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很安静,我的耳畔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仿佛带着浊重的湿气,起伏震荡着。wWw,QuAnBen-XIaoShuo,cOM

无声的屏幕上,核弹如同无数白色细长的触手,朝穆弦舰队抓去。弹雨的前端,已经抵达了战舰外围。一场摧毁性的屠杀即将上演。

“嘭——”

我全身一抖。

却原来不是爆炸声,是身旁的肯亚发出近乎赞叹的声音,隐含笑意和期待。

就在这时,无数朵银色光芒突兀的凭空闪现,瞬间占据整个屏幕,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太空仿佛被这银光吞噬,处处银光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

核弹……爆炸了?

然而几乎是下一秒,我立刻知道想错了。

因为所有的光芒又突然消逝,就像被身后的太空吸进无边的深黑里,不留一点残余。仿佛刚才那一幕,不过是我的错觉。

银光过后,我看呆了——穆弦舰队所在的地方,变得空荡荡一片。没了,什么也没了,一艘战舰也没有,甚至连点飞机残骸都没有。

远途而来的核弹雨,依旧无知无觉的袭来,最后徒劳的划过天际,只留下密集的白色弹痕。

只有一个解释——穆弦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跳跃逃走了?

“啪——”身旁传来沉重响声,肯亚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一转头,就看到他腰背挺得笔直,侧脸紧绷着,眼神阴沉,嘴用力抿着,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我不由得往椅子里缩了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好在他根本没有注意我,大踏步走了出去,连门都没关。厚厚的银色金属门原地轻轻晃动着,门口的交谈声,隐隐传来。

“殿下,诺尔舰队已经跳跃离开这一片星域。相信已经逃得很远,恐怕很难找到他。”

“他不会逃。一定藏在某个地方,准备对我们发动突然袭击。命令舰队高度戒备。同时继续搜索十光年内的大型舰队。”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军官们汇报各种参数、坐标、搜寻结果。偶尔听到肯亚下达简短的命令。他们说的很专业,我听了一会儿就走了神,盯着屏幕上黑黢黢的太空,心想穆弦还是有两下子,一定是他再次洞悉了肯亚的计划。

那他知道我在这里吗?会来救我吗?

我发觉竟然是盼望他来的。

虽然我并不想回到他身边,但他总比肯亚强一点。而且我也希望莫普莫林能够脱身。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肯亚才重新回到屋里。他的面色已经恢复如常,刚坐下,又有人敲门。是一名年轻的军官,表情疑惑而沉重。

“殿下,我们刚刚与星球地面防卫队,失去了联系。”

“为什么?”肯亚陷入沉思。

“一开始怀疑是通讯线路出现了故障。”军官顿了顿道,“可我们尝试联络宪兵队、帝都守备队……才发现所有地面部队,都失去了联络。”

肯亚猛然转身看着军官,神色震怒,更胜之前穆弦逃走时。

“你说什么?”

“我们在地面的全部兵力,很可能被人控制了。”

肯亚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才淡道:“你先出去。”

军官刚走出去,桌上通讯器又响了。

“殿下,刚刚财政部长夫人、帝都守备官夫人、军事指挥学院院长的女儿,以及三名内务大臣的家人,都打来电话。他们说……这些大臣,在刚刚过去的一小时里,被身份不明的军队闯入家中或者办公室绑架了!他们的家人情绪很激动,不断打电话来,请求您出兵营救。”

我心头一震——绑架?

肯亚似乎也愣住了,但很快答道:“知道了。”

肯亚大踏步走回桌前,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动,很快,出现了帝都庞大的地图。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伸手在桌面的那块银色面板上,快速点击、调整。

画面上很快出现了一些红色标注,他对通讯器说:“命令亲卫队,按照我的命令布防。同时联络帝都东一千光里的陆军部队,让他们全速前进,一定要在五个小时内赶到帝都。”

安排好一切,他静静坐着,我大气也不敢出。忽然,他转头看着我,眼中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调虎离山啊!真是好计策,让我的舰队远离斯坦,来不及回来。他的大部分兵力,却早就埋伏在帝都。控制了地面、还绑架了我的大臣。下一步,是不是要血洗帝都了?”

