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澄澈,阳光下的草地,像嫩绿的丝绒,一直铺向远方。wWW、QuAnBen-XIaoShuo、cOM我坐在褐色长椅上,周围是优美的白色宫廷建筑,错落矗立在草地碧水之间。

今天是我醒来的第二天,穆弦还在沉睡中,我们在帝都的皇家医院里。因为在**躺了太久,按照医嘱,我得充分活动、晒晒太阳。

莫林盘腿坐在我面前的草地上。不过他的全身被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扁扁的脸。据说是因为恒星黑子活动依然频繁,对机器人干扰较大。他怕被晒伤老化,所以全副武装着。

“小姐,有件事需要你的授权。”莫林小声说,“我想把指挥官苏醒过程的电视直播权,卖给帝都独立电视台。”

我很意外:“为什么?”让全世界看到他醒来,穆弦肯定不喜欢这种事。

“因为经济压力。”莫林无奈的说,“这次造空间,花费了200亿帝国币,财政部只给报销60%。而一个转播权能卖10亿。”

我吃了一惊。要知道穆弦的全部家当也就100亿,这么算下来,我们可是所剩无几。

“好,我同意。”我当然没有任何犹豫,“穆弦醒了,我会跟他说。”

莫林顿时喜笑颜开:“谢谢你小姐!”又顿了顿,有些愤愤的压低声音说:“听说易浦城连续接受采访,已经赚了10多亿了!这只臭狐狸!”

我一怔。

据说我醒来后两个小时,易浦城也在另一间病房苏醒。不过他立刻被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押往帝都高级监狱。

莫林说,虽然我跟易浦城的精神力微乎其微,但还是会对空间产生难以预知的作用。安全起见,当初才要求我们三个一起活着离开。

不过,易浦城现在活得可比我预想的滋润得多。今天在电视里,我就看到他穿着黑色囚服,坐在帝都监狱的重犯室,一手咖啡,一手香烟,噙着笑容,对镜头侃侃而谈。

“我跟他们在虚拟空间里合作很愉快,一起度过了很多难关。”

“是的,我救过诺尔的命,遥遥……对不起,是王妃殿下,她也把我当成亲生兄长一样敬爱。”

“我认为现在帝国将我囚禁,是很合理的行为——毕竟我们曾经有过间隙和误会。不过,重要的是将来。”

……

他之所以这么受媒体追捧,是因为我们的事,已经在斯坦帝国,甚至整个银河联盟,都造成了轰动。无论哪个电台、频道,都在追踪报道我们的消息。

大家如此关注,只因为历史上,还从未有人用精神力造出如此强大的空间。一些舆论甚至还评论,穆弦是“伟大的新能量时代”到来的标志。

现在穆弦还处于晕迷中,我当然也不会公开接受访问,易浦城成了唯一的发言人。不过我没想到,他身在囚笼自身难保,居然还不放过任何敛财的机会……

“易浦城现在怎么样?”我问莫林。

莫林哼了一声说:“听说臭名昭著的银河系雇佣军总指挥部,已经送来了书面的和平协议。今天上午,易浦城会跟帝**方进行紧急会晤——这个人真是厚脸皮。”

我并没有太意外。

易浦城多狡猾的人,穆弦要是醒了,他能不能走,可就不好说了。

***

结果次日一早,就传来易浦城代表其麾下十万雇佣兵,与帝国签订和平协议的消息。看着电视镜头里,易浦城一身崭新军装,跟个英雄似的朝民众挥手、朝镜头飞吻,我只觉得……无语。

莫林更是忿忿,据他得来的“可靠的小道消息”,易浦城能打动帝**方,最主要的原因,并非他提出的和平条件有多好,而是因为他“无意间提及”,所掌握的“**机械改造技术”,是某位时光之族的后人传授给他的,他自认为是时光之族的奴仆。

对于这个神秘的、近乎无所不能的种族,整个银河系都抱着复杂的态度。所以在他表明这一层身份后,帝**方沉默了、妥协了。

用过早饭,莫林就离开了。我一个人坐在摆满仪器的超大病房里,望着穆弦的睡颜。

想起我在空间里对他说过“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我的心就阵阵悸动;再想起我生平第一次主动在**引导他,我的脸甚至微微发烫。

等他醒了,想起这些事,想起我们对彼此说过的那些话,会很愉悦吧。

然后他会不会又用那双锐利的、沉黑的眼睛盯着我?

会不会对我更加炽热和……沉迷?

