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这样真的不会有事吗?”莫林怯生生的问我,一边问还一边回头看穆弦的房门。wWw、QUAbEn-XIAoShUo、Com

我瞄他一眼:“怕你就回去。”

他顿时蔫了,默不作声跟在我后头。

那天穆弦丢下“24小时不分离”的狠话,我又感动又不安,刚想说点什么,他已经晕倒了。据莫林诊断是疲劳过度,没有大碍。

为了防止穆弦醒来后“抱小姐的动作过于剧烈”,莫林采取封闭疗法,给穆弦打了镇定剂,确保连续睡眠50个小时。这样精神力能够得到修复,而在轻度精神力作用下,伤口也基本可以愈合。但不可以过于操劳,痊愈至少还需要半个月。

穆弦睡着之后,莫普过来了一趟,随口提起阿道普等人都受了伤。我想起当时像稻草似的,被易浦城随意丢出机舱的阿道普,有些担心,就决定去探望。穆弦醒来也许会生气我接触别的男人,但我还是想去,况且我也在机舱里闷了够久了。

莫林当然不乐意,但他更不愿意让我一个人去,只好成为同谋。

医疗舱很宽敞,整整齐齐摆满了床位,都用白帘子隔开。我们问清阿道普的床就在拐角处,位置挺偏,周围也没其他人。白帘子遮得严严实实,莫林说:“是不是在睡觉?”

我俩走过去,莫林掀开帘子一角。迎面而来就看到一对雪白的臀瓣,匍匐在病**;一根粗大黝黑的东西,正狠狠的一下下往里戳。

我目瞪口呆,莫林倒吸一口凉气,用力甩下帘子。但就这么一眼,也足以让我被迫看到女人饱满婀娜的肉~体、阿道普半褪到膝盖的裤子和略显紧绷难耐的俊容。

“啊!”里头的女人传来一声尖叫,然后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阿道普尴尬的声音传来:“小姐、莫林,等一下……”

莫林一直呆呆站着,也许他已经濒临崩溃了。我也胆战心惊——如果被穆弦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这件事谁都不要说!”我压低声音说,莫林哭丧着脸点头。我的心也乱了,脑海中居然浮现出穆弦那个东西的模样,狰狞而粗长。

就在这时,帘子拉开,一个白衣护士背对着我们快步跑走。阿道普靠坐在病**,被子盖到腰处。古铜色的脸庞明显还尴尬着,他问:“小姐,找我有事吗?”

我知道穆弦的舰队没有女人,但要塞边防军是有的。刚才的护士多半是从要塞过来帮忙的。只是没想到阿道普有这么狂野的一面。

我的脸还在发烫,微笑说:“没事,只是来看看你。”

阿道普很感动,连声道谢。看着他真诚的神色,我的尴尬也烟消云散。又聊了一阵,他也询问了穆弦的伤势。

跟阿道普道别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会儿说:“小姐,明天你还能来吗?”

我有些意外,莫林则一脸警惕。

却听阿道普说:“我的飞行小队和海军陆战队员,在这次战役里折损了一半,还有三分之一跟我一样,躺在医疗舱。如果能够得到小姐的鼓励,他们会很荣幸。”

我立刻答应了,莫林也没反对。

**

两天后,穆弦醒了。当时莫普在查阅战后军务报告,我和莫林在看阿道普的护士女友介绍的当地电视台高收视率连续剧。

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腰一紧,被人抱起来。我吓得全身一抖,回头一看,穆弦高高大大的站着,清秀澄澈的眼眸正凝视着我。

我心头一喜:“你好了?”

他点点头,眸中浮现淡淡笑意,忽然就转身,抱着我往床走去。

“你们先出去。”他头也不回的对莫普莫林说。我顿时一僵。

“等等!”

