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呀?”孺子在不远处可爱的抚着自己好像怀了宝宝的小肚子,好奇的问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叶鼎笑着说:“反正不是你,小丫头。”孺子切了一声,向他伸出了一根纤细的中指,朝向苍天。

叶鼎愕然,李春花嘿嘿傻笑,唐冰芷和端木二都不解其意,伏首淡笑,可惜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笑容。

伏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朝叶鼎点点头,就起身带着依依不舍的孺子走进了不远处的宅院。

端木二打了个哈欠,带着叶鼎三人也跟着去了,那宅院里面自然有人带着四人去休息。

端木二自己去一幢小楼里住了,叶鼎和唐冰芷还有李春花住进了另一幢小楼,唐冰芷率先去沐浴休息了,顺便给叶鼎暖暖被窝,等着他去睡。

叶鼎和李春花坐在小楼的客厅里,喝着从外面拿回来的酒,聊天扯淡,一直聊到后半夜才各自安睡,李春花就睡在了楼下,叶鼎去楼上搂着早就等不及的唐冰芷甜mi亲热了一通,这才相拥而眠。

叶鼎睡了只有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睡不着了,他mo了一把满脑门的汗水,看了一眼睡梦中还在甜笑的唐冰芷,轻轻叹了口气,悄然起身下了床,披上一件衣服站在了窗前,望着外面的夜色,眼神忧郁。

虽然伏首答应了叶鼎,一定会把那些他视作生命一般的美人带到这里来,可这个世界上不会最厉害的人就是他伏首,万一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就算是伏首死了,也没有任何的价值,对于他来说。

叶鼎必须要离开这里,没有任何的选择,也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能留住他,他跳下了小楼,赤脚踩着绵软的带着湿气的草丛,走向了无边无际的山野。

花园,其实就是一大片山野,具体有多大,不是太好说。

叶鼎走入了满是浓翠生机蓬勃的山野之中,慢慢的徜徉,仔细的寻找,找到了一些东西,就采摘下来,放入自己的戒指里面。

不知不觉,叶鼎就走入了山野的深处,这里的草都非常的浓密,树木也异常的葱茏,一条河流从森林深处汩汩流淌出来,蜿蜒而行奔向看不见的远方。

叶鼎走到了河边,tuo了衣服就跳进了清澈的河水里,河水冰寒入骨,他打了个寒战,没有觉得不舒服,反倒是觉得浑身畅快。

逆着河水游了很长的时间,叶鼎又顺流直下游了好长一段距离,来到了自己放衣服的地方,刚要穿衣服,就发现一个小脑袋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好奇的眨着大眼睛,往他这边偷偷的瞟。

只是看那双眼睛,叶鼎就知道是谁,他想不到孺子那个小丫头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他虽然是看到了小丫头,却没有说话,也装作没有看到她,穿好了衣服,往更深处行进。

叶鼎在前面采摘东西,身后的孺子偷偷momo鬼鬼祟祟的跟着,小样儿十分的可爱,他忍俊不jin,也没有去打扰她,就这么任由她跟着,在后面好奇的承担遍尝百草的女神农。

叶鼎偶尔也使使坏,特意采一些味道很差但是没有什么害处的植物,让后面跟着的小傻丫头尝,结果把小丫头弄得一张漂亮的小脸都要扭曲得变形了,某人则偷笑不已。。。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两个人已经走进了深深的山野腹地,这里草木茂盛的有些异常,几乎让人无法通过,要不是叶鼎在前面开了一条很宽阔的路,估计后面的孺子一定会吃很多的苦。

叶鼎想不到那么厉害的伏首,竟然有个什么都不会的妹妹,而且不但是什么都不会,还体质不是太好,走一段路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才能继续走,到了这里,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坐在远处的一个树墩子上,巴巴的看着叶鼎,希望他能停下来等她一会儿,可是他偏偏就不像刚才那样休息一下,想要喊他,又觉得十分的不好意思,毕竟她做过的事情,可不想给人知道,甚至就连哥哥也不可以的,太丢人了!

就在孺子犹豫的时候,叶鼎已经走没了影儿,小丫头看着自己身处的环境,心里头渐渐给恐惧填满,这里黑漆漆的只能看到一点点透过茂密枝叶洒下来的幽光,各种奇怪的植物包围着她,还有无数的生物在发出奇怪的叫声,将她剧烈的chuan息声都给吞没了,她觉得自己都给这声音吞没了,还可能会给溺死。。。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