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的一声巨响,血炼真人的飞剑直接直接击中了青菱盾,这一击可是血炼真人使出了八成的灵力,威力自是巨大,青菱盾及躲在后面的云浩直接被撞飞了几十丈远,而青菱盾也是光华黯淡了很多。.

云浩稳住后退的势头,趁势一弹,一小团丹火便迎着那把血剑飞了过去,这会云浩可不敢托大了,在这么下去,青菱盾可就要损失大了。

丹火很快的黏在了血剑上面,并且快速的开始焚烧,下一刻,血炼真人面色一变,血剑虽然不是他的本命法宝,但却是他使用最多最顺手的一件法宝,在这件法宝之下,死了不知多少修士了。

血炼真人对于现在血剑上的一些变化可是真实的感受到了,没有实质性的血芒开始退缩,但是那一小团诡异的火焰燃烧的速度竟然快过了血芒退缩的速度,并且很快就烧到了血剑上面。

血炼真人倒也是果断之人,眼见血剑不保,干脆神识一动,提前斩断了与血剑的神识联系,然后口一张,另一道红光一闪,他的本命法宝被取了出来。

血炼真人的本命法宝可是他温养了数百年的一把特殊的短剑,其实按照剑的形状来看,应该是叫短刺更为贴切一些,整个剑身呈三棱,每一个竖起的剑刃都是寒光*人,整个剑身上面血光流转,灵性十足。

云浩见状,主动召唤出了‘犼’,只见‘犼’从他的腰际快速的飞出,一个呼吸间长大了几百倍。

血炼真人的本命法宝明显是接近于灵器了,面对这样的法宝,云浩想了一遍,他除了丹火能克制之外,其它的法宝基本上不是对手,就算是他手里也有接近灵器的伪灵器,但是由他使用出来,那效果和威力自是不能和血炼真人相比较的,所以他不得不召唤出来‘犼’当帮手。

‘犼’巨大的身躯一变化出来,威压顿生,血炼真人脸色剧变,他明显的能感到‘犼’释放出来的压力,这是他面对比他高的修士之时才会有的感觉,这如何不让他心惊不已。

‘犼’仰头嘶吼一声,猛地冲向了血炼真人,同时嘴里吐出大量火柱,在‘犼’看来,血炼真人这样的修为不足以对它造成威胁,大修士都在他口中化为了他的点心,中期修士就更不是难题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血炼真人手一指,口中低喝一声,那本命短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红光,直接刺向了‘犼’。

‘噗’一声轻响,短剑有小半截刺入了‘犼’那坚硬的皮肉中,吃痛的‘犼’摇摆了几下脑袋,大吼一声,速度不减依旧是冲向了血炼真人。

云浩在一边看到这一幕,暗惊血炼真人的本命法宝威力巨大之时,也不敢怠慢,奔雷剑迎着那短剑云浩的想法是他自己拖住血炼真人的本命法宝,让‘犼’可以全心全意对付血炼真人本人,不至于再受了伤。

另一边被丹火焚烧的差不多的那血剑此时只剩下了剑柄,云浩心意一动,这团丹火忽闪几下,又飞到了血炼真人的本命法宝前。

血炼真人的本命法宝产生了一丝微弱的灵性,虽然没有达到灵器的级别,但是对于危险,还是有着天生的畏惧感的,对于逐渐接近的丹火,这把短剑不断地快速后退着,一时间,在空中可见一把短剑,带起一道道红光,在前面疾飞,而丹火也是带起一道道红色光芒紧追在后。

血炼真人可是亲身体验过丹火的威力的,见到自己的短剑竟然主动地躲闪,不由得心中一紧,急忙召唤本命法宝回到他身边,可是短剑一到他身边,那丹火也如影随形的到了他的身边,这实在是让他两难之极。

在血炼真人忙着应对巨兽‘犼’的攻击同时,还要防着丹火的近身,着实让他手忙脚乱起来,反倒是云浩在一边清闲起来,他现在只需调动意念,控制着丹火方向即可,可以说很轻松的。

血炼真人在这种情况下,心中一衡量,就算是自己使用了几项血炼门的神通法术,今天也不见得就能赢了,首先那丹火他就没办法,不说别的,单或靠近他的时候,他自己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危险感涌上心头,这时他以前不曾出现过的现象。