“等等!”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是我和莫普。

穆弦脚步顿住,低头看我一眼,目光若有所思。我被他瞧得不自在,他却已转身看着莫普。

莫普咳嗽两声答道:“指挥官,这是舰队伤亡报告和防务安排日志。你入睡前说过,一醒就要看。”

穆弦的表情有瞬间的凝滞,抱着我的双臂忽然一紧——但他很快松手让我落地,俊脸已经恢复沉静。

我不用跟他单独呆在**,心头一松,刚想退开,他忽的偏头,温热的唇在我额头一触即走。这个吻显得有些隐忍克制,但又像是在安抚我。我心情微微一荡,他已经大步走向了办公桌。

不过一进入工作状态,穆弦就变得心无旁骛。低垂的脸庞温润如玉,峰眉星眸乌黑清秀。等他彻底忙完,再吃了饭、洗完澡,十多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他也显得很疲惫,搂着我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仿佛才放松下来,也没有再次提出“清场“的要求。我看着有些好笑,估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指挥官……”莫林鼓起勇气把一叠资料递过去,“按照计划,我们今天该返航回家了。不过……家里有二十多拨人等着见你。有皇帝陛下的特使、有国防部官员,还有荒芜之地当地贵族……能推的我都推了,这些不行。另外庆祝帝**战胜雇佣军的宴会,已经排到了下个月。”

穆弦顿时皱眉,我听着也烦。莫普忽然插嘴:“要是指挥官不想理这些事,就先别回去好了。”

“那去哪里?还留在堡垒?憋死人啊。”莫林问。

莫普想了想说:“可以去索夫坦小行星。”

我瞬间来了精神,坐直看着莫普。穆弦侧头在我耳边低喃:“想去?”嘴里的热气令我的耳根阵阵发烫。

我点点头。索夫坦小行星是穆弦母亲留下的遗产,上次莫林给我放那颗漂亮行星的录像,就令我向往不已。

莫普又说:“现在那边正是夏季,很合适指挥官调养身体。而且第五舰队就在那附近星域驻扎。不会有安全问题。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让机器人卫队先过去准备。”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以为两个机器人中,莫林更乐于扮演红娘的角色,莫普大多数时候恪守本分。直到几天后我们从索夫坦离开,我仔细一回想,发觉莫普做起红娘来,才是不动声色、一击即中——如果不是他安排这趟旅行,我绝不会这么快就被穆弦再次吃得干干净净,并且从此被他每晚顺理成章的吃吃吃吃,最后不知不觉成了习惯……

**

这天傍晚我们的战机跳跃离开前,出了段小插曲。阿道普和几个年轻飞行员听说了我们要走的消息,跑来送行,还拿着个小巧精致的战斗机模型。

穆弦问阿道普:“新机型?”

阿道普忙说不是,把模型递给了我:“小姐,这是全体飞行员一起亲手制作,送给你的小礼物。希望你喜欢。”

我接过模型,条件反射看向穆弦,他的目光停在我脸上,幽深难辨。

等我们坐上战机时,穆弦的神色一直淡淡的,莫普则凑到他耳边低语。我知道肯定在说那天的事。

那天我答应阿道普去看望伤员,不知怎的消息传来,几乎所有飞行员都去了医务室。原本我定义的朋友间的探望,变成了“指挥官未婚妻专程慰问全体飞行员”的活动。我又不是能言善辩的人,当时窘得不行,只好连连点头微笑握手,说一些客套的鼓励的话。不过看得出来,年轻的飞行员们很兴奋也很感激。

所以他们今天才送这个礼物吗?

这时穆弦转头看着我,目光暗沉,看不透在想什么。

我开始没做声,因为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可他一直沉默盯着,我有点受不住,淡淡的问他:“有问题吗?”

他却把我从座位上抱起来,放在怀里:“谢谢你,去看望我的人。”

我没想到他这么说,心头一甜,笑了:“不用谢。”

他盯着我,目光变得灼热,我就有点笑不出来。他打开我俩的面罩,低头开始吻我。舱内静悄悄的,莫普莫林坐在前舱一言不发,只有我俩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过了很久,他才松开,将我扣在怀里说:“下次必须有我在。不可以握手,不可以站得太近,任何身体触碰都不允许。”

**

飞机停稳在一望无际的绿绒绒的草地上,我看清眼前的景色,几近窒息。

天空的底色是碧蓝的,云朵却是橙红色的,像一盏盏红灯笼浮动在半空。树干是绿的,绿得粉嫩清新,树叶却是五颜六色的,远远望去,每棵树都像一位穿着花裙子的美人。

嫩黄色胖乎乎的巨鸟群咕咕咕叫着从头顶飞过,白色的幼犬群趴在山坡顶上呆呆望着我们。远处还有一片湖水,蓝得幽深。水底不知什么东西,密密麻麻闪闪发光,就像天上的繁星已经沉入水底。