我心头一震,原来是这样?

穆弦一开始就不打算在太空作战,所以才逃过一劫?不战而屈人之兵?绑架了肯亚在政界的支持者,效果不亚于消灭一支军队吧?

这时,通讯器又响了,是相里晟的声音。

“殿下,诺尔殿下在加密频道。他似乎想跟您谈判。”

我呼吸一滞——谈判?穆弦现在占据主动局面,没理由提出谈判。看来真的是为了我?

我有点感动,看向肯亚。他静静盯着通讯器,眸色很深。他一定会答应,毕竟许多大臣还在肯亚手里。

没想到他抬起头,淡笑答道:“告诉他,我拒绝谈判。”

我大吃一惊。那头的相里晟也“啊”了一声,可肯亚已经挂了电话。

“你们出去。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肯亚忽然说,房间里的黑色金属机器人点点头,走出去带上了门。

屋内转眼只剩下我们两个,我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他没有看我,在控制面板上摁了一下,一只小小的……摄像头?升了起来。

他想干什么?

“看来你对他真的很重要。绑架那么多人,只为了换回你。”肯亚忽然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缓缓朝我伏低,“他一定以为,我不敢动你。”

我身子一僵。他这话什么意思?

肯亚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提起来。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不过我刚刚想,就算他放了那些大臣,说起来,还是我输了。整个帝都,都会知道我一败涂地。”他缓步向前,我看着他阴沉难辨的脸色,一直倒退,退到墙角,无路可退,后背抵着冰冷的墙。

“可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他一只手臂撑在我身侧的墙上,将我整个人圈在怀里。

“什么事?”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妙。

“既然他把你看得这么重。如果看到你被别的男人染指,会比杀了他还难受。”他慢慢道,“那样的话,他很可能失控。”

“失……控?”我颤声说,“不、不会的。你别……”

他打断我:“你还不知道吧?四年前他失控过一次,那时候的他就像一只疯狗,见人就咬。如果让他看到……”他的声音低了几分,“你在我身下呻~吟。说不一定他又会再次毁了自己,我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打败他。”

我心头巨震——四年前?他失控过?

他来地球,也是四年前?

然而不等我细想,肯亚已经撩起了我的裙子。我全身发麻,拼命扭动挣扎:“放开我!”

他低头看着我,“不是想回地球吗?做这一次,我送你回去。”

我全身一僵,没说话。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你这么机灵。”他忽然低声笑了。

在我脑海里有清晰的念头前,右腿已经抬起,狠狠朝他的膝盖踢去!

他完全没有防备,被我踢了个正着,眉头一蹙,身子往后一缩。我趁机往旁边一滑,转身就朝门口跑去。

我知道这样很蠢,外面都是他的人,他甚至都没有上前追我,是笃定我跑不掉吧?可我真的受够了,第一次是被穆弦强迫,难道为了回地球,我又要被另一个男人强迫吗?

跑到门口的时候,我想起口袋里还有把匕首,对了,我可以用自杀要挟他!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手刚伸进口袋,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道,抓住了我的肩头。我目瞪口呆看着自己双脚莫名离地,看到自己往后迅速倒退。

“啊!”我尖叫一声,后背重新撞回墙上。我看到肯亚就站在我面前,阴沉着脸,手背在身后。

这是……精神力?对,他跟穆弦是兄弟!

