要被云浩这几拳打成碎肉了。

一时间,一人一兽,谁也不让谁,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对方,但就是谁也不先动手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那‘犼’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它毕竟是兽类,性格暴躁凶残,那会真正的静下心来与云浩对峙的。

云浩见状,心中暗呼“惨了,他现在是越休息,双手越麻木,之前消耗的灵力还没有补充起来,现在锐气也泄掉了,在与‘犼’像刚才那样一番激斗,可就有些难了,但是那大家伙明显是还有余力,如何不让云浩暗自心惊,难不成自己还要再跑一次不成?

就在‘犼’刨着四个脚蹄,要再次扑向云浩的时候,只听得混沌五方炉在云浩的脑海中说道:“再跑就没意思了,这个大家伙我帮你收了吧,这半天的我看得都累…。“不等云浩出声回答,混沌五方炉已是自己遁出体外,临空一转,顿时变得犹如小山一般的大,炉口正对着‘犼’。

正准备扑向云浩的‘犼’,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混沌五方炉,一下子冲劲收不住了,正好这时混沌五方炉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把它一瞬间就吸到了混沌五方炉内。

云浩眼睁睁的看着混沌五方炉轻松的收了‘犼’心中不由感叹一声,不干什么事,在混沌五方炉面前,都是简单不过了,这让他耗尽了体力的巨兽,还没有两个呼吸,就被收拾的干净利落了,他真的是无语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这不是混沌五方炉的声音,“人类,请求你放了我吧…。”

云浩愣了一下,问正在缩小的混沌五方炉道:“刚才谁在说话?”

混沌五方炉回道:“当然是我里面的那个大家伙了,要不必以为是谁。”

云浩奇道:“你没有把它练成灵丹之类的。”

“没有,着大家伙很聪明,他刚一被我吸进来,就开始让我饶它性命,我说你是我的主人,想要我饶了他,就必须要你的同意才行,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器灵推得倒是很干脆。

云浩闻言想了一下,又道:“那好吧,想让我放了你,我能有什么好处?再说了,放你离开,你免不了要再次涂炭人间,我看还是把你练成灵丹喂我的小白合适一些…。”

“人类,不要,只要你不把我炼成丹,那我就甘愿做你的坐骑,这样你该满意了吧。”‘其实这‘犼’早就开了灵智,会说人话,只是它们是高傲的,轻易不会与人类交流的,这回要不是*急了,它也不会与云浩说上半句的。

云浩心中一喜,这是好事啊,骑着着大家伙不仅是拉风,主要是速度可不慢,能与大修士追个不差上下,就知道它的速度如何了,这样一来他以后就可以节省很多体力及灵力了,而且也算是有了一个超级的打手。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又如何保证你以后一直会听从我的指挥?万一哪天你趁我不注意,一口在吞了我,我找谁去啊!”云浩故意回道。

‘犼’的声音短暂的停了一下,随后又道:“这样吧,我把我的魂魄交给你一半,由你来掌管,这样我以后的生死就由你掌控了,你要是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了。”

云浩闻言,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又道:“可以,我答应了,你现在先交出魂魄,随后我便让器灵放你出来,小心点,不要玩花样,不然我就让器灵把你练成灵丹。”

‘后’好像认命了一样,半句话也没有回,径直把自家的一般魂魄硬生生的从泥丸宫中取了出来,然后送出了混沌五方炉。

云浩一见,急忙伸手一招,那一小团似雾非雾的魂魄就飞到了他的面前,随后他伸手一按,直接把这一小团‘犼’的魂魄按进了自己的前额部位,其实也就是按进了他的泥丸宫里,让它们与自己的神识待在一起,这样的好处是,只要他发觉‘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一个念头就可以把这些魂魄毁的一干二尽,当然‘犼’也不会有好下场的,死是一定的。

“器灵,你把大家伙放出来吧。”云浩做好一切之后,对已经变到正常大小的混沌五方炉说道。

只见混沌五方炉一阵抖动,巴掌大的‘犼’从混沌五方炉里面飞了出来,现在的它,看起来可爱了一些,不像变大了那样狰狞可怖,只不过它现在精神可不好,这是损失了魂魄的缘由,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

云浩见状,随手拿出几颗灵丹,交给了‘犼’,说道:“你先服下这些灵丹,对你有些帮助的,另外,你先进入我的洞府,与小白现住在一起,以后有事我自会唤你出来的,对了,你可有名字?”

‘犼’摇摇头回道:“没有名字,请主人赐名。”

云浩看着‘犼’脑中念头转了半天,随后想起了一个他认为响亮的名字,于是说道:“这样吧,你以后就叫啸天了,好了,现在你先去休息吧。”

云浩说完,袖子一挥,就把啸天收进了洞府内,这样他就又多了一个有力的帮手及打手,一个打的大修士都狼狈………..在混沌五方炉飞出收取啸天的时候,远方大陆上,同时在两个地方,那寻仙宗密室之中,上界师祖附身的那修士呼的睁开了眼睛,目光直盯着东海的方向,嘴里还喃喃自语着。

在一处直插云霄的山巅之上,一身漆黑装束的暗夜魔帝的分身霍地睁开满是黑眼珠的双眼,一丝奇异的光芒闪过,随后他便长身而起,径直往东海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