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肩膀和腰被勒得很难受,他的力气居然还在加大,我就快喘不过气来,拼命推他的胸膛。WWw.QuanBeN-XiaoShuo.CoM

他这才松开了些,我松了口气,有点惊魂未定。

不过有他这么稳稳抱着,我不再那么惊恐,只是心跳依旧很快。下意识抬起头看他,却忽然怔住了。

越过他的肩头,天幕像是无穷的深潭,纯净悠远。星光如同失落的珠玉,璀璨密缀。它们共同交织成一幅辉煌而静谧的画卷,将我们温柔包裹。我能感觉到穆弦正抱着我缓缓漂浮转动,可我的视线里,永远有新的星光闪现,它们就像从天空徐徐坠落进我的眼睛里,美得不可思议。

我以前从没想过,有生之年能沐浴在星河里,这才是真正的“刹那即永恒”。

腰间忽然一紧,我把目光移回来,就看到穆弦静静望着我。隔着一层玻璃,他的俊脸仿佛也染上宇宙清冷优美的气息,越发显得眉目清楚、英秀逼人。

我忽然意识到,竟然觉得这个男人跟宇宙一样美。这令我很不舒服。我当然一点也不想见到他,之前在他和肯亚间选择,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索性低头盯着他胸口,却感觉到他伸手在我的头盔侧面摁了一下。然后我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大概是他打开了通讯频道。

“害怕吗?”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我眼角余光就瞥见他双腿下方,深不见底的漆黑宇宙。我有点胆寒,但答道:“这没什么。”

他没说话。

我立刻又想起他居然用导弹袭击飞机,心情更是忿忿不平。

虽然我也隐隐觉得,以他的手段,必然是做了什么手脚,确保飞机解体时,我们能毫发无伤。但之前的感觉实在太惊悚了,而且差点能回地球,也被他破坏,我实在没心情说话应付他。

就在这时,他箍在我腰间的力道,陡然一松。

我完全没想到他会在这时放开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身体忽然变得空落落的,我甚至看到他原本与我紧挨着的双腿,正往另一个方向慢慢飘远。

一阵冷汗袭上后背,我的大脑还没做任何有意义的思考,双臂已经拼命抓向他的肩膀,双腿也用尽全力去够他。

好在他几乎是立刻又抱紧了我,感觉到有力的手重新将我摁向他怀里,我松了口气,略作调整到感觉舒服的姿势,立刻愤怒抬头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他是故意的!他竟然会做这样的事!

他却在笑,眉梢眼角轻轻弯起,瞳仁幽黑闪亮如星光,完全无害的模样。

我突然感觉不对劲,为什么我的视线变高了,能看到他的头顶了?

我们的姿势变了!

我的双手紧搂他的脖子,双腿……张开缠着他的腰!而他一只手搂着我的腰,一只手……稳稳托着我的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隔着厚厚的宇航服,我似乎感觉到他在捏那里,力道不急不缓,就像在……尝试手感?

麻麻痒痒的感觉,从他落手的地方飞快窜遍全身。我立刻推他,可他根本是把我紧箍在怀里,我的抗拒完全是徒。

“遥。”他忽然喊我的名字,声音低沉柔和,“你比想象中更适合我,这非常好。”

听到他的肯定,我有些意外,但随即明白——是因为我用炸弹向他暗示位置,还炸了援军、重伤肯亚,所以他觉得我不再是生殖工具?甚至还能帮他,所以很适合他?

我也笑了。

“是吗?你跟我想象的也不同。毕竟你说过我只要尽夫妻义务,没想到还有做肉票的任务。”

他原本在笑,闻言明显一楞,笑意全收。这反应让我感觉解气,想再接再厉说点挖苦的话,却想不出更犀利的措辞。

谁知这时他又笑了,依旧是令我被迫眼前一亮的英俊笑容。

“生气了?”柔和的声音不急不缓,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和预料中,我的人,我的情绪。

我觉得他对我的态度有些变化。

之前对着我,大多时候清冷沉默。偶尔会笑,但绝对不多,而且他的笑容也令我感觉阴郁。可今天他的心情似乎很好,语气一直柔柔的。

我并不喜欢他对我如此亲昵,胸口好像堵了什么,冷冷的答道:“我生气又能改变什么?”随即梗着脖子抬头看天不看他,只是不管看哪个方向,都能感觉到他两道锐利专注的目光,停在我脸上。

周围的飞机残骸不知何时已经清理干净,刚刚穆弦乘坐的飞机,就在他背后数十米远的地方,机舱门大开,慢慢朝我们接近。

“抓紧我。”

