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当惯宗妇的人,要拿捏起底下人来,真是驾轻就熟,这句话说出来,那是又显出了慕容氏的不好,又显得桂太太心胸宽大:十八房产业多少,老九房的老少爷们心里肯定是自以为有数的。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善桐的嫁妆,新媳妇的嫁妆送过来的时候,陪嫁铺子的契纸、田地的土地书,那也都是要展览出来给大家看的……两边这么一合,肯定也就觉得小夫妻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单靠自己,那肯定是入不敷出。让她来管元帅府,进出沾手自然是有分润,这么一贴补,小夫妻的日子就好过了不是?

而这句话说出来,善桐连回绝都不好回绝,本来现成的借口摆在这边,抬出慕容氏这个大嫂就是再妥当不过的了。“大嫂在呢,哪有我们外人来管家的道理?”

偏偏慕容氏出身寒门小户,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很精通管家。这么一说,桂太太说不定就敢当着儿子的面数落儿媳妇:“她会管家?”一来二去,场面上不好看不说,还显得善桐不识好歹,哪壶不开提哪壶……到底是宗妇又是含沁曾经的嫡母,这番话说出来,是尽得‘面甜心苦’四个字的精髓,自己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里外不是人不说,还眼看着桂太太在桂元帅跟前卖了好,又让两个亲生儿子觉得自己贤惠大度,对过继出去的含沁都照旧这么关心……

难怪含沁就是当着自己的面,也都要说,“我婶婶待我好得很。”任他千伶百俐的,在桂太太跟前也就是只猕猴,再能耐,有了这么一尊如来佛挡在跟前,他也翻不出桂太太的五指山去!

善桐扫了含沁一眼,见他一时也有几分愣怔,心知他虽然善于交际,但恐怕在这后宅的斗争中一直是被桂太太死死压制。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仕途上没有寸进,就连上阵当差,那说不定都是自己说动了桂元帅。反正有了个嫡母的身份,又有抬举他过继的深恩在,桂太太是怎么都占了优势,就好像小五房二太太一样,将来善梧就是出息得通了天,在王氏跟前也始终都是处处被动。在这件事上指望含沁出头,那是不大合适的。

“婶婶真是过奖了。”她心念电转之间,虽然有几分无奈,但也只好抬出了桂含春。“虽说家里事多,您和大堂嫂恐怕忙不过来,但也没有我这个侄儿媳妇越俎代庖的道理。眼看着二堂嫂、三堂嫂都要进门了——入门以后,您可不就清闲下来了?您要是缺人打下手,那我们肯定是二话不说得过来帮衬着的,这要是长期代您管家,那就不大合适了是不是?”

她又略带歉意地看了桂太太一眼,羞涩地说。“我说话直接粗野,要是得罪了婶婶,也还请婶婶见谅。”

这边桂太太还没说话呢,那边桂元帅已经点头说。“这话倒是正理,虽说两家人亲近,但含沁毕竟出继出去了,有些细节还是要讲究。不然族人口中没好话,我们辩白不是,不辩白不是,彼此也不好见面。”

说着,又调转话头bi问含沁,“你平时这来来往往的,都在忙些什么!几次派人回天水找你,也没见你的人影,都说你出去玩去了。这么年纪轻轻,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候,你出去哪里玩?现在有媳妇的人了,还不收收心!”

正要往下说时,桂太太倒笑了,“好了,人家含沁主意大,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要训他,回头私底下说去。没看现在吃饭呢吗,新媳妇连坐都坐不住了。”

桂元帅看了桂太太一眼,两夫妻交换了几个眼色,他也就笑了,“是,当着媳妇的面给你做点面子,来来,喝酒喝酒。”

于是众人便都附和着给了桂元帅面子,桂太太若无其事,先举起杯子来敬含芳,“又大一岁,娘今儿敬你一杯!”

桂含芳便站起身受了,大家彼此敬了一轮,他也先从桂元帅敬起,敬到善桐时,又显得分外殷勤,神色比敬慕容氏时恭敬了好多,还道。“平日里含沁一个人住,寂寞得很,现在有媳妇了,小两口没事的时候还能说说村子里的事,弟妹您说是不是?”

他素来高傲,善桐也不是没有见过他目无下尘的样子,见他如今对自己低三下四的,倒不禁觉得极有意思,转了转眼珠子,还和桂含芳装傻。“说什么村子里的事,你兄弟时常去探姑婆呢。村子里,他比我熟!”

桂含芳不禁大急,桂太太看在眼里,倒是笑起来。“要不是他时常去探望姑婆,只怕也娶不回巡抚府捧在手心的小闺女吧!”

