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阴暗,夜色寂静。wWw、QuanBen-XiaoShuo、COm

穆弦高高大大站在我眼前,还是平日那清秀白皙的模样。只是眼中不再有令人心动的幽黑光泽,那里面昏黄一片,显得浑浊、懵懂,并且可怕。

看着他,我的胸~口开始发紧发疼。越来越紧,越来越疼。就像被塞进了一块坚硬的石头,疼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的穆弦,变成了这个样子。

酸热的泪水瞬间没过眼眶。我忍着泪,缓缓吐了口气。

“穆弦,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箍在腰间的手臂再次收紧,易浦城在警告我。我根本不理他,只看着穆弦。可他没说话,昏暗的眼睛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这让我有些不安,刚想继续跟他说话,却看到那清俊如玉的脸颊上,薄唇悄无声息的勾起。

他笑了。

“嗯。”他轻轻的,甚至显得有些乖巧的答道。

我心头一阵刺痛,可又觉得甜,酸涩的甜。

“疯够了吗?”易浦城冷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我心头一凛,侧眸望去,他一脸阴沉的望着穆弦:“真抱歉,我不打算死,也不会死。华遥在我手上……”

他的声音忽然一顿。

我原本心揪得紧紧的,更担忧穆弦的处境——毕竟他俩势均力敌。谁知在短暂的停顿后,他喉咙里竟然逸出嘶哑难辨的声音。与此同时,紧锁在我腰间的大手,骤然松开。

我心头一凛,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他,身体竟然不由自主从他怀中脱出,缓缓的平飞出去!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力量在推我,可我就是在飞。

而穆弦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嘴角的笑意缓缓放大,朝我张开了双臂。

他的精神力恢复了?!

我心头一喜,可又隐隐升起不安。转眼间已经到了他跟前,我把他的容颜看得更清楚了——还是平日清冷俊秀的模样,只是那双眼睛里,就像有一层层暗黄色的水波在流动。而乌黑的瞳仁并非不存在了,而是被那些光芒挡在背后,看起来很模糊,空空洞洞的,已经失去了焦距。

我的心又疼起来,那双幽暗的眼睛,也让人有点害怕。可我依旧毫不迟疑的抱住了他的腰。

他的手臂紧得像铁索,牢牢箍住我。我整个人被他抱起来紧贴着,双脚已经离地。感觉到他胸膛里沉稳有力的心跳,感觉到他温热熟悉的气息,我心头阵阵悸动。

不对,易浦城呢?

我连忙扭头:“易浦城……”后脑却被他的手扣住动弹不得,他一低头,重重吻了下来。

“易……”我艰难的发出声音,到底什么状况我还没搞清楚。

他用那双浑浊的眼看着我,声音低沉有力:“吻我。”

我还想说话挣扎,忽然身子一僵。

动不了了。

手腕、脚踝、脖子,甚至脸,仿佛都被无形的绳索缠住了。我根本无法回头看易浦城,也不能挪动半点。只能悬浮在空中,僵硬的保持抬头的姿势,迎接他强势的吻。

他已经很久不对我使用精神力了,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吻……

他的占有欲更强了。

他闭着眼继续在我唇舌间肆虐,这个吻凶狠得叫我全身发颤,甚至莫名有点害怕。

过了很久,他才意犹未尽的移开唇,盯着我轻声问:“喜欢吗?”

我一怔,他问这个吻?

我缓缓点头。

他嘴角一勾,淡淡的笑意就像微风拂过脸颊。

“我也喜欢。很喜欢。”

看到他孩子一样温和的笑颜,我的心就像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疼,心酸,还有点凉飕飕的害怕。

他又柔声说:“杀了他,我们再继续。”

我一愣,也发觉自己能动了,立刻转头看着易浦城的方向。

这一看,呼吸一滞。

易浦城不知何时已经悬浮在半空中,眼神阴狠无比的盯着我们。但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糟。身子僵硬的呈大字型张开,俊脸更是涨得通红有点发紫,额头青筋暴出,仿佛正被人掐住脖子,不仅发不出一点声音,呼吸也显得急促而艰难。

他要死了。穆弦会杀了他。

我怔怔望着他,只是他死之后,这里就剩我跟穆弦。要怎么劝穆弦想办法跟我出去?而且……我们还有可能出去吗?

这时,穆弦微抬起脸,似乎盯着空中的易浦城。突然,空中蓝光一闪,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根银白色的金属柱?那柱子顶端十分尖锐锋利,柱体有人的大腿粗细。

我脑子里忽然一个激灵,这是……

不止精神力。穆弦不止恢复了精神力。

这是穆弦按照意志造出的东西。

他已经可以控制这个空间了?

我还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尖柱“呼”一声,就朝易浦城飞去!

