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人渣,要是见到了你,在别的地方还好些,在这深山老林里头,要是不祸害了你,太阳都能从西面出来!”

萧玉凝给叶鼎抱得身子发软,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突然感觉有两个很眼熟。WWw、QuAnBen-XIaoShuo、Com

她皱了一下眉头,突然想起了来龙王村的路上,那几辆车上,就有这两个人。还冲她打口哨来着,更让她吃了一鼻子灰。

一想到那事儿,萧玉凝就恨不得一枪崩了那几个狗ri的王八蛋。她看了看叶鼎说的那两个人,侧头正要说话,却不想嘴巴一下子和叶鼎的嘴巴贴在了一起。

这个亲密接触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弄得萧玉凝就觉得嘴巴那里酥的一下子,就蹿出来一股强大的电流,将她的脑海打得一片空白,眼睛都在一刹那失去了焦距,看不清了他俊美的脸庞和迷人的双眼。。。

叶鼎并不是故意要占她的便宜,他也正想要和她说话,才把嘴巴凑近她的耳朵。哪里想到她会突然间回头呢!

叶鼎知道女人的嘴巴是什么味道,他早在多年以前,就不止知道了接吻的滋味儿,也明白了女人的生理构造和美妙与神奇。那都是玉姨为了治病,同时也为了让他方便练功,才给他提供的方便,让他的人生开启了一扇新奇美好的窗。。。

玉姨的唇,冰冷柔润,和叶鼎此刻嘴巴贴着的唇感觉不同。这位萧大小姐的唇,温润娇柔,还在微微的颤动,充盈着活跃的气息,生机勃勃。而玉姨的唇则给他一种很安宁恬静的感觉,不够活泼。

叶鼎想起了玉姨说过的话: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的一个女人,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都会有不同的观感。而不同的女人,同样的一个部位,譬如嘴巴,也都会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之处,光是看,只能看到一个表象;只有亲自品尝和体会,才能感受到其本质上的大不同!

萧玉凝自以为是悄悄的,偷偷的,轻轻的tian了tian她自己的唇,可是她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叶鼎的唇和她的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呢。

于是,萧玉凝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就相当于一个暗示的信号,一个点燃的导火索!

叶鼎无需天人交战了,人家女孩儿都主动张开了小嘴儿,伸出了小xiao舌给他品尝,他要是再客气,那就有些却之不恭,暴敛天物了!

萧玉凝突然出手,噼里啪啦的在叶鼎身上打了好几拳,踹了好几脚。措不及防的叶鼎想不到她会突然出手,更想不到她竟然还会武功,人一下子就给她连踹带推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噗通一下子,跌落在老远的地方,bao露在对面那群人的视野里,也bao露在那头正在找蜂mi吃的黑熊眼中!

“啊。。。唔。。。”萧玉凝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差点惊叫出来。她捂着自己的小嘴儿,呼呼的喘着粗气,望着跌坐在那里幽怨的看着她的少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叶鼎爬了起来,没有回到萧大小姐的身边,而是给她使了个眼色,站了起来,满脸通红晃晃悠悠的说:“谁他ma的绊我一脚。。。呃!。。。咕咚”

叶鼎看起来就像喝多了一样,扶着一颗大树呕了一下,好像都已经到了嘴里,鼓得腮帮子溜圆,又咕咚一下子咽了回去,还伸出she头tian了tian,吧嗒吧嗒嘴。

虽然明知道他在演戏,还是把萧玉凝看得直恶心,差点把先前吃的东西都吐了。她一边看着他,有些担忧,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猎枪拿在手里。

萧玉凝想着刚才少年的眼神儿,似乎是让她不要出来,她也知道自己出去也没啥用。她会的那点三脚猫功夫,也就能推打一下措不及防的无赖少年。要是对帮子人,还差得很远。

对面那些人萧玉凝都不认得,但是她能够肯定一点的是,那两个副司令和副省长的儿子,都不是两江省的纨绔。否则,她不会不认得。

萧玉凝倒是想起了邻省瀚海省有一帮子很出名的败类,曾经和本省的纨绔们对掐过。结果,本省的纨绔吃了大亏。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