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同意提前,我可以马上开始。wWw,QuanBeN-XiaoShuo,cOM”

他说完这句话,就开始亲我的脖子。热乎乎的舌头像把小刷子,带着轻微的滋滋水声,来回刷过每一寸皮肤。

我只觉得闪电般的战栗感如同一条水蛇,陡然从耳根蹿到脑子里,“嗖”的又掉头向下,猛的撞进我有些发胀的某处,带来汩汩的湿意,不等我回神,又窜至脊背和双腿,整个身体仿佛都麻痹了。

我急急喘了口气,几乎是吼出来:“我不同意提前!你可以结束了。”

他的舌头停住了,抬起头。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嘴巴明显红肿,大概是吻得太久太用力,上嘴唇还有点破皮。他的眼神很朦胧,漆黑瞳仁就像覆上了一层氤氲水汽,我脑子里蹦出一个词“意乱情迷”。

“我说……”话到嘴边,我还是斟酌了用词,“我现在不想要。”

他的眼神终于清明了些,定定看着我:“好。”

他的声音依然很哑,一直压在我肚子上的某物依旧**,但我松了口气,因为知道他不会食言。

**

果然,他手撑着地面,翻身坐到一旁。我也坐起来,这才发觉身上的宇航服、军装,还有裙子,三层衣物都被他半褪到胸口上方,小半片肌肤都露在外头。

我连忙扣好裙子和军装,他把自己的宇航服脱下,里头只穿暗灰色军装衬衣和长裤,稍微整理了衣领。我以为该下飞船了,谁知他又抬手,搂住了我的肩膀,头也靠上来,脸颊轻轻蹭着我的长发。

“肯亚吻过你?”低柔的嗓音忽然响起,听不出半点怒意。

但我现在已经有点了解他了,这样平静的声音,不代表他不生气。我有点讨厌他这种质问,答道:“嗯。他是吻过我。你怎么知道?”

搭在我肩上的手忽然收紧。

“闻到的。”他缓缓答道。

我顿时明白——难怪他刚开始亲我时,脸色变了,原来是闻到了肯亚的气味。

“几次?”他忽然又问。

“什么?”我没太明白。

他沉默片刻,将我腰一抱,身子转向他。漆黑锐利的眼眸盯着我,慢慢问:“他吻了你几次?”声音变得严厉。

他不追问还好,一追问我就想起差点被肯亚强迫。那过程简直不堪回首。如果不是我急中生智,现在只怕跟一滩烂泥似的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可现在,他还压着火追问肯亚吻了我几次?在他的观念里,占有**远远超过我的感受,我的屈辱吧?

我心里的火蹭蹭的往上冒。

“你问的是哪里?”我盯着他说。

他一愣,眼神沉下来。

“你问几次,是指嘴?脖子?还是手?”我慢慢的问。

他整个人瞬间定住。

从脸到身躯,从眼神到呼吸,仿佛都停滞了。

“我累了,我要回去休息。”我推开他站起来,他还是坐在原地不动。我知道自己的话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看着他的反应,还是很爽。

我整理了一下裙摆,握住舱门把手。

**

他忽然扬声喊道:“莫普,立刻把肯亚指挥室里所有资料送过来。”顿了顿说,“包括监控记录。

“是。”莫普的声音隔得很远。

我心头一凛——那他会看到肯亚强迫不遂?想起肯亚的话,还真怕他失控伤害我,赶紧离开这个封闭空间才是上策。于是我用力转动门把手。

舱门纹丝不动。

我还没察觉出异样,以为是自己力气不够,正要再用力一次,忽然呆住了。

我动不了。手、脚、全身都被无形的束缚绑住了。

他又用了精神力!

温热身躯悄无声息的贴上我的后背,腰间一紧,他搂住了我,下巴轻压着我的头发。那双手在暗灰色衬衣下更显得白皙修长,正在一颗颗解我身上军装的扣子。

“你要干什么?”我话音刚落,军装已经被脱掉扔在地上。然后他又开始解裙子的扣子。当光滑的布料从身体滑落,他的手覆盖上□的肩~头,我脑海里一片空白。

“你不守信用……啊!”

身体忽然腾空,被他打横抱起,放在地上。身下触感柔软——他把军装铺在了地上,高大的身躯覆上来。

即将发生的事显而易见,我立刻想起四年前那个晚上,全身一片冰冷。我痛苦的闭上眼。即使早知这件事会发生,可我依旧感觉到屈辱。

忽然间,一缕温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然后有什么,似有似无的擦过我的皮肤。不是他的嘴,可也不是他有力的手指。有点痒,但力道很轻,几乎感觉不到。

过了一会儿,他的气息,还有那轻擦过皮肤的东西,沿着脖子缓缓向下,来到胸口、腰侧。我听到他深深吸气的声音,实在有点奇怪,睁开眼一看,顿时僵住——

他在……嗅我?

把我脱得只剩下内衣,却只用鼻子,一寸寸嗅着。刚刚擦过我皮肤的,正是他挺拔微凉的鼻尖。

我忽然明白过来。

“你想闻一遍,肯亚都碰过哪里?”