我牵着他的手想来想去,居然想得心跳加速脸颊滚烫。心里甜丝丝的吻了他一阵,才下楼去散步。

穆弦的病房外,还有好几个附属房间。医学专家、精神力专家随时候命;还有一个房间里,坐着媒体记者。

我一出房间,就看到莫普站在走道里,微笑着跟高挑纤细的女机器人记者在交谈。看到我,他大步迎上来:“我送你下楼。”

正是傍晚时分,晚霞将绿草照得闪闪发亮。我跟莫普在草地坐下,他沉静的说:“别坐太久,指挥官随时会醒来。”我点点头,也被他说得有些紧张起来。

“易浦城已经被释放了。”莫普说,脸色不太好看。

我点点头:“电视看到了。”

“真可惜没能杀了他。”莫普淡淡的说,“和平的代价是放虎归山。”

听他提到易浦城,我脑子里首先想起的,却是我们逃亡那晚,他拧着浓眉光着膀子,拼命划桨的模样,又英俊又狰狞。

我笑道:“其实易浦城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就是太唯利是图,也没有道德观。”

莫普疑惑的问:“没有道德观,你还说他有意思?”

莫普生性严谨正直,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概括易浦城这个人,想了想说:“他是个枭雄……亡命之徒?”我摇摇头笑了:“总之对他还是敬而远之好了。”

莫普站在我背后,并没有马上说话。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他说:“对了,今早释放易浦城时,他说有句话带给你。”

易浦城带话给我?我转头看着他,惊呆了。

“以银河系雇佣军团的名义起誓,如果有一天你跟诺尔离婚,易浦城不介意给你一个更盛大的婚礼。”

低沉的嗓音、含笑的语气。

暗灰色军装、窄瘦的机器身躯上,缓缓抬起的墨黑双眼,淡红薄唇,还有英俊又邪气的脸庞。不是易浦城是谁?

此刻他正眯着眼盯着我,似笑非笑,不怀好意。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我有点害怕起来,往后退了两步。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声音,脚步声也纷沓而来:“小姐!”

“是易浦城!抓住他!”

十多个身影从各个方向围了过来,正是莫林莫普他们。

我看到这架势,也不慌了。可易浦城比我更镇定,居然摘下军帽,朝我缓缓鞠了个躬,慢条斯理、清楚洪亮的说:“有一点你说错了,对待女人我特别有道德。记住,打算二婚的话,第一个考虑我。”话音刚落,他拔腿就跑!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跟个鬼影似的,“蹭蹭蹭”不知怎么就跑出了莫普他们的包围圈,跑到前方白色建筑背后,不见了身影。

警铃大作,无数荷枪实弹的士兵包抄过去,枪声四起。过了一会儿,却看到一架黑色骷髅头战机——雇佣兵战机,倏地从建筑后头冒出来,宛如钢铁苍鹰一飞冲天,璀璨的银光一闪而逝,天空中已经空空荡荡——它跳跃逃走了。

医院在短暂的混乱后,迅速恢复了宁静和秩序。我被莫林跟十多个机器人卫兵护卫着,往身后的建筑走去。走了几步,我忍不住看向已然寂静的天空,易浦城这个人还真是……

忽然间,我感觉到身子一轻,低头一看,双脚离地了。空气中像是有股无形的柔和力量,托着我往上升去。周围的士兵看到我忽然飘离他们头顶,全惊呆了,莫林一下子扑上来,抓住我的双脚:“小姐、小姐!”

“一定是易浦城的诡计!”有人喊道,“戒严、戒严!”

“不,没事!”我连忙阻止他们,“不是易浦城,是……”

这熟悉的感觉……

我抬头望向身后白色小楼上,那扇洞开的窗户,嫩黄色窗帘正随着晚风轻轻飘动。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那是穆弦的力量。

莫林一愣,马上明白过来松开我,哈哈哈大笑着朝小楼冲去:“一定是指挥官醒了!”他这么一喊,不远处的莫普撒腿也往小楼跑去。其他士兵们一阵欢呼,都涌向了小楼楼下,朝上张望,医院的铃声再次大作。

这时我已经缓缓飘到了窗前,晚霞在屋顶后绚烂掩映,深黄色的阳光温柔的洒满窗棂,屋子里格外明亮宁静。

我的心跳得极快,脸颊也烫得厉害。好想见到他,好想马上抱着他,告诉他我有多想他。

病房更像一个宽阔的大厅,他就睡在正中间,被许多高大的仪器包围着,看不到身躯。我飘进了窗户,以为他会放我下地走过去,谁知身体还是被控制着,绕过家具继续往他飘去。

我忍不住想笑。

终于,绕过了那排金属仪器,我到了他的病床前,这一看,我愣住了。

没醒。

笔直平稳的睡姿,白皙的脸颊,安详的眉眼。他的呼吸均匀而悠长,明显还在沉睡。

这是怎么回事?