但这都不是让我最惊讶的。

我看着半空中悬浮的熟悉房屋:“这是……”

莫林得意的解释:“家里配备了超光速跳跃引擎。你们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他的话本来无心,但我听得心头一暖,下意识侧头看向穆弦,他却看着前方,眉头微蹙。

我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房子门口那些白毛毛肉呼呼、蓝眼睛小短腿的鬓绒幼犬。

好可爱……

“已经挑选过。”莫普平平稳稳的声音响起,“都是雌犬。”

穆弦的眉头瞬间舒展,我期盼的看着他,他微微一笑,乌黑的眉目在落日的余晖中跟水墨画似的,生动醒目。

“让莫林陪你去。”

我顿时了悟——他不愿意接近其他雌性。可那些看起来那么小啊,最大的不过足球大小,最小的只有我巴掌大。不过不管他了,我和莫林兴冲冲的跑向幼犬群。

它们并不怕人,歪着脑袋看着我们,“汪汪汪”的叫声跟婴儿似的。莫林拿来些食物,很快就获得信任,它们开始舔我的皮鞋,舔莫林的金属脚丫。莫林呵呵呵笑,装作很痒的样子在地上打滚,结果十多只幼犬齐齐一愣,同时卧倒在地,也学莫林的样子,打滚耍赖。我哈哈大笑,也好想打滚,但是想到穆弦就在身后,还是拉不下脸。

回头一看,距我们不远的房子门口,摆了两张躺椅,穆弦和莫普坐在上头。阳光尽洒,穆弦的脸在金黄色光线下,仿若美玉般熠熠生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灼灼一直跟随着我。

这么遥远的凝视,忽然就令我紧张起来。好像一举一动都被他扑捉,一笑一颦都会落在他眼里。

“小姐,它们可聪明呢。你做什么,它们都能模仿。试试看。”莫林兴高采烈的说。

“嗯。”要是穆弦没在后头,我一定来一段生涩的骑马舞,让幼犬跟我一起蹦跶。可现在,我只能蹲下跟它们握手、敬礼、做鬼脸,表现得像个淑女。它们真的很聪明,一教就会。虽然没有骑马舞,但看着一堆肉呼呼的小狗先打一个滚,再一起朝你扮鬼脸,感觉也不错。

约摸是我们玩得太开心,莫普也被吸引过来。他难得的表现出活泼,跟莫林两人一组开始打滚、跳舞。小狗们纷纷模仿,我在旁边实在忍不住,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经意间回头,却见穆弦端着杯茶,静静的喝着,眼睛依然看着这边。日光已经跑到了屋子后头,他坐的地方笼罩在大片暗色的影子里,看起来清凉而安静,好像是另一个世界。

我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望着他头顶的黑发、挺拔料峭的身影,我心里冒出来一点点心疼。我不知道这心疼是从哪里来的,或许是这几天看他强撑着指挥战斗,或许是他此刻因为“忠贞”只能一个人坐在远处无法靠近我……我忽然就有了冲动,想要走到他身边,想要亲吻他。

我把心一横,一步步朝他走去,脸越来越烫。渐渐的,他的容颜变得清晰。他的目光起初很柔和,慢慢就浮现诧异。

我走到他身边,低头看着他。他的脸润白干净,嘴唇暗红饱满。

“不舒服?”他蹙眉问,身子一动似乎想站起来。

“别动。”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低哑中带着颤抖。

他动作一顿,目光越发凝重锐利。

我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一低头,就亲了下去。

飞快的含住他的唇,舌头钻进去,找到他的舔了舔,他的舌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僵在那里没动。这样的反应顿时令我生了怯意,立刻退了出来,草草结束这个吻,僵硬的直起身子,尴尬而……期待的望着他。

一抬头,就撞上他黑黢黢的双眼。那眼神简直难以形容:凝滞、了然、动容……最后只余一片深不见底的黑,灼热而锐利。

我听见自己热烈急促的心跳,慌忙转头躲避他那迫人的视线。谁知却发现那边草地上也安安静静。莫普、莫林、还有幼犬们,全都扭头,呆呆看着我们的方向。

所以……他们都看到了我吻穆弦?

