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开荒芜之地那天,易浦城正式向军方提出谈判。WWw、QUaNbEn-xIAoShUO、cOm他手里的筹码,是海伦尔要塞。

据说指挥部的全体军官,都对易浦城的行为鄙视不已。

按照他们的分析,易浦城原本神不知鬼不觉占领要塞,接下来是打算对荒芜之地发动突然袭击,大肆搜刮资源后逃之夭夭。这才符合雇佣军一贯的流~氓作风。

谁知那么巧,被我和穆弦撞破阴谋,穆弦当天就果断发布严防死守的命令。闪电战打不成了,易浦城当然不愿意硬拼,索性直接勒索。

“好在他不知道,指挥官此刻就在他的地盘。”尤恩说,“否则这只狐狸起码要敲诈半个帝国的财富!”

尤恩请示了皇帝,决定先拖延与易浦城的谈判,希望能在这期间,把穆弦救回来。

这个任务当然很危险,而且人不能太多。我们一共十个人、五艘飞机。阿道普是队长,莫普是副队长。精通医学的莫林也被带上,其他的都是空军精锐。

莫普和另一名飞行员驾驶飞机,我和莫林坐在后舱。航行了一阵,都没什么人说话,气氛显得很凝重。

后来还是莫林先忍不住了。也许是因为有了希望,他也恢复了些活力,一脸感慨的对我说:“小姐,患难见真情,你肯为指挥官冒这么大的风险,他一定感动死了。”

我有前车之鉴,意识到他是在公用通讯频道讲话,就没搭腔。

谁知他继续唠叨。为了阻止他,我索性答道:“如果是你被困了,我也会去救。”

莫林张了张嘴,立刻高兴的咧开嘴,转头问莫普:“小姐这么说,我是应该替自己高兴,还是替指挥官小小的郁闷一下?”

莫普答道:“你还是替自己难过吧!如果指挥官知道了,你说他会不会找你决斗?我的战斗力为个位数的弟弟?”

通讯频道中,顿时有数人失笑。

立刻有人说:“莫林,一见到指挥官,我就去打小报告。”

另一人说:“莫林,想要我们闭嘴,把你珍藏的那些酒都拿出来。一个机器人搜刮那么多酒干什么?当润滑剂吗?”

莫林本来捂着脸在郁闷,闻言立刻喊道:“呸!那些酒是为指挥官的婚礼准备的!你们这些强盗!”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我也忍俊不止。可笑完之后,频道里忽然安静得不可思议,气氛莫名的又沉重起来。

“一定会把指挥官救出来。”阿道普沉声说。

“是。”众人齐声应道。

然而事情并不如我们预想的顺利。

一开始进展非常慢,我只能感觉到大致的方向。可星空如此辽阔,差之毫厘谬以光年。有时候越前进,我的感觉反而越弱,只好又重新开始。

甚至有一次,我们刚好跳跃到五十多艘雇佣军舰附近,吓得埋头逃窜。幸运的是他们好像也在休整,追上来时,我们已经跳跃逃走了。

但这次意外对我来说苦不堪言,颠簸的飞行让我难受得只想一头撞死。

但我完全没想到,当时通讯频道中,居然有好几个人对我喊话。

“小姐,柱子!”

“抱着柱子!”

“指挥官的柱子!”

我一呆,顿时明白——估计那天我们的“经典对话”,显然已经传遍了整支舰队。

莫林还插嘴:“什么柱子?我也要。”

这些军人的关心让我又窘迫又感动,抱着柱子没理莫林。

只是脑海里忽然就浮现,那天的穆弦容颜清俊,笑容浅淡,低声问我:“坐我的飞机就这么可怕?”

**

好在随着距离的推进,我的感觉终于越来越清晰了,第二天开始,我们基本没有再走弯路。

不过后来出了个意想不到的插曲。

眼看离穆弦越来越近了,我突然变得很疲惫,精神不能集中,方向感也变得模糊。我甚至又听到那个声音“杀了他”,诡异得令我胆战心惊。

莫林为我检查了身体,也找不到原因,最后推断也许是上次精神力震荡的后遗症。

“我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他说,“但实在没有其他解释了。总不可能有人在干扰你的脑电波吧?这可是在太空,没人能办到。”

后来他给我打了一针兴奋药物,效果倒是很好,我又精神起来。三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一片幽静的星域,我能肯定穆弦就在这里——因为每个方向的感觉强烈程度是一样的。

但这片星域也不小,他的精确位置,我已经无从辨识了。

怕被敌军雷达发现,阿道普命令把引擎调到最低能耗状态,大家分头缓慢的在这片星域搜寻。终于,在二十分钟后,他们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小型的雇佣军空间站。站外堆放着些飞机残骸。还有八艘雇佣兵飞机停泊。

