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暮色笼罩着银色的帝都,公路像黑色绸缎在空中延展。wWW,QuanBeN-XiaoShuo,cOM我坐在军用列车里,看着两旁景物飞逝而过。

列车偶尔减速缓行,我看清下方街道,一个行人也没有。只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戒备森严。

肯亚说得没错,穆弦已经控制了帝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或许已经流了不少鲜血。

白天,他血洗帝都,令整个斯坦风云变色;刚才,他难以自控的在我身上……激烈释放;而此时此刻,他军装笔挺的坐在我身旁,专注的查看军情、签发命令,灯光下的侧脸英秀而沉静。

想到要跟这样一个男人过一辈子,我的感觉是那么不真实。

只不过大哭之后,我彻底恢复冷静。既然逃跑失败,再不甘也是枉然。现在能做的就是面对现实,适应和接受这个“丈夫”。

直到下一次逃亡机会出现——如果还有的话。

半个小时后,列车停下。穆弦站起来,莫林立刻把白手套和军帽拿给他。他淡淡看一眼,不接,却垂眸看着我。

莫林咧开嘴笑了,冲我眨眨眼,我只好站起来。

面前的双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掌心呈现淡淡的粉红色,显得十分匀称好看。但当我为他戴上白手套后,那双手立刻变得冰冷而严肃。

我又把帽子扣在他头顶,这才发觉他的头其实也挺大,至少比我大蛮多。

“小姐,这里。”莫林指了指,原来帽檐下有几缕黑发翘了起来。那个位置靠近后脑,我只好踮起脚去碰。谁知身体刚挨到他,腰就被抱住。他一低头,吻住了我。

嘴唇再次被他狠狠肆虐了一回,片刻后,他才松开。我被吻得呼吸喘急,他的气息却很平稳,只是沉黑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淡淡笑意。

“噗——”

我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莫林在笑,还是故意发出那种好像拼命憋、却没憋住的笑。我觉得有点狼狈——虽然明知这是夫妻间该做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可还是有种事态脱离控制的焦躁感。

在士兵的簇拥下,我们走出车站,穿过一个广场,就来到皇宫大门前。我曾经想象过皇宫的样子,它一定辉煌、美丽并且极富科技色彩。但当我看到眼前的建筑后,才知道自己只猜中了一半。

高大的金属门后,是连绵起伏的建筑群。它们竟然是用巨大的白色石块搭建而成。没有金属,没有钢筋混凝土,只有干净、原始的石头。

深黑的夜幕里、璀璨的灯火中,雪白而优美的宫殿,像一位丰腴典雅的美人,风情万种的横卧在我们面前。我想一定是无数能工巧匠的雕琢,才修筑出这样童话般的建筑。

“这是上古时代的建筑。”站在我身后的莫林解释。

我不禁佩服斯坦星人。他们的科技那么发达,皇帝却住在原始建筑里。可见他们很尊重精神文明。

这时,门口有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人走过来,脸上堆着笑:“诺尔殿下,陛下已经等待您和华小姐很久了。”

穆弦点点头,阔步往里走。那男人一看急了:“等等,殿下,您这些士兵,恐怕不方便进入皇宫……”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穆弦已经示意两名士兵上前,把他拖到一旁。

我心头一惊——还真是霸道啊。他想干什么?

穿过幽静的林荫道,一路碰到的皇宫警卫,都被制服,扔到角落里。所过之处风卷残云般干干净净。

过了一会儿,有士兵汇报,先头部队已经控制整个皇宫。穆弦的表情始终淡淡的,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

我却惊疑不定,忍不住拉住莫林,小声问:“他想干什么?难道要逼宫?”

莫林迷惑的看着我,随即转身拉住莫普,原封不动的重复:“他想干什么?难道要逼宫?”我哭笑不得,敢情他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

莫普不耐烦的答道:“你乱猜什么?虽然皇帝召见,但现在帝都形势不明,为防肯亚殿下的人马反扑,当然要控制皇宫。”

莫林点点头,我却皱眉——真的只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吗?

终于,我们停在皇宫深处一座灯火通明的建筑前。它被一方深碧色的湖水围绕,湖边树影婆娑,建筑的倒影在波光中微微荡漾,景色静谧幽深。

建筑周围,至少有上百名警卫持枪警戒。

这回,穆弦并没有下令制服他们,而是让所有士兵留在原地,甚至连莫普莫林都站在台阶下,只牵着我的手,走向宫殿的门。

我有些紧张和期待——要见皇帝了。

门口站着两名警卫,其中一人手里牵着头庞大的……猎犬?

那人沉肃道:“抱歉诺尔殿下,这是程序。”

穆弦点点头,松开我的手,解下腰间佩枪和匕首,走到门框下。一道淡蓝的光芒从他头顶扫描而下,然后士兵牵着猎犬靠近。

谁知那猎犬的鼻子刚碰到他的军靴,就呜咽一声,惊恐慌乱的缩到墙角里。

穆弦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另一名士兵似乎感到尴尬:“它害怕殿下,我以为这么多次了,它会有改善……行了,殿下,您可以进去了。”

我心神一凛——穆弦到底是哪种半兽?这样强壮的猎犬看到他都怕成这样。不过想起当年那头巨大的野兽,的确很恐怖。

穆弦在门内站定等我,我走到门框下接受扫描,这时士兵牵着狗靠近。我看到穆弦神色很平静,有些奇怪——他怎么能忍受别的雄性靠近我。忽然间灵光一闪——这条一定是雌狗!

