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章节修改了一下女主的心理活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回去看一下。wWw,QUAbEn-XIAoShUo,CoM不过修改了也不影响后文情节发展的。

据说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必须双更啊。下一章还在写,二更可能要在5点-7点间。大家晚上来看好了。

感谢投雷的同学,破费啊破费~~

frogbrothers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012:41:07

amy8933050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012:58:22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013:00:26

衩哥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2-12-2020:23:52

蓬蓬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020:49:06

晓璋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111:35:53当我再次睁眼,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宽阔而白皙的胸膛,以及男人安静温和的睡颜。

我被他搂在怀里,跟他四肢交缠,周身都与他光滑温热的皮肤紧贴。这样亲昵暧昧的姿势,令我全身迅速发烫。我小心翼翼将他的手臂从腰上拿开,又把自己的大腿从他双腿间取出来。他睡得很沉,纹丝不动。我松了口气,起身下床。

再次站在天使号的窗前,看着暗黑宇宙,我只觉恍如隔世。

昨晚从皇宫离开后,穆弦还有军务,莫林莫普护送我回了天使号。我辗转了半宿才睡着,他应该在那之后才回来,并没有惊动我。

昨晚我躺在**,回想起皇帝说过的话,只觉得这些年来好不容易自我治愈的伤口,像是又被人掀开,层层剖析审视。那感觉非常不好。

不过睡了一夜之后,我已经平复了很多。

我早就决定适应妻子的角色,当年真相到底如何,又能改变什么呢?再往好的方面想,他当时状态不稳,还可能攻击地球。如果地球被他毁了,我早就不存在了。还谈什么贞~操和人生?我是救了他、救了许多地球人和斯坦人,但也是在救自己。

而且我也知道了,我并不是他为了泄欲抓来的女人。至少他的本意,并不想伤害我。

这已经比我原本预想的情况更好。再沉溺于消极情绪有何意义?好好过属于我自己的人生,才是明智决定。

可虽然这么想着,我的心情还是恹恹的,也不想跟他呆在一个屋子里。我换了身衣服,离开了房间。

窗外的美景非常壮观。以璀璨的银河为背景,无数艘战舰像是忠诚的钢铁卫士,沉默航行在天使号周围。庞大舰队徐徐经过一个个看似静止的星系,孤独的驶向宇宙深处。

我恍恍惚惚的想,希望这样的航行永远没有尽头。如果我能沉睡在这磅礴美景里,变成跟恒星一样的存在,多好?

不过我的沉思很快被打断。因为我闻到了一股饭菜香味,顿觉饥肠辘辘。循着香味往前走,不多时,到了间敞开着门的大厅前,门口挂着中文牌子“弦&遥的爱心餐厅”。下面还有一行很小的字,我凑过去一看,写着“还有普和林”。

我有点想笑,这必然出自莫林的手笔。抬眸一看,莫林戴着白色高帽、围着长围裙,背对着我站在角落的柜台里忙碌着。而莫普在餐桌前坐得笔直,拿着块悬浮晶体在翻阅。

我走进去,莫普立刻站起来,向我行了个标准军礼。莫林则将手中的锅铲用力一挥,聒噪的喊道:“哎约我的准王妃,怎么一个人来了?指挥官呢?”

“他还在睡。”

莫普点头:“指挥官之前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

“可不是!”莫林单手端着个白色精致的餐盘走过来,另一只手抚着胸口,“既要控制帝都,又要寻找小姐,只为了他深爱的女人,心甘情愿的付出着。好在有惊无险,我们都平安归来。”

我听着他深情喟叹的强调,忽然间福至心灵,问他:“你是不是看了琼瑶?”

“那是什么?”莫普插嘴。

莫林极为尴尬的伸手捂着脸:“小姐,机器人也是有爱好的。”

我忍不住笑了,低头一看:一荤一素两盘精致小菜、一碗生滚鱼片粥,卖相清爽可口。

“谢谢。”我拿起筷子,“你们吃什么?”

“刚充过电。”莫普礼貌的点头,莫林则趴在桌子上,瞪大眼睛看着我:“好吃吗?我按照菜谱做的。”

我正要回答,他俩却同时站起来,望着我背后:“早,指挥官。”

我只觉得后背一僵,放下碗,转头看着他。

笔挺的军装整齐严谨,雪白脸庞清冷沉静,没有半点刚睡醒的恍然迷蒙。

“早。”他的目光停在我身上。

“……早。”

餐桌是圆形的,莫普拉开我右手边的椅子,他走过来坐下,扫一眼我面前的盘子,看向莫林:“她就吃这么点?”

莫林委屈的答道:“她早上一向就吃这么多。”

“够了。”我说。

他看我一眼,忽然拿起我的筷子,一样菜夹了一点吃了,又拿起我的小勺,喝了一小口粥。然后点点头,看着我:“味道不错。”

他做着一切仿佛理所当然,我看着被他用过的筷子和勺,有点发懵。莫普莫林更是一脸震惊。

“指挥官……”莫林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的问,“你的洁癖好了?”

