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鼎慢慢的踱步到了那几个纨绔的面前,看了几眼,感觉好像都在什么地方见过,那几个人瑟缩在那里,看着他也都觉得眼熟,突然间有个人惊呼道:“叶鼎,你是叶鼎!”

叶鼎停住了脚步,看着这个男人,皱着眉头问道:“没错,我就是叶鼎。WWw,QuanBen-XiaoShuo,Com。。哦,你曾经在飞扬里出现过,不对,你是黄秋水,娘的,你不是废了吗,难道你还有个双胞胎的兄弟?”

黄秋水站了起来,突然间硬气起来,叶鼎知道他为什么硬气,因为这厮刚才偷偷的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他以为没人看到,实际上叶鼎连他发的是什么内容都知道,之所以没有阻拦,是因为他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治好了这个垃圾。

还有就是,叶鼎已经意识到华夏帝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锦绣明珠酒店都换了主人,这就是个例子,他相信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只有一件,叶鼎轻轻的抓住了黄秋水的头发,往他的头顶一按,黄秋水顿时脑袋一片空白,连到了嘴边的痛呼声都没有机会发出来。

叶鼎突然间放开了他,随手一丢,就把人丢到了角落里,脑袋撞上假山,晕了。他接着又把剩下的几个人都如此这般炮制了一下之后,就留一个朱广晨瑟瑟发抖小脸煞白的跪在自己的屎尿窝里看着他。

众女觉得味道不好,都去了大厦里面,有这么多厉害的高手在,美人们的胆气很壮,并不怕下面有什么豺狼虎豹。

叶鼎也不担心她们的安危,有浮屠她们几个在,只要不是遇到了超级厉害的角色,一般都没有问题,而且就算是遇到了超级厉害的角色,也一样能够逃tuo无碍。

叶鼎挥手将朱广晨弄出来的腌臜物化作微尘给风吹走,估计不知道落在那个街边小吃摊上,高温处理过的碳水化合物,倒是也不怕给人吃坏了肚子,某人不无恶趣味的想道。

叶鼎打了个哈欠,从戒指里拿出了一根自制的法善堂天也就是圣土雪茄,弹了一缕火焰点燃,吸了一口,那无比动人的香气就让朱广晨有种吸了毒的感觉,紧张的感觉一扫而空,产生的幻觉已经让他飘飘如仙。

叶鼎本来是想和这个废物说几句话的,可是抽了几口雪茄之后,他突然间感觉就没有这个必要,于是就随手在他的身上隔空拍了一下,这个小子就变成了他控制的傀儡。

经过法善堂天的历练提高之后,现在的叶鼎已经不需要使用什么傀儡丹才能控制人,尤其是像华夏帝国这里的人,都是灵魂非常脆弱单薄的主儿,他想要控制他们就像呼吸一样的轻松简单,根本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他想他就能。

叶鼎放走了这厮,把剩下的那些晕倒的人也如法炮制了一番,待这帮垃圾走干净了,他才从楼顶的花园进入楼下顶层的豪华房间里。

朱广晨昨天刚刚得到这座大厦的控制权,想不到今天就成了死魂灵,人生就是这么变化无常,都说小富靠勤大富靠德,这话真不是随便说说的,要是没有那个命,没有积下那个德,就算是勉强得到了的东西也会失去。

“小鼎,怎么办?”仙露看到他进来,就习惯性的问他的意见,本来她是个很很强势的女强人,可是在法善堂天的种种经历让她的性格已经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她现在对叶鼎的依靠心里非常强,他要是不说些什么,她就心里头特别不踏实。

萧玉凝坐在一边,看着母亲这样,就在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她没有问也没有去多想,可是就看母亲看着叶鼎的眼神,还有叶鼎的眼神,她就晓得两个人之间究竟是到了什么样一种程度的关系。

不过,虽然是觉得有些别扭,可是萧玉凝现在已经无瑕顾及这些了,这些难题,还是等到家人聚齐之后再处理吧,她现在担心的是父亲爷爷他们都究竟怎么样了?

“老公,你从那些人身上,都知道了一些什么信息?”萧玉凝心里头非常的不安,因为叶鼎的神情十分的凝重,他这样的神情通常都代表着有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叶鼎叹了口气,沉吟了一下还是直接说道:“估计,以后萧家就要靠你们了,萧老爷子还有你ba爸他们,都已经去世了。。。你哥哥他们,都失踪了!”

一听到这话,萧玉凝和朱兰薰差点都晕过去,幸亏叶鼎早有准备,将她们的身子都揽住,度过去了几道内气,她们才靠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哭了起来。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