我只得将他搂紧,他抱着我缓缓往舱门移动,一侧身滚入舱内,舱门立刻合上。他很快撞上了舱壁,我们停了下来。他躺在地上,我趴在他怀里。隔着两层玻璃面罩,他的目光若有所思。

我立刻松开他脖子,撑着地面要挣脱他的怀抱。好在他松手了,我立刻爬到离他最远的地方坐着,扭头不看他。

但他几乎是立刻起身走到我身旁。

我抱着双膝看着地面,肩头一沉,他的手臂搭上来,胸口也贴着我的后背,无声的再次将我搂进怀里。

我的心情很沮丧。因为经过这次失败的逃亡,今后更难有机会了。

“谢天谢地!小姐你没事!我还真怕导弹误伤你!”一道喜悦的声音在前舱响起。我一听这声音,惊喜抬头:“莫林!”

前方两个驾驶位上的人都转头看过来,不正是莫普和莫林!莫林的嘴咧得很大,歪着头在笑;莫普则沉静许多,但嘴也咧开了一条细缝。

“小姐,不要听这个军事白痴的话。”莫普用彬彬有礼的语气说,“一切都在指挥官的精确计算和掌控中,你不可能被误伤。”

虽是意料之中,听到莫普言明,我还是有点惊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莫林的大嗓门又响起,“莫普说得对!小姐,我知道女性在爱情里容易患得患失胡思乱想,但指挥官是绝不会舍得您受伤的。他早让人取下了飞机上的两根螺柱,再用导弹令飞机解体……”

莫普立刻打断他:“不懂就闭嘴。小姐,指挥官预料到肯亚会启动超光速跳跃,所以提前取下了飞机上某些元件。正常航行不会有问题,一旦进行高能量跳跃,飞机的结构就会变得不稳定。再由指挥官亲自发射脉冲弹精确击中超光速引擎,飞机必然做离散型解体。过程尽在掌控,结局亦如您所见的完美。”

“这就是森森的爱啊!”莫林感叹着下了结论。

原来是这样。我不理他俩对穆弦的歌功颂德,笑着说:“你们俩什么时候被救出来的?没吃苦吧?”

“我很好,小姐,多亏了你向指挥官发出导弹信号,我们才被救出。”莫普答道。

莫林却双手抱着金属头颅拼命的摇:“小姐我一点都不好,我怕死了。而且很担心你。”

我被他逗笑了,正要再说两句,莫普又出声:“指挥官、小姐,机舱内氧气值已经恢复正常,你们可以摘下头盔喘口气了。莫林,检查一下能源值。”

“哦”。莫林嘟囔一声,两人都转过头去,看着控制面板。

我是第一次穿宇航服,还没反应过来应该怎么解除,就听见“哐当”轻响,穆弦已经脱下头盔扔在地上。随即他的手伸到我脖子下方,只听“嗤”一声,我领口一松,脖子上骤然一轻,头盔已经被摘了下来。

我长长呼了口气,这感觉轻松多了。正要继续跟莫林莫普说话,忽然一股大力推向肩头。我猝不及防,一下子倒在地面,视线一黑,男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穆弦已经劈头盖脸吻下来。

沉重的身躯正面压着我,令我动弹不得。冰冷的唇重重堵住我的,非常用力的吸吮着。某种熟悉的清新气息,丝丝点点无所不在的钻入我的口腔。我咬紧牙关,瞪大眼。他笔直的鼻梁压着我的,有点疼。那双深澈的眼睛离我很近,温柔笑意早已褪去,只余深沉难辨的暗潮。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激烈举动弄懵了。

他之前一直表现得平静、耐心,甚至多次微笑。我哪想到刚摘下头盔,他就会扑上来这么凶狠强势的亲我。他的呼吸甚至很急促浊重,分明已经忍了很久很辛苦,却硬是没露出半点端倪。

我脑子里闪过个念头——他一定很擅长控制自己。只是一旦爆发,也比常人猛烈。

我有点害怕,明知徒劳,还是拼命想推他。可双手被他扣得死紧。

他一遍遍舔着我的嘴唇和牙齿,固执的想往里钻。我心想算了,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不让他亲反而更刺激他,于是松开牙关。

他当然立刻察觉到我的变化,立刻**,舌头开始非常激烈的在我嘴里搅动。我还没反应过来,舌头已经被他用力吸住,重重的吮。这感觉实在恶心,我“呜呜呜”低鸣着想要抽身,可他就像要把我的舌头吃下去,半点不松口,滑腻腻的缠着我,鼻腔里还逸出低低一声叹息,似乎舒服得不行。