“嗯。”

我松了口气,原来他并不打算违背诺言。

“那你别用精神力绑着我。”

他没作声,但是我试了一下,发觉能动了。

既然他只是想闻一闻,我没有再抗拒,也不敢再说话刺激他。只是看着这么个大男人趴在我身上闻,感觉真是又怪又痒。

眼看他嗅完乳~沟又嗅小腹,笔直就要向下,我连忙说:“下面不用闻,肯亚没碰过!”

他动作一顿,抬头看着我。

我愣住了。

因为他的眼神昏暗幽黑。白皙的脸颊更是红得像火,连耳根都是红的。

坏了,他本来就忍着兽~欲,现在这么闻一遍,就算无心也变成有心了。

见他僵着不动,我连忙坐起来,结果胸口又撞上他的鼻子,他默默伸手摸了摸鼻尖,不知在想什么。我赶紧从旁边拿起皱巴巴的军装,披在肩头。好在他一直没阻止我的动作。

我低头扣扣子,刚扣了两颗,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眼角余光一瞟——他单手在解裤子拉链!

我顿时全身一颤,手上动作更快。可第三颗扣子还没扣好,就瞄见那个硕大无比的东西已经弹跳出来。一只白皙的手握住了它,我脸上一热——难道他要当着我的面**?太恶心了!

我想错了!

因为下一秒,他那只脏兮兮的手就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力道大得惊人。

我目瞪口呆,连斥责都忘了,也来不及做任何抵抗,眼睁睁看着我的手被摁在上面。

触手硬实滚烫,微微还有些颤抖。他却全身一抖,骤然发出一声低而长的呻~吟。

我拼命缩手,可他的手就像是铁钳,强迫我五指分开握紧。我当然明白他要我干什么,心理又难过又纠结。按他要求的做,实在超过我的承受力。可如果不做,万一他忍不住真刀实枪怎么办?

正犹豫着,他忽然身子一沉,将我扑倒在地!握着我的手也同时甩开,将那挺翘的事物抵在我的肚皮上。

我胆战心惊,不顾一切喊道:“我愿意用手!用手!”

眼前一黑,他的脸俯下来,嘴唇重重撞上我的,狠狠吻了上来。这个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凶狠,我的舌头都被他吸得隐隐作痛!

忽然,我感觉到那玩意猛的抽搐了一下,然后有什么濡湿的东西,一股股接连不断喷在我的肚子上。

我惊呆了。

他的啃咬也同时停止,嘴从我脸上移开,头埋进我的肩窝长发里,急急的喘息着。

我呆呆的看着机舱顶部,甚至还能感觉那东西轻轻在我皮肤上抖动,留下一滴滴黏稠的痕迹。大概过了几秒钟,他把身体撑起来,低头往下看。我也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黑色丛林中的怪兽,依旧茁壮庞大。只不过比起之前的红紫梆硬,似乎疲软了不少。而在他双腿下方,我的肚子上、大腿根、内裤上,乳白色的**,喷得到处都是,一塌糊涂。

就算我们有过一夜,可他都是射在里面。并且当时没有灯。我从来没看过这种情况,刹那全身僵直,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静默片刻,从裤兜里拿出块雪白的手帕,开始轻轻擦拭。我看着那些属于他的星星点点,突然就悲从中来,鼻子狠狠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他游移在我身体上的手猛的一顿。

然后我身子一轻,被抱了起来。我根本不想理他,脑子里反复出现刚才那匪夷所思的画面,顿时满心委屈,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我甚至哭出了声,呜呜呜抽泣着。

他的怀抱渐渐收紧,我听到柔和的嗓音在耳边说:“对不起,遥,对不起。”

我一愣——他在道歉?

“我会杀了肯亚。差点就失去你……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

他的语气难以形容的温柔,我忽生强烈的颓丧无力感,趴在他怀里,不哭、不动、也不说话。他却在地上坐下,将我放在他大腿上,脸紧贴着我,吻着我的泪痕。

“不哭了?”

这么亲昵的姿势,我很不自在,想要别过头,却被他捏住下巴,动弹不得。

“遥,我看到了肯亚的伤口,也看到你为了我的胜利冒险投弹。”他注视着我,气息还有些喘,“你是这样忠贞,身为丈夫,我会加倍回报。”

忠贞?

他以为我反抗肯亚是为了他?

是因为我炸了肯亚的援军,所以他才误会?

难怪他之前的心情似乎很好;难怪他会提出“提前”的建议;难怪他吻了我那么久,都是因为以为我喜欢他了?

可他不是不在意这个吗?

不管他到底怎么想,这误会偏差太大了。我要是能逃掉,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可我看着他灼热的眼神,再想到他刚才痛苦而压抑的……一射,解释的话不知怎的有点说不出口。

“另外。”他盯着我说,“这次是意外。毕竟……四年了。”

我有点尴尬,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当年他除了第一次,之后一整晚都是精力旺盛。他想说压抑太久,所以这次直接这样了。

“你不必跟我解释这些……”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莫林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

“咳咳……殿下,很抱歉打搅您和小姐的兴致。皇帝陛下急召。”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喊穆弦“殿下”。

穆弦神色一凛,抱着我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