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浩和紫媚两人第二天便回到了丹道宗,这次他两出门基本上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与几个小门派建立了长久的合作关系,还换回了不少灵药。

以后云浩只需每隔十天去一趟坊市便可,等将来时机成熟,让那些人上门交易也不是不可能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丹道宗的存在一直不为外人知晓,虽说有些附近的修士路过丹道宗,但也以为是什么一般新成立的宗派,因为像这样的宗派实在太多,每天真灵界消失掉的小宗派都多得数不胜数,更别说是在这偏僻之地的小宗门了。

云浩每十天出门一次,换回来大量的灵药和一些幼苗,当然也渐渐的与附近的十几家小宗派搭上了线,几乎每一家都与云浩做过交易,经过几次交易之后,几乎就形成了习惯,只要云浩一到,那些小宗派的宗主或掌门等人,就会把早已准备好的灵药拿出来与他交换灵丹。

云浩的灵丹,不仅数量多,而且品质很不错,甚至要比一些知名炼丹师炼制出来的还好,主要是价格方面很低,另外只需拿灵药来换即可,这就很简单了,很多宗派自家就有种植的灵药,数量不够,可以发动弟子们去野外寻找,这又不花钱,还能换来灵丹,何乐而不为呢

对于云浩及丹道宗来说,有了源源不断的灵药供给,剩下的就只有炼丹、炼丹不断地炼丹提高所有人的炼丹技艺了。

丹道宗大部分人是为了炼丹而炼丹,云浩炼丹则是要从炼丹中寻找突破的机缘,不仅是修为,还有真正的灵丹。

随着云浩与这些宗派交易的次数增加,这些人老成精的各派之主,当然是要想办法了解云浩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炼丹师的,经过多方打探,甚至跟踪之后,他们把云浩与那新出现的宗派联系到了一起。

当云浩下一次来坊市交易的时候,几个老谋深算的宗主,还是忍不住低声的问着云浩,“这位道友,不知那被禁制之内新出现的宗派与你是?”

云浩笑着点点头,回道:“那是我所立宗派,名叫丹道宗。”

“哦,竟然是专门炼丹的门派,这太好了,要不这样,我们几个商量一下,把这坊市挪到你丹道宗附近,也方便道友与我们交易,你看如何?”其中一个元婴后期的宗主说道。

云浩笑着摇摇头,回道:“几位道友客气了,我这丹道宗目前还不宜被很多人知道,暂时就不要改变坊市的地点了,等将来有机会再说如何。”

云浩心里知道,向他们这样的炼丹门派,在很多宗派眼里是很吃香的,恨不得当成爷爷供着,尤其是他们这些小宗派,更是如此,现在他们附近出现了一个专门炼丹的门派,这就等于给他们送来了一个天大的机会,就看他们能否与丹道宗处好关系了。

几个宗主互视一眼,之后便不再多说什么,依次与云浩交易完毕之后,云浩便离开了坊市。

时间一晃就是四五年,这几年中,丹道宗的新进弟子们中,修为提升的倒不是很多,但是灵丹阁的弟子各个能炼制出一二品的灵丹了,虽然品质不算很好,但起码这些弟子能派上用场了,不再是只出不进的消耗了。

另外水灵儿三人目前也开始炼制三品以上的丹药了,还有就是刘玉书两口子这几年也在不断研究阵法,也在不断的加强丹道宗外面的禁制威力,现在禁制的防御力要比一开始强上三层有余

至于云浩这边,对于炼丹有了自己新的认识,随着炼丹的增加,他的焚天诀在他体内运转更加自如,几年时间让他的修为攀升到了元婴后期的巅峰,就连那丹火好像都随着焚天诀的增进而有了一丝变化。

云浩现在炼制五品灵丹,已经可以做到随心所以,只要是五品灵丹,哪怕是第一次炼制的灵丹,他也可以在第二次以后就炼成,鉴于这种情况下,云浩开始试着炼制六品灵丹。

这几年云浩也算是下了功夫的,但是那真正灵丹的影子确实练便也沾不上,倒是那使用灵珠炼制出来的伪灵丹,现在他越练越顺手,效果也越来越显着,只是炼制出来的全部没有出售,他都留着呢。

云浩从几年前就开启研究炼丹术的各种手诀,目前倒也是有了一些分解,那一百零八种手印,他已经一一验证过了,经过多年摸索,他对于手诀的应用也是有了自己的一番认知,就因为对这手诀的深入了解,让他可以再炼制五品灵丹的时候得心应手,甚至就连炼制六品灵丹,他也是有着信心的。

对于手诀的深入了解,可以让云浩随意的组合各种手诀,这样也就让他有了更多研究新丹方的机会,所以这几年,他倒是自己也研究出了两个新的丹方,均是增加修为的丹方。

在真灵界,能炼制六品灵丹的炼丹师不在少数,但是六品灵丹的丹方数量可不多,而且这六品的丹方在很多炼丹宗派里面那可就是宝贝一样了,轻易不外传的,所以六品灵丹的珍贵,也是路人皆知的。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六品灵丹是高阶的灵丹,里面的材料都是极为珍贵的,就单单是这些原材料,就让云浩伤透了脑筋,因为那些小宗派换来的灵药,大多数级别不高的,至多炼制四五品的灵丹,再往上就不是他们所能寻找到得了。

有鉴于此,云浩有心出门寻找一番,但是目前丹道宗还在起步阶段,他暂时不能离开,只能再等几年了。

这几年,云浩与那十几个小宗派的掌门宗主也混得极熟了,现在除了正常交易之外,那些人有时还会上门求云浩单独为他们炼制一些特殊需要的灵丹,基本上云浩都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就因为云浩炼丹师的身份,使的他在周边十几个宗派内地位是数一数二的,那些掌门宗主那一个见了他现在不叫一声云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