穆弦神色淡淡的,眸中却染上笑意:“她很干净,包括唾液。”

我不知道他干净的论断从哪里来,但我盯着面前的饭菜,着实为了难。再要新的碗筷,莫林肯定不干;继续用吧,上面有他的口水。

但我没有纠结太久。都被他吻得死去活来了,嘴里到现在还有他的味道,用他用过的筷子又算什么?无谓矫情。

我低头继续吃,莫林端了个新的餐盘过来,放在穆弦跟前。我并不关心他吃什么,可眼角余光瞥见里面的东西,还是有些吃惊。

除了跟我一样的粥菜,还有一大块方方正正的……生牛肉?虽然表面煎成暗红色,但中间大部分都是鲜红的,隐隐可见湿漉漉的血丝。

他用雪白银亮的刀切下一小块牛肉,缓缓送进嘴里。他的动作非常优雅,面色平静。他吃东西没有声音,淡红的薄唇微抿着,脸颊微鼓,轻轻起伏。

可我脑海里却无法控制的浮现出,他口腔里雪白整齐的牙齿,有力撕咬着血淋淋的肉块。然后我又想起他曾经用这样的唇齿,咬伤了许多人;最后又想起他充满掠夺性的深吻……

“为什么一直看我?”低柔的声音冷不丁在耳边响起,我赫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他的嘴看了很久。

我一时无语,站在我身旁的莫林却噗嗤笑了。

“哎约我的指挥官!情人的脉脉注视应该享受,而不是质疑啊!”

我和穆弦都没答话。莫林讪讪的,莫普扯了扯他的胳膊,两人说要去检查能源舱,快步走了。

他们一走,我就有点坐不下去,嘴里也味如嚼蜡。放下筷子刚要起身,却听到他冷冰冰的声音:“坐下。”

我低头看着桌面,坐着不动。

“我不会伤害自己的妻子。”低沉而平和的声音。

我惊讶抬头,他正直视着我,苍白森然的脸上,一双眼黑如深潭,又冷如冰霜,锐利得像要看到我心里去。

“听到我会兽化失控,害怕了?”他的语气低柔温和,没有半点生气的征兆。但我已经熟悉他的阴冷,有点心惊。

“……还好。”

下巴骤然一紧,被他的手指捏住。力道柔和却坚定,迫使我抬头看着他。

他盯着我:“经历过上次的兽变,我的基因已经很稳定。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将来孩子的母亲,我只会保护你、满足你,不会背叛你、伤害你。”

他说这话时,容颜清清秀秀,嗓音柔润悦耳。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也是强势坚定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头涌起一阵深深的无力感。

“我没有害怕你。”我说,“我只是太震惊了。”

“是吗?”他忽然起身,朝我俯下脸。我措不及防,被他吻个正着。我呆呆僵着不动,他舔着我的嘴唇,轻声说:“回应我。”

他说这话时,已经搂着我的腰提了起来。我有些麻木的伸出舌头,他一口含住。

舌尖被他咬得痒痒的,我却尝到一种涩涩的味道,一直涩到心里。片刻后,他将头埋在我肩窝里。

“结婚之后,能够每天与你交~合。”他轻轻柔声说,“我的基因会更稳定。”

我身子一僵,他却松开我,盯着我说:“跟我回房间。”

我任凭他牵着往回走。

他刚才的神色有点意犹未尽。我猜想等待我的,将是一场激烈的拥吻,亦或是脱光衣服的亲密抚摸。那令我心里很堵,但只能漠然接受。

走进房间时,他没有开灯,暗沉沉一片,一如我的心情。他在沙发前松开我的手,自己走向办公桌前。我缓缓坐下,心头茫然而冰冷。

一片淡蓝色的光亮,骤然在他身后的空气中浮现,我惊讶抬头,看到那些光影逐渐形成清晰的画面。那是间宽敞明亮、布置温馨的房间。墙上挂着清雅的油画,地面是暖色的木板,桌上摆满鲜花和水果。

穆弦沉默走到我身旁坐下,拉过我的手,将一个小小的金属薄片放在我掌心。我看不出这有什么用,也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他的侧脸沉静肃然,看不出任何端倪。

很快,画面中出现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我惊讶的发现,她的图像是三维立体的,我甚至能看到她一根根细细的眉毛。如果不是她周身都有一种银色光亮笼罩,我几乎都会以为房间里多了个女人。

“诺尔殿下、王妃。”她恭敬的说,“已经准备好了。”

穆弦淡淡点头。

画面镜头一偏,离开那女人。我看到一个老人神色安详的坐在窗前轮椅上,嘴角还带着温和的微笑。

我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全身血液仿佛都随之一滞。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可那就是外婆,宛若真人般坐在离我不到三米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