无心人听起来,还是在夸善桐,可有心人听起来,那就是在刺善桐和桂含沁之间早有了私情,善桐眼神一闪,情知这时候要是软了,只怕一辈子都是个不大不小的话柄,她正要说话时,含沁已经笑道,“婶婶这就说得对了,要不是我时常到姑婆跟前献殷勤,她老人家也不舍得把这个在身边养大的嫡亲孙女许我。”

就又和桂老爷说起来,“母亲那边的亲戚,这些年来零落殆尽,只有一个舅舅有时还能听到一点音信,却也听不真。据说在天山一带是有一户姓马的人家,也是做生意的不错,甚至还说是垄断了整个西域的玉石生意。就是他们和达延汗来往很密切,又觉得不像是西北这边的出身……”

三两句话就把桂老爷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男丁们说起边境局势,个个摇头。“杀了一个达延汗,倒是养肥了罗春,这个人心思又深,胆子又大。福安公主没了,又要娶福寿公主,小姑娘才九岁,这怎么可能嫁过去……”

又说,“好在现在总是比前几年宽松一点,达延汗那个遗腹子也是个厉害人物,现在罗春起来了,他就向我们靠拢——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说到边事,大家酒就喝得足了,桂太太也听得入神,不时还问,“你们这去武威定西那边,现在倒是遇不见什么蛮子了吧?都说现在一下开出去几千里地,是要走到往年他们的地方,才能遇到些散兵游勇的,也都是饿得不轻,没了往年的勇悍。”

“现在离打通西域也就差一步了。”桂元帅点着桌子,意味深长又望了含沁一眼。“许家是有心争这个功劳的,现在许四少就出去了。不过罗春也有蠢蠢欲动的意思,打不打,还得看京里怎么说。”

“现在京里斗得那么厉害,焦阁老和杨阁老,一个要维持原状,一个是极力主张地丁合一。皇上不置可否圣意未明,哪有心思处理西北的边事。”桂含欣到底还是年纪轻,三两句话就把话题又给岔开了。桂元帅也未再多提,倒是善桐心中一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和慕容氏站在屋角,两个人借着洗手小声说话,见桂太太并未留意自己,便歉然道,“大嫂,我们隔房出去的人,实在是没有回来管家的意思……”

“这个家是我自己不要管的。”慕容氏倒是爽快,摆了摆手,看了丈夫一眼,也小声说。“要不是我家那位常年要去边境,不然,我们早开口要分家出去了。含欣也说了,他自有功名在身,爹的这个位置,他怕自己才具不够倒是耽误了桂家——不过,还没敢和婆婆说呢,不然又要闹得翻天覆地的。就是这件事,她也提过几次了,说是索xing让含沁重新认祖归宗,让你们搬回来住,再给含沁正经找个差事。不过,公公似乎是觉得过于儿戏,也就始终没有答应。”

见桂太太无意间看过来,她一缩脖子,声音就更小了。“这事他们兄弟是一点都不知道,你也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毕竟是嫁进桂家有几年的媳妇了,在府里自然有自己的人脉,这一番话听得善桐冷汗潺潺,半天才勉强笑道,“这也太这折腾了吧,婶婶这是图什么呀……含沁在十八房呆得好好的,再认祖归宗回来又有什么意思?这、这不是……”

这不就是由嫡变庶了吗?先不说含沁本人地位将会多么尴尬,就说这族里肯定也不是没有微词的,过继这样的大事,也容得桂太太如此胡闹?桂元帅不答应才是真的,答应了那才是糊涂。——她多少明白过来了,桂太太这是先斩后奏,要是自己刚才却不过情面答应了下来,桂元帅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婆婆这个人。”慕容氏也道。“行事就是凭自己的xing子,也不管什么好处不好处的,什么事都是由着自己的xing子来。不过这些年来家里也多亏她照应得好,公公又疼她,很多事都随她做主的。”

她见桂太太招手叫她,便推了善桐一把,低声道,“你小心点!”说着,便又露出微微的笑来,站到桂太太身边为她斟酒布菜。善桐自己沉吟着洗过了手,又再入座,却是山珍海味进了嘴,也都味如嚼蜡了。

从桂家出来,已经是繁星满天,要不是含沁也是有品级的人了,一旦宵禁,他们就只有在元帅府里过夜。而善桐只要一想到桂太太,就觉得这元帅府里全是荆棘,站一刻都觉得脚疼。好不容易和含沁回了家里关起门来说话,她就迫不及待地把慕容氏的小道消息告诉给含沁知道。“到底哪里招惹到她了,不就是和……”

她本想说,不就是没等着桂二哥上门提亲,自己找了别处么。但看含沁神色怔怔的,便想到桂太太多半还是为了打压含沁,想了想,又不禁气道,“面子上是做得真好看!把你丢回天水去的时候,就不想着你没有亲人照看了?现在媳妇都娶了,还要她多事!”