我只能心情麻木的等待他吃饱喝足。可也许是我们的身躯靠得太近,他又吻得太动情,过了一会儿,我竟然感觉到双腿间泛起黏湿的潮意。我知道那是身体有了反应,这令我郁闷极了。

突然,他的舌头停住了。我看到他眼中闪过讶异,脸色似乎也变得不太好看。我以为他吻得不舒服要停下了,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却闭上眼吻得更用力。

“指挥官,我们就快抵达……啊!”莫林的声音就像被人生生堵住,消失在嗓子里。

“别回头!”莫普低声呵斥他。

一定是他们回头看到穆弦压在我身上,才吓得不敢说话。这让我面上火辣辣的尴尬极了,含糊抗议:“停……”我没能把剩下的话说完。只好认命,心想他顶多吻个几分钟就会停下。

谁知过了好一阵,他还没有半点停下的迹象。甚至开始按照固定的顺序,重复这个漫长的吻:他先舔一遍我的嘴唇,再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动一阵后,又把我的舌头吸进他嘴里,含着反复的舔;最后,他再舔一遍我的口腔,如此周而复始,不知道多少遍了。

我嘴里已经全是他的气息,整张嘴都麻掉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双腿间更是悄无声息湿漉漉一片,我都能感觉到内裤湿了一小片。这令我恼怒极了,但也不敢乱动,万一他察觉到,还不知道会做什么。

“哇!还没停……”莫林很小声的说,语气相当兴奋,但机舱就这么大,我听得很清楚,难堪极了。

“那当然……指挥官是正常男人,憋得很辛苦。”莫普的声音依旧沉稳严肃。

“他们会不会就在这里做啊……”莫林惴惴不安的说,“我会害羞的。”

“闭嘴!”伏在我身上的穆弦终于移开了嘴唇,低声喝道。前面两人立刻没了声响,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柔声道:“我们继续。”又一脸专注的低头亲了下来。

我实在受不了了,张嘴含住他的舌头。大概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他动作一顿,伸手捧住了我的脸。我狠狠一口咬下去。

牙齿咬在滑腻柔软的肉上,感觉到某种细微的撕裂,血腥味迅速在口腔弥漫开。他眼神一震,我清楚看到某种冷酷的意味在他眸中一闪而过。

我想他当然会生气,然后推开我。谁知他只停顿了一秒钟,就用更大的力气吻我。

我彻底无语了。总不能真的把他的舌头咬断,我下不了口。算了!我闭着眼麻木的忍受着。

也许是有点缺氧,我渐渐感觉脑子里昏沉沉的,身子有些发软,好像其他部位的感觉都变得模糊,唯有被他深深吸吮占据的唇舌,变得异常敏感清晰。一波又一波细密的战栗感从舌尖传来,继而袭击全身,又酸又痒,居然很舒服。这令我郁闷不已。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噔”一声轻响,睁眼一看,飞机明显已经停稳了。舱外有几声零落的脚步声。

我们回到了地面?我竟然一点也没感觉到?

我清醒过来,忽然觉得不对劲——

咦,我在舔什么?天啦,我一定是晕头了,所以现在才含着他的舌头在吸吮!

我立刻用舌头抵住他,把他往外推。

他定定的看几秒钟,终于离开了我的唇,手臂撑在我脑袋旁,目不转睛看着我,隐隐有些笑意。他还舔了舔嘴唇,似乎有点意犹未尽。

“守在外面。”他说。

“是。”莫林莫普恭敬的声音传来。

我昏头转向挣扎着要起身,肩膀一沉又被他压在地上。

他的胸膛明显起伏着,黑色短发轻垂在额际,白皙的脸颊晕红一片,就像染上两小团胭脂。可漆黑的眼眸中,却是与英秀容貌截然不同的暗沉。那里面写满涌动的情~欲,安静而激烈,就像随时会冲破束缚,将我吞没。

“遥。”他哑着嗓子,缓缓的说,“我喜欢你刚才的主动。我想跟你分享更多愉悦,只跟你。”

听到他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我胆战心惊。

“你说过结婚前不碰我!”我偷偷往下一瞟,果然!那里已经是鼓囊囊的一包,厚厚的宇航服都掩饰不住。

他却忽然埋首在我胸口,缓缓的说:“我是说过。不过如果你同意提前,我可以马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