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斑斓虫还是被小鼎炼成了水,和其他的东西一起变成了丹药,叶鼎把丹药递给司徒雨惜一颗:“这个是我改良了的复生丹,赶紧吃一颗。wWw.QuAnBen-XIaoShuo.CoM”

“夫君,我不想吃,一想到那些虫子,我就觉得好恶心啊。”司徒雨惜摇晃着小脑袋,却还是给叶鼎轻轻捏开了小嘴儿,吃掉了一颗入嘴即溶的复生丹。

等到她咽了下去,再呸呸吐也来不及了,只能嗔怨的捶了叶鼎几下,其实她的心里头也甜美的很呢,毕竟他是为了她好啊。

叶鼎也吃了两颗复生丹,他休息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时,显得神采奕奕,看了看司徒雨惜,问道:“师姐,困不困?”

司徒雨惜摇头,可是刚摇完头,她就打起了哈欠,有些不好意思,叶鼎笑着将她搂在了回来,躺在绵软的草丛里,嗅着花儿的芬芳,酣然入梦。

清晨,叶鼎被刺目的阳光照醒,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一双美眸在盯着自己看,看得很入神,以至于他一睁开眼睛,她就吓了大大的一跳,还惊呼了一声,是那个粉衣少女。

“你在看什么呢?”叶鼎打了个哈欠,用他以往和月狐雪说话的口气问道,随即恍然,这个女孩并不是他深爱的那个,异常失落。

女孩儿坐直了身ti,双手抱着腿,尖俏的下巴放在润圆的膝头,大眼睛迷蒙的看着远方,幽幽的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你,可是任凭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你,你是不是认识我?”

叶鼎也叹了口气,望着蔚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让他眯起了眼睛,嗅着清晨花儿带露的芬芳,他说:“我认识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儿。。。”

“她叫什么名字?”女孩儿转头看着他,好奇的问道。

“月狐雪,月亮的月,狐狸的狐,白雪的雪。”叶鼎掐下了一朵粉红的花,闭着眼睛嗅着她的芬芳,突然间张开嘴把整朵花都塞进了嘴巴里,默默的咀嚼起来。

女孩儿幽幽一叹:“好美的名字,不像我,连个名字都没有,是个苦命的孩子。。。她对你很重要吗?”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取她的幸福,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很重要。。。”

花儿嗅起来很香,花儿吃起来很苦,或许好看好闻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好吃的吧,叶鼎有些后悔嚼了那朵花儿,他现在嘴巴里有些麻麻的感觉。

“好吃吗?”女孩儿没有接叶鼎的话,而是好奇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好吃,你要来一朵吗?”叶鼎又掐了一朵,递给了女孩儿,她轻轻的摇头,他就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皱着眉头咀嚼。

女孩儿的小手儿轻轻的把玩着落在xiong前的长发,忽闪美眸又问:“既然不好吃,你为什么要吃呢?又没有人强迫你。”

叶鼎搂紧了怀里还在甜睡的司徒雨惜,说人不都是这样吗,明知道很多东西有可能很苦,或者明明知道很多东西很苦,还不是一样的忍不住往自己的肚子里吃吗?

女孩儿问为什么要这样呢,这样子不是很无聊吗?既然自己有选择的权力,就可以选择不吃呀。

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叶鼎又吃了一朵花,摘下一朵花放在自己的手心里:“你应该知道,这花儿的滋味虽然差强人意,可是闻起来很醉人,让人不由得不想象它吃起来是多么的甜美。

“而且,就算是这花儿味道并不甜美,可是单单她的芬芳就能够让人吃起来很苦,感觉很甜。。。这不是无聊,这是在享受美好的事物,哪怕,有时候只是看起来美好罢了。。。”

叶鼎说着,又把这朵花儿放进了嘴巴里嚼了起来,女孩儿皱着眉头说:“我觉得你说的很空泛,而且还非常的跑题,你真不是一个很擅长说话的人,你的表达能力太差!”

叶鼎没有说话,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想要再睡个回笼觉,可是女孩儿并没有想让他休息的意思,又问他:“那个月狐雪,是你的妻子吗?”

“是的,怎么了?”

“没有怎么,她又是谁呢?”

“也是我的妻子!”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动不动就花心,一个妻子难道不够用吗,为什么还要弄两个老婆呢,她们不会打架吗?”

叶鼎又打了个哈欠,没有理她,睡意来袭,他的神智已经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冰冷的小脚丫贴在了他的脸上,她轻轻的踹了他一脚,说道:“我让你睡觉了吗?你就敢睡,快点起来,跟我走。”

女孩儿的小脚丫娇俏冰腻,不但触感一流,还带着她特有的芬芳气息,

叶鼎抓住了她的小脚,捏了一下,感觉特别像月狐雪的纤纤雪足,不舍的放开,眼都不睁的问道:“让我跟你走,要去什么地方啊?”

“去了你自然就会知道的,如果你不去的话,你要找的那些人就非常的危险了。”少女说完就飘然而起,裙裾飞舞间,已经掠出了很远。

叶鼎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抱着司徒雨惜紧紧跟随在少女的身后,一边前行,一边就有无数的草木在飞速的消失,露出了原来的庙宇和戈壁。

良久,当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将整个戈壁都照得金光灿然的时候,粉衣少女才停下了脚步,来到了昨夜那座高大无比的神庙前。

黑衣老头还在神庙的外面把守,一丝不苟,看到叶鼎他们,他立刻就露出了要决斗的架势,剑拔弩张。

“小黑,你该去休息了!”少女朝老头挥了挥手,好像他是一条小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叶鼎和司徒雨惜都以为这个老头会发飙,却不想他恭谨的应了一声是,随即便悄然而去,几个闪身,消失在了不远处的一座庙宇里。

“原来这个老小子在装叉,我们进去就不让,还这个那个的说了一通,原来都是吹牛,你一句话他就乖乖的滚蛋了,jian人!”叶鼎朝老头的背影吐了几口唾沫,同司徒雨惜跟在少女的身后,走进了一道不知怎么出现的华丽大门里。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