我只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块烧红的铁,又烫,又僵……

“啊!”莫林忽的一声惊呼,我一愣,就看到至少有七八只幼犬,同时跃起扑向他的脸。

“哎约别舔我!啊!别舔我的嘴!这是我的初吻!”莫林呜呜咽咽喊道,莫普在旁边放声大笑,结果其他犬也同时朝他的脸扑去,但是被他眼明手快轻轻拍掉了。

我突然反应过来,哈哈笑了——一定是幼犬们看到我吻穆弦,所以模仿着去吻莫林了!他还真是遭受无妄之灾啊,一会儿肯定满脸口水,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短路……

“啊!”我腰间一紧,身子已经腾空,落入穆弦怀里——刚刚只顾着看莫林,都忘了他刚被我吻了……

他把我放在大腿上,白皙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竟像涂抹了胭脂一般……可爱。黑眸沉沉,却又清亮逼人,像是有温柔的月光洒在里头。

“你愿意了。”

我本来还在笑,闻言脸上滚烫——他是说我愿意跟他在一起?这时他把我后脑一按,狠狠亲了上来。

**

莫林来叫吃晚饭的时候,我从穆弦怀里抬头,嘴已经被他亲的红肿。莫林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我也冲他笑:“莫林,你的嘴也肿啦。”他一呆,冲进屋里照镜子了。

我笑得不行,回头一看,穆弦眸光暗沉的盯着我,脸上没有笑意。这眼神叫我莫名有点心慌,不过进屋吃饭时,他又恢复正常,表情淡淡的。所以我也就没太在意了。

吃完饭,莫普带着机器人去外围布防,莫林开始打扫屋子,穆弦看我一眼:“去洗澡。”我猜想是抱过幼犬身上有味道,他才特别叮嘱,就依言进了主卧的浴室。

热气蒸腾,我靠在浴缸里,舒服得不想起来。想起我问穆弦时他动容的表情,只觉阵阵心悸。我想我们可以这样愉快的相处下去,我能够不在意以前的事,慢慢的就能彻底接受他。我们已经有了新的开始。

就在这时,我听到已经反锁的房门,咯噔一声轻响。我浑身一僵,缓缓回头,穆弦走了进来。

高大、光~裸的身躯还沾着水珠,湿漉漉的黑色短发贴在额头上,白皙的身体泛着热水冲刷过后的微红。修长笔直的双~腿间,笨拙粗长色泽深黝的某物,直挺挺的……立着。

那双漆黑漂亮的眼眸,隔着浴室的淡淡的雾气盯着我,就像覆上了一层氤氲的光泽。我呆呆的看着他,他开口了,嗓音似乎有些低哑难耐:“我好了。你可以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支持正版订阅,这文上了首页金榜~~感谢感谢,所以今天更新了肥肥的一章,另附赠小剧场。肉会在下章或者大下章(根据老墨写的进度),咳咳,请低调。

——————

莫普莫林穆弦三人小剧场:

穆弦十岁的时候认祖归宗,皇室派人送来两个高级机器人。

穆弦拿着说明书,输入第一个机器人的性格模型:沉稳、勇敢、内敛、果断……

输入第二个时,穆王子忽然觉得有些无聊了,对照性格模型表,选择了跟第一个完全不同的特点:活泼、胆小、天真、自恋……

过了几天,穆臻指挥官(他的母亲)回到家中。当时莫普正在跟穆弦讨论多纵队远途跳跃的飞行战术,而莫林……莫林正扛着锄头乐呵呵的在花园种地瓜,扁平金属脸蛋在阳光下像一块刚刚煎熟的鸡蛋。

穆臻指挥官蹙眉,指着窗外走一步跳两步的机器人:“这是个什么东西?”

穆弦淡淡抬眸:“我的机器人管家。”顿了顿说,“有他在,很热闹。”

穆臻望一眼多年来母子相依的冷清的家,默然不语。

——————

感谢在旧文江山不悔扔雷的同学:

梅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0:48:31

感谢给本文投雷的同学们,都过来嘴一个,又有一位无名氏啊,告诉老墨是谁啊

frogbrothers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0:39:18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2:00:36

10557783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2:57:37

cc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4:14:53

清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5:00:09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7:18:57

包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0419:4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