我的身躯和四肢紧贴墙面,拼命用力想要挣脱,气喘吁吁,但无形束缚像是钢筋禁锢,我的身体纹丝不动。

暗蓝的眼眸深深看着我,他叹息一声,上前一步,低头吻上来。

陌生的温热气息覆上嘴唇,我觉得恶心极了,紧咬牙关,不让他的唇舌进来。而他似乎也不太在意,闭着眼,只吸吮着我的嘴唇。

“对不起,我承认这样很卑鄙。”他含糊叹息,“这是我第一次强迫女人。放松点,一切交给我。我保证给你一次愉快的经历。绝对,比诺尔给你的更好。”

我感觉到他的手在身上游走,那感觉就像毒蛇在爬行,痛苦极了。他的身躯紧贴上来,我甚至能感受到那灼热坚硬的事物,隔着他的军装,轻轻摩擦着我的大腿。我知道他很快就会把它放出来。

我讨厌那种东西,痛恨那种东西。该死,我恨穆弦,也恨肯亚。他们把女人当成什么?

我愤怒的握住了口袋里的匕首,慢慢拿了出来。我要阻止他,我绝不能忍受再一次的,再一次的……

等等!

我握紧了匕首——为什么,我能动了?是他解除了精神力吗?他放松了警惕?

他还低头吻着我的脖子,似乎全未察觉。

“你的身体很美。让我迫不及待。”

“好吧……”我哑着嗓子说,“你温柔一点……”

他低笑着“嗯”了一声,双手捧住我的脸,再次吻上来。我把心一横,张开嘴,接纳了他。他吻得很激烈,轻咬着纠缠着我的舌尖,我只觉得莫名的刺激从舌头传来,让我全身战栗。我模仿着他的动作,也咬着他,他的气息更沉重了,含糊低喃:“要开始了。”

我更用力的吻他。

他一只手扣着我的后脑,嘴依旧狠狠吻着我,一只手往下滑,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知道他在解军裤的扣子。

就是这个时候了!

我的手颤抖着,悄无声息的,缓缓往上移动,来到他的后背。他似乎仍未察觉,因为他依旧吻得很用力。

可我要刺哪里?才能击倒他?心脏?不,那样会杀了他。我杀了一个王子,还想活吗?最好能把他弄晕?对,刺他的脊椎,中枢神经。那样他会不会变成傻子?天,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犹豫?

我用尽全身力气,将手中骨刃,重重朝他背心刺去!

肯亚的身躯,陡然一僵。

我一下松开骨刃,右手抑不住的颤抖。我呆呆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也睁开了眼,唇舌移开,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我。

然后他缓缓低头,看着自己胸口。

我也颤巍巍的低头,吓得魂飞魄散——那骨刃、那骨刃穿透了他的胸口,露出了短短一点白色的尖刺。

我立刻往边上一躲,站得离他远远的,气喘吁吁。

他站着不动,头转过来看着我:“为什么精神力对你没用?”他的声音有点哑。

“我、我不知道……”我怕极了,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居然还没倒下。他会扑过来杀了我吗?我到处看,最后一把从桌上抓起……通讯器,对准他。如果他过来,我就再砸他!

但是他一动不动。我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发白,胸口雪白的军装,渗出点血渍,开始慢慢晕染开。

“原来他放了一部分精神力在你身上。”他低声道,“这样损耗,他可真舍得……”话没说完,他双眼一闭,嘭然倒地。

我呆呆看着他胸口一团血迹不断扩大。只觉得转瞬之间,恍如隔世。

穆弦放了一部分精神力在我身上?难怪刚才我很快又能动了。他什么时候放的?

我忽然想起飞船上遇到他那天,他用精神力绑住了我吻我,难道就是那个时候放的?

我足足愣了有几分钟,强迫自己鼓起勇气,将手指接近他的鼻端,可我根本感觉不出,他是否还有气息。我又想去摸他的脉搏,可完全不敢。

我想他肯定是死了。

我茫然环顾房间四周,生出深深的悔意,痛骂自己冲动。刚才应该配合他的,就能安全离开回到地球;可现在,我杀了一个王子,外头还有他的无数人马,只要有人进来汇报,就会发现他出事。

怎么办?我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