大家又兴奋又担忧。

兴奋的是,那些残骸也许是上次交战留下的,穆弦很可能随着残骸被带到这里;担忧的是,他的伤势肯定不轻,不知是否被俘了。

阿道普上尉表现了出色的指挥能力。他先把我们的方位报告给尤恩,万一我们失手,就只能冒着引起易浦城注意的风险,派重兵过来强攻。

然后阿道普把我们分成两队,他带三艘战机六个人,引开空间站外那些敌机;其他人趁机潜入空间站寻找穆弦。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拖延敌机。为你们争取时间。”阿道普出发前说,“请代我向指挥官问好。”他说的非常轻松,我的心情却有点沉重。

以前因为穆弦对我的霸道□,我想他带出的兵肯定也是又拽又傲的,印象并不好。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发觉其实他们是一群热血、可爱并且值得尊敬的军人。我很喜欢他们。现在阿道普要以三对八,承担了很大风险。

“保重。”我说,“救了穆弦就汇合啊。”

阿道普微笑看着我:“小姐,你也保重。万一情况不对,莫普会保护你先撤退。让一个女人来到战场营救指挥官,是整个舰队的惭愧。”

几分钟后,他们伪装成侦察机,“无意间飞过”空间站,然后迅速的“逃跑”。甚至还启动了超光速引擎做出要跳跃的样子。阿道普当真,敌机果然被吸引,倾巢而出追击上去。

眼看他们飞得没了影,我们悄无声息的飞抵空间站。

整个桶形空军站都静悄悄的,好像一个人都没有。我们首先检查了供人员起居的下面两层,一无所获。这让大家微微有些沮丧。如果穆弦不在空间站里,那会在哪里呢?

因为有了上一次跟穆弦在空间站的经历,我们格外小心。到了第三层,按照之前的做法,莫普和两名少尉在前,我跟莫林等确认无人后再进。

莫普在门边打了个手势,表示没人,我们立刻跟了进去。

一个个大铁架黑黢黢矗立着,架子上堆满大大小小的金属箱。低暗柔和灯光像是雾气浮在舱内,大家的轮廓都变得朦胧。

虽然看起来没人,但保不准受伤的穆弦躲在架子后藏身。所以我们蹑手蹑脚的一排排检查过去。

最里面的一排铁架,跟舱壁间还有一块空地,那边灯光更暗,寂静无声。莫普三人端着枪走过去、转身、停步。

我和莫林也跟上去,然后我俩就震惊的看到起码有超过十个男人,或躺或坐在空地上,一起转头看着我们。

事后莫普回忆这天的情况时,坚决认为是我和莫林两个菜鸟太不专业了。他说他分明打了手势,表示有危险让我们不要靠近。但我因为正警惕的看着另一侧,所以没有注意到莫普的手势;而莫林更干脆:“看到了!我以为你让我们过去啊。”

于是就在我和莫林冒头的同一瞬间,那些雇佣兵已经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十之□都抓起了身旁的枪,与我们对峙。只有一两个躺在地上没动。

我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只觉得全身都要僵掉了。同样的情形,居然让我遇到两次!而这一次,我身边没有穆弦,外头也没有援兵,敌人反而更多。

莫普他们明显也愣住了。舱内静得出奇,只能听到男人们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但连我也知道,只要任何一方稍微有点动作,立刻就会发生惨烈的枪战,大家一起死。

在我脑袋几乎懵掉的时候,眼睛还是管用的。我看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搭着毛毯,显然之前是在这里睡觉,所以才没察觉我们的动静;我还看到他们身上大多缠着绷带和血迹,应该是伤兵。

不过,伤兵应该没什么斗志吧?

我手心全是汗,心跳越来越快,伟人的典故、穆弦的模样,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我清晰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豪情和勇气,驱使着我。驱使我打破这个僵局,保护莫普他们!

我开口了,模仿某个人傲慢的、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少尉,下了他们的枪;莫普,检查其他楼层;通知阿道普……”

他们全盯着我,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我心里有点发虚,但立刻又把心一横,心想反正是豁出去了。于是我的语气更硬了:“关闭底层……”

就在这时,我突然就看到离我最远的地方,那些伤兵的背后,一个原本躺着的人,猛的坐了起来。灯光这么暗,我还这么紧张,可一看到他模糊的身形轮廓,我就感觉到心口重重一震。而当他迅速抬头看过来,清秀柔润的面颊、漆黑深邃的双眸依稀可见,我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是他!虽然看不清楚,但我敢肯定就是他!

可他为什么会躺在雇佣伤兵中间?啊,他胸口缠着绷带,一定是受了重伤,假装成雇佣兵,停留在这里。他一向是足智多谋的!

强烈的喜悦涌上心头,我与他相隔甚远的凝视着,只感觉到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我心想太好了,机器人的视力远超我这样的人类,他们肯定也看到穆弦了!