“唔……”易浦城闷哼一声,脸色大变。那柱子尖端瞬间没入他的腹部,竟将他直直撞到后面的一棵大树树干上。“砰”一声,那柱子将他跟树刺了个对穿,钉住不动了!

我悚然一惊,胃里顿时有点难受。易浦城双手紧紧抱住插~入腹部的柱子末端,俊脸紧绷而狰狞,额头大滴大滴的汗水往下掉。我甚至感觉他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你……”我看向穆弦,“给他个干脆吧。”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易浦城似乎抬头看向我这边。

可穆弦缓缓转头看着我,眸中幽光闪耀。

“你关心他?”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我连忙摇头:“当然没有!”

他看着我,沉默片刻,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他刚才抱过你。华遥,只有我才能抱你。”

我心头一震。我熟知他的性格,这个反应,表示他很生气。还没等我说话,他已经转头看着易浦城。

然后那根柱子,倏地从易浦城腹部拔了出去!瞬间带出一片鲜血、肉块和金属,易浦城痛呼一声,跌落在地面上,不动了。而那根柱子忽然原地拔高,一下子升到几十米的高空,而后对准易浦城,骤然下落……

我不忍看如此血腥暴戾的一幕,转头盯着穆弦。他笔直的站着,侧脸看起来平静又冷酷,双眼满是浑浊的金黄色光芒……

光芒一暗,暗如流水。

我一怔,就看到穆弦还是安静的站在原地不动,可那双眼就像忽然熄掉的两盏明灯,瞬间暗沉——那些黄光消失了!漆黑的眼珠赫然显露出来,但是里头依旧凝滞空洞。

我心头剧烈一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恢复正常了?

忽然,我感觉到头顶一暗,眼角余光竟瞥见蓝光一闪,那金属柱消失了!

就在这时,穆弦的身体突然原地剧烈的颤抖起来,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握住肩膀,拼命的摇晃着。而他面容沉静、目光空洞,就跟个傀儡一般。我只吓得魂飞魄散:“穆弦!”想要抱住他,可又怕得不行。咬牙把心一横,伸手抱住他的腰。

可他竟似全无知觉,依旧原地颤抖着,看起来恐怖极了。我吓得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闭着眼抱着他的腰,根本不敢看他。

突然,他停止不动。紧接着,整个身体的重量朝我压过来。我一下子被他带到地上,再看过去,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竟似全无知觉,只有胸膛还轻微起伏着。

他晕倒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魂未定的爬起来,呆呆的看着他。

难道他运用精神力过度,所以才晕倒?

我等了一会儿,他还是没动静。我又怕又难过,爬过去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森林里重新恢复了幽静,黑黢黢的一片。穆弦和易浦城仿佛两具死尸,全无动静。只有我独坐着,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一道模糊但是洪亮的声音,骤然从头顶传来。

我骇然一惊,心扑通扑通的跳,抬头看着镶满裂缝的天空,是莫林的声音吗?还是我的幻觉?

“小姐!”这次莫林的声音更清楚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听到他的声音,但我的心头已经升起狂喜,松开穆弦站起来,大声喊道:“莫林!你在哪里?”

可他好像听不到我说话,因为他略显焦急的说:“小姐,时间紧迫,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请仔细听我接下来的话。”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最后机会!我们还有机会出去!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快如鼓擂。

他的声音快速、清晰、凝重,全无平日的嬉笑活泼。

“一、你们三人的躯体,正在帝都皇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刚刚我们检测到指挥官脑死亡的速度惊人的加快。迫不得已冒险对他的身体实施了磁力震荡,使他的意识陷入短暂昏迷;

二、你们三个人都不能死,必须一起离开空间。任何一个死了,都会导致空间瞬间崩溃;

三、明天这个时间,我会对指挥官再实施一次磁力震荡,强度会更大,他至少会昏迷一个小时。你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把他和易浦城带到空间的边沿地带——那是一片海洋。但是切记,绝对绝对不能让指挥官察觉。这是你们从虚拟空间逃脱的最后的机会。

四、你们在边沿地带会遇到……”

我正紧张的听得聚精会神,莫林的声音就像被划破的唱片,倏然变得尖细沙哑走音,随即缓缓消逝在空气中,什么也没有了。

我呆呆的盯着空荡荡的天空,第四呢?还有第四啊,他还没说完!

“你在跟谁说话?”清冷的声音骤然在身后响起,我浑身一抖,转头便看到穆弦抚着额头,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睁开的双眼昏黄而氤氲,脸色阴森的望着我。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写得不太顺,改了很多遍,让大家久等了,非常抱歉。祝大家周末愉快,明天争取多更一点。抱歉抱歉。

感谢投雷和扔火箭炮的同学,真是破费了:

阿基米德小叶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720:08:01

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721:23:27

水秀山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723:19:45

樱桃肉丸子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01-1723:28:18

t88502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723:35:13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810:42:09

龙蛇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811:54:31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812:37:10

云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819: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