那狗嗅了鞋子,又往上嗅小腿。我有点痒,但还是忍着。谁知它忽然低吠一声,掉头冲到墙角,拼命缩成一团,仿佛跟之前一样害怕。

我觉得奇怪极了,两名士兵也瞪大眼好像很困惑。穆弦却很平静的朝我伸手,似乎早料到会如此。

我快步走到他身边,忍不住问:“为什么那只狗也怕我?”

他侧眸看我一眼:“你身上有我的气味。”顿了顿说,“很重的气味。”

“哦。”我没太在意,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明白他的意思,难堪极了——我只换了条裙子就跟他来了皇宫,连澡都没洗。被他这么一说,我只觉得那些地方又变得黏糊糊的,浑身不自在。

只不过……他为什么要强调气味“很重”?他有洁癖,难道是嫌我脏?过分,他怎么不嫌自己?

我有点不爽的跟着他走进一扇门。

视野豁然开朗,这是间灯火幽静、装饰华美的大厅。数名仆从沉默垂手站在厅中,最前方有张金色大床,一个人躺在上头。

我跟着他一步步走近,心跳加快——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皇帝”。可他躺在**,是因为身体不太好吗?难怪儿子们会争得你死我活。

床旁的侍从都退了下去,灯光很暗,但是我还能看清,那是一位穿着精致的白色长袍、形容枯槁的中年男人。他的短发是深棕色的,跟肯亚一样。眼睛却是黑色的,只是看起来非常疲惫。他的面容很消瘦,但是隐约可见年轻时的俊朗轮廓。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我们,在我身上停了停,随即又回到穆弦身上。

“诺尔,饶了你哥哥,还有那些大臣。”与满脸病容截然相反,他的声音沉稳有力。

穆弦沉默一会儿才答道:“其他人可以放,肯亚不行。”

父子俩如此开门见山,我也被他们之间焦灼的气氛,带得紧张起来。

皇帝静静盯着穆弦:“是因为他先对你下手?可他已经受了重伤,这个惩罚还不够吗?”

穆弦没吭声,眼睛盯着地面。过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前方,神色极冷。

“不是因为这个。”

皇帝一怔,随即看向我,问:“他碰了你的女人?”

穆弦表情非常阴郁的沉默着。

我呆住了。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看着我说:“华小姐,你能原谅诺尔的哥哥吗?”

我心想这皇帝果然厉害,知道挑我下手。

我斟酌答道:“他并没有对我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我愿意原谅他。”

皇帝露出笑容,穆弦看我一眼。

“不过……”我看着皇帝继续说,“我希望能有个保证,让他不再找穆弦和我的麻烦。”

要是就这么算了,下次他还绑架我怎么办?

他俩都有些意外的看着我。皇帝是一副深思的表情,穆弦眼中却隐隐闪过笑意。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坏了坏了,他肯定以为我又在维护他!但我总不能对皇帝说,让肯亚不再找我一个人麻烦吧?所以说的时候才把他捎上啊!

但也没办法解释,我们三人都沉默下来。

终于,皇帝长叹道:“诺尔,我把肯亚囚禁在距离斯坦三千光年的小行星上,终身不允许回帝都。这样你同意吗?”

他身为皇帝,却用这样的语气跟儿子说话。我想大概是因为整个帝都、皇宫,都被儿子控制了吧!

穆弦终于点了点头:“好。”

皇帝露出一丝苦笑:“说吧,你要什么?你已经在跟肯亚的交手中获胜,而我的身体也不再适合管理这个国家。只要你开口,任何东西,我都能给你。”

我心头一震——他的意思是要把王位传给穆弦?

穆弦要是当了皇帝,我岂不是成皇后了?这……太诡异了。我一点都不觉得喜悦,只觉得匪夷所思,这种事情我想都没想过。

不过穆弦做了这么多事,就是为了王位吧。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我心里冒出些许尘埃落定的感慨。

然而我没料到,这一次,穆弦沉默了很久。

他的脸上既没有高兴的表情,也没有兴奋,他的眼睛盯着前方,却似乎在看很远的地方。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失神,又有些漠然。我从没在他脸上看到过这样迷离的表情。

终于,他开口了。

“我要荒芜之地。”

我和皇帝同时愣住了。

荒芜之地,在我脑海里有印象。那是距离斯坦星五十光年的一片小行星带。是斯坦最重要的一个太空要塞所在地,也是片非常贫瘠的地带,主要是兽族居住。穆弦竟然不要王位,要那里?

“为什么?”皇帝盯着他,“你可以留在帝都。”

穆弦看他一眼,表情有点讥讽:“我跟母亲一样,都不喜欢帝都。”

皇帝沉默片刻,缓缓道:“在帝都,你可以为国家做更多事。”

穆弦冷漠答道:“你还有别的儿子,不需要我来继承。”

我一愣——对了,肯亚是二王子,穆弦是老三,他们还有个大哥。

听莫林说,是个非常仁慈和善的人,还是帝都大学的高材生,现在也在协助皇帝处理政事。只是比起两个手握军权的弟弟,这个大哥显得低调很多。

我心念一动——穆弦放弃王位,肯亚又被囚禁,剩下的继承人,岂不是只有那位大哥了?

可皇帝的神色忽然变得很奇怪,似乎非常惊讶,但又有点了然。

他盯着穆弦,问:“难道你做这些事,都是要帮助你大哥扫除障碍、登上王位?”

穆弦沉默不答。

我却震惊了——一不会吧?

原来是这样?他从一开始就不想要王位?

他竟然是这样大公无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