“关闭底层、关闭底层……底层……”我突然呆住,意识到自己还在讲话呢!

关闭底层什么来着?天哪我怎么能走神!我完全忘了后面怎么说了。

我一口气没接上,整个气势仿佛瞬间散掉了。我呆了几秒钟,目光生生从穆弦脸上移开,回到那些伤兵身上。

好几人盯着我,脸上慢慢浮现古怪的神色。

然后就有五六个人端着枪站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有人喊道,“放下武器,你们才三把枪,别找苦头。”

“这女人脑子有病吗?”还有人说,“啊,还挺漂亮。”

我彻底搞砸了,只觉得又窘迫又尴尬,简直无地自容。心想坏了,穆弦又受了伤,现在这个情形,难道我们要被雇佣军一网打尽?

“小姐,把双手举起来,站到我身后。”莫普忽然低声说。

我没明白,但立刻照做。站定之后,忽然就懂了他的意图——大概他想保护我,又怕我突然移动引起双方开火,所以让我举手表示没有武器。

也许看我是女人,也许雇佣兵也害怕枪火混战,真的没人开枪打我。但我站在莫普身后,一点也不轻松。

“放下武器!”有雇佣兵厉喝道。

莫普他们杵着没动,也没说话。我想他们肯定是在等穆弦的指示。可穆弦开口,不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怎么办?穆弦会怎么办?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一道低沉柔和的嗓音突然响起了。

“关闭底层涡轮器。”

我心头一震。

我没想到他会冒险开口。更没想到他第一句话,是把我刚才崩掉的台词,接着说完。

一句只有我能听懂的话。

我眼中忽然就涌起隐约的湿意——他知道我刚才想干什么,他懂我刚才说出那番话,需要多大的勇气。

我忽然觉得这句话,比他对我说过的任何莫名其妙的“深情”话语,都要窝心。我心中的窘迫和难堪瞬间烟消云散,我看着那些雇佣兵,忽然重新有了底气,他淡淡的话语,给我的底气。

他这一开口,莫普等人显然也愣住了。那些雇佣兵更是立刻察觉不对劲,后面有两个人马上端着枪瞄准穆弦:“上尉,你刚才说什么?”看来穆弦果然是混进了他们中间。

穆弦没躲避,甚至看都没看他们,只有淡淡的声音传来:“莫普,让开。”

这下不仅雇佣兵迷糊了,我们也疑惑了,莫普不是在保护我吗?为什么叫他让开?

但莫普还是立刻闪开了。我隔着十多个雇佣兵,与他对望着。

“啊!”“啊!”痛呼声突然此起彼伏。

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诡异的一幕。

阴暗的空间里,紧张的气氛中,那些雇佣兵却突然像遭受了巨大的撞击,身子同时撞向两旁的舱壁和铁架。空气中仿佛有无数双无形的大手,揪着他们扔了出去。撞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最后个个摔在地上,武器掉得满地都是,挣扎着却似乎再也爬不起来。

“指挥官!”身后莫普等人激动而喜悦的喊道。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沉重却柔和的力量推上后背,双脚瞬间离地,眼前一花,莫普等人的身影一阵风似的就到了后头。

眨眼间我人已落地,穆弦高大的身形、俊秀的容颜已在眼前。这下我看清了,那白净的脸颊上破天荒有些血污,黑色短发也显得凌乱。

唯有那双眼,依旧漆黑干净得像无底深渊,令我忽然有点惴惴不安。

刚才的一切,都是他的精神力?他不是剧烈震荡了吗?竟然还有这么强的精神力?

那他刚才叫莫普让开,就是要清除障碍,然后……

然后抱我。

我的腰已经被他搂住,脸压在他的胸膛。他的头埋在我的肩窝,有力的手臂越收越紧,紧得叫我就快喘不过气来。

我的脸颊陡然发热,心跳也快得厉害。但当我听清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忽然就清晰的感觉到……

踏实。

但此刻身在敌营,走为上策。我刚要抬头说话,他沉重的身躯突然朝我压过来。我措不及防,被他扑倒在地。侧头一看,他的脸颊贴着我,眉头微蹙双眸紧闭,呼吸微不可闻,竟然已经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没食言啊,重逢了啊哈哈哈。

不过呢,两人不会立刻天雷动地火,那样不合理。华遥是动心了,但也没爱得死去活来,这才符合她的心里转折。前面有个读者留言说,感觉女主一直很阴郁。我觉得之后的章节,她的心情至少不会再阴郁了。也就是不会再矫情了哈,可以慢慢欢快起来啦

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哦!

新年老墨会坚持写下去,希望不会中途放弃,跟你们一直在一起~

感谢投雷的同学,捏捏:

秋天的青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110: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