“好了。”含沁神色也罕见地多了几丝端凝,他冲善桐一摆手,不容疑义地道,“以后人前人后,都别说她一句不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话传出去,背后遭人褒贬的是我们十八房。”

又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当时也只能那样说了,只是如此一来,她近日是必定要喊你上门帮忙的。偏偏我们又不好太急着回天水去,这一两个月,要辛苦你了。”

善桐微微冷笑,想到桂元帅看桂太太那几眼,便道,“我是不怕她,大不了闹个鱼死网破的,她私底下拿捏大儿媳、把你压得有苦说不出,别人看不出,你叔叔是看不出的?反正都是顾念夫妻情分,不愿意生事而已。她要以为我和大嫂一样,是任她欺负的料,她就等着瞧吧。”

含沁噗嗤一声又笑起来,摸了摸善桐的脑门,他亲昵地道,“你倒是有板有眼的,应对得丝毫不落下风。我还真当你却不过面子,要答应下来呢。没想到一招荡开,倒是正中婶婶痛处,又给了叔叔一个话缝。”

“那还不都是……”善桐话说到一半,自己不禁就叹了口气,低声道,“还不是祖母和娘教得好?”

过了这近一个月时间,她也渐渐冷静下来,想到回门当天的不快,心里也不是没有悔意。提起王氏,心绪又有了几分低沉,含沁看在眼里,不动声色,也不提起这一茬,只说,“其实最重要还是叔叔犯了疑心……我请许家帮忙提亲这件事,令叔叔很不高兴。毕竟我是老九房的血脉,和许家走得太近,他面子上是下不来的。我就想着叔叔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现在看来,要是再推却了他的提拔,恐怕会让老人家心冷,兄弟间也有话说。”

“那你就实话实说好了,你就说她是决不会为你说上我们这么好的人家的。”善桐不禁气道。“兄弟们看不出来,难道他看不出来——”

话说到这里,自己都断在了喉咙里:桂太太对含沁就算是再面甜心苦,那好歹面上也是甜的。二老爷够看重梧哥了吧?为了梧哥和生母之间那不尴不尬的关系,和王氏吵也是吵过了的,到末了如何?还不是要站在王氏这边来捂住事情真相?这世道就是这样,嫡出为大,除非是犯了触犯人伦的大错,否则这当家的老爷为了庶子和主母过不去,那就是偏庶压嫡,放在哪户人家都难免被人笑话!她自己就是嫡出,难道还不明白里头的道理?

虽说也不是没想过老太太和母亲口中的“含沁不是良配”,但事到临头,善桐才发觉以含沁的尴尬身份,以桂太太的脾xing来说,这十八房的当家少奶奶,是要比大家大族的宗妇,还要难为得多。

她看了含沁一眼,见含沁也正略带愧疚地看着自己,便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

再尴尬,那也是自己惹出来的祸事,要不是为了把自己说回来,含沁也犯不着触怒嫡母,引得生父犯疑心。现在再来抱怨已成的事实,只会让两夫妻之间离心吧。

“你用不着不好意思。”她便推了推含沁的胳膊肘,“我也是想过了才嫁进来的,你又没有骗我!”

话虽如此,含沁也配合地笑开了,但以善桐对他的熟悉,还是能看得出他在笑容背后的勉强。她心中又是一痛,暗自警醒自己:以后遇到桂太太的刁难,自己嘴上可要有个把门的,不能再有什么说什么了。

虽然从前对含沁她是言无不尽,但现在是夫妻了,两个人又有这一段复杂的过去,很多事反而要有所保留。有些事,还是只能靠自己才立得起来。

善桐就又在心底叹了口气,才把话题扯开,和含沁商议了半个晚上,含沁想了半天,也只好说,“既然到了这一步,为免真的和叔叔一家生分了,这差事是肯定要领的。”善桐也觉得他说得在理——不过按她来想,以桂太太作风,她之所以会答应桂元帅提拔含沁的建议,只怕还是为了推出自己的管家论。现在管家的提议被太极拳给打没了,含沁又要进系统做事,只怕桂太太心底是又要添上不舒服了。现在桂元帅在家还好,要是桂元帅出了西安,只怕她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只是看了看含沁,她又把话吞回了肚子里:男人就该安心做事,内宅的战争,还是要女人自己去打。

果然,第二天含沁去了元帅府,没有几天就领下了差事,此后也要天天上衙,直到去武威定西一带换防,这边桂太太过了几日也派人去请善桐,打的旗号就正是“秋后算账,府里忙不过来,请少奶奶去照看着家里的琐事”。善桐没有办法,只得打扮起来,在心中计量定了,往元帅府过去接受桂太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