另外上古恶兽‘犼’的出现,也让他泛起一股无力感,他实在不知道对面那小子为何会有这么多的怪异东西,先是符丹这种他没有见过的东西,再后来就是焚烧了他血剑的丹火,还有就是探不出深浅的‘犼’这一切都表明自己今天难以赢得胜利。

血炼真人不由得泛起先离开这里,等找机会在擒拿云浩的念头,于是看准机会,一下子收回了短剑,双手连连舞动,一道血光爆闪出来,顿时一股难闻的血腥气弥散开来,闻之令人头晕眼花。

这血气逐渐变的浓郁起来,就好像一团血雾一般快速的扑向了‘犼’,云浩见到之后,急忙心中通知‘犼’不可接触到,只需用火焰烧化即可。

通知过了‘犼’,云浩两手连弹两下,另外两团丹火一左一右激射而出,与之前的一团丹火成品字形,快速的往欲后退的血炼真人飞去。

话说起来慢,其实这整个过程没有用了多长时间,很多动作都是电光火石之间便完成了,三团火焰在空中一变换位置,变成了一前二后的态势,这是云浩要断了血炼真人的退路。

另一边的‘犼’猛地停下前冲的势头,听从云浩的话,张嘴就是一大团金色火焰,与那血炼真人释放出来的血现在三个方向都是丹火,血炼真人还是老样子,又使出了一股血气,弥散的血气把他周身笼罩住了,按说刚才‘犼’的火焰都被这血气所腐蚀,那么血炼真人认为这一小团红色火焰就是再厉害,也能被血气抵挡住的。

血炼真人太过于自信,太相信自己的血气了,当然也不能怨血炼真人自信过头,他这血气可不是简单之物,而是寻找了天地间百种以上灵兽或妖兽心头的那一滴精血,足足筹够了两万滴以上的精血,使用血炼门秘法,历经三十年时间炼化出来的一项神通,可以腐蚀掉一切法宝,就是灵器在这血气之下也将不保。

丹火与到这歹毒的血气之后,不仅没有被腐蚀掉半点,甚至好像遇到了大补之物一样,红色火苗大冒,贪婪的大口快速的吞噬掉了弥漫在血炼真人身边的血气,这样一来,那红色丹火变得更加红艳了,也不知是升级了,还是发生了变异。

丹火能吞噬血气这一点,不要说血炼真人想不到,就是云浩也不知道,但是血炼真人由此可就吃了大亏了,血气是顺着他的身体弥散分布的,丹火一旦吞噬完血气,那么与他的身体可就是亲密接触了。

就算实力如血炼真人这样的修士,都是来不及躲闪,被身后最快吞噬完血气的一团丹火从后背穿了进去。

人类修士的肉身如何能抵挡得住丹火的侵蚀,虽然血炼真人贴身还穿着一件蛟龙皮制作的短甲,可以就是眨眼的功夫,透过短甲,直接进入了他的身体内。

“啊…….!“一声不敢的怒喊之后,血炼真人身子一摆,从他的头顶钻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元婴,要不是他的元婴逃得快,此时也要被丹火烧成灰了。

丹火与云浩心意相通,只要丹火进入了敌人身体内,云浩便会指挥者丹火直接烧掉对手的元婴的,这样一来一劳永逸,不存在元婴逃遁一说,不然等那元婴一逃,再加上元婴可以短暂的瞬移,等那元婴一逃,将来找到个合适的肉身一夺舍,岂不是留个他自己还是麻烦。

血炼真人的小小元婴出来的匆忙,竟连自己的储物袋都没来得及拿上,两只眼睛闪过极度的恨意,一言不发,就要瞬移出去。

云浩见状,一拍腰际的储物袋,一点白影疾闪出来,正是小白这家伙,等到小白知道云浩的意思之后,那血炼真人的元婴已经开始了瞬移,他这一下就出去了几百丈,眼见就要远去了。

小白吱吱大叫几声,然后一点白影闪过,就连云浩都云浩目送小白远去,他手一招,三团丹火合为一团,慢慢的飞到云浩身边,还不等他仔细研究一下丹火的变化,只见眼前一花,那小白竟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它嘴里还叼着奄奄一息的血炼真人的元婴。

(今日完毕,大家有花的不妨赏几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