“穆弦?”我轻轻喊他。

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环绕着我的力量忽然加重,我原本是直直的站着飘,立刻被转了90度,脸朝下、身体变成了横着。然后轻轻的、轻轻的往下沉去……

正面,落在了他怀里。

他的容颜依然沉静而安详,心跳平稳有力。

我怔怔的看着他。

这是他睡梦中的精神力吗?想要……抱着我?

整个胸腔仿佛都变得软软的,甜甜的。我只觉得自己的笑容完全止不住,把头埋在他怀里,闻着他的气息,好舒服。

“哗啦”一声,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小、小姐……”

“指挥官醒了吗?”

好几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知道一定是闻讯而来的医生,还有莫林他们,连忙答道:“还没醒。”想到自己这个姿势趴在穆弦怀里,被这么多人看到,脸上更热了,连忙想要起身……

动不了。

完全动不了。被他又用精神力捆住了。双腿跟他重叠着,手只能放在他胸口,整个身体都紧紧的贴着。

“穆弦你放开我!”我连忙小声在他耳边说,“好多人来了。”

没反应。

我尴尬极了,可莫林莫普,还有一堆医生,已经走到了病床前。几个医生开始查看仪器数据,莫林捂着嘴,一边笑一边说:“咳咳……小姐,你先下来,这样压着指挥官,没法检查了。”

他的声音很响亮,立刻有人笑出了声。我又好气又好笑,压低声音跟他说:“莫林,我被他的精神力锁住了,动不了。”

莫林一怔,身边的莫普已经咧开嘴笑了。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医生检查完设备数据,走到莫林面前:“精神力活跃度正在加强,这是苏醒的前兆。我相信一个小时内,殿下就能清醒过来。”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全都低声欢呼、击掌庆祝。那老医生又看一眼我,小声问莫林:“王妃……不肯下来?”

我转头看向一边,只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

过了一会儿,估计是莫林跟大家解释清楚了,医生们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准备着。唯有我还重叠在穆弦身上,动弹不得。不过很快我就不尴尬了,反正都是些熟人,而且他醒来第一眼就会看到我,一定很高兴。

我索性安安心心趴着,开始期待。

“精神力数值已经恢复正常。”医生的声音沉静中带着激动,“随时都会醒了。”

“记者可以进来了。”有人说,然后门响了一声,又有人走了进来。

我原本紧张的期待着,闻言浑身一僵——记者?全球、全银河系直播?

“喀嚓!喀嚓!”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到了闪光灯的声音,然后有个好听的女声响起:“王妃这是……某种仪式?”

“不、不是!”我想要转头,可是脖子也动不了,连忙对旁边的莫林说:“去跟记者解释一下,让他们过来拍穆弦的脸,不要拍到我。”

莫林点点头,刚要迈步,忽然间我感觉到腰间一沉,被人箍住了。

我的呼吸猛的一滞,之前的尴尬羞窘瞬间抛到九霄云外。莫林也呆住了,低头看过来。

白皙净透的脸颊上,那双修长的眼睛,缓缓睁开。黑黢黢的眼眸宛如清冷的深潭,浅浅的光泽就像柔和的水波,在其中无声浮动。

我的喉咙瞬间就堵住了,根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望着他。身后响起密集的“喀嚓喀嚓”声音,女记者的声音也隐隐传来:“帝国的子民们、所有关心诺尔殿下的朋友们,刚刚我们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

我听得模模糊糊,只怔怔的看着他,心仿佛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他也静静的注视着我,漂亮的眼睛幽深的叫人心悸。片刻后,薄红的唇角浅浅的勾起。那样柔和的笑容,就像映着波光的水面,湛湛生辉。

“我很高兴……”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一醒来,就看到你呆在我怀里。”

我心头一甜,可又觉得他的措辞哪里有点怪。稍微一想,明白过来——他看起来真的很愉悦,而且他的语气……好像并不知道,是他睡着时用精神力把我绑过来的。

所以……他以为是我主动趴在他怀里等他苏醒?

我忍不住笑了。

“指挥官……”莫林欣喜的说,“请让我们先为你检查身体数据。”

穆弦点点头,深深看我一眼,柔和的嗓音透着几分暗哑:“你先下床。检查完我再抱你……好吗?”尾音带上了几分笑意。

我的脸已经热得可以烧开水了,可现在怎么解释?只好飞快的爬下床退到一旁。周围的医生全在笑,旁边的记者对着我一顿狂拍,嘴里还在播音:“我们可以看到,来自地球的王妃、可爱的华遥小姐,她对诺尔殿下的爱,是多么炽烈而纯洁,让我们祝福他们……”

过了至少半个小时,闹哄哄的屋子才恢复宁静。医生们全走了,我把他们送到门口,莫林还体贴的反手带上了屋门。

我一转身,就看到穆弦已经坐了起来。他穿着宽大的白色病号服,衬得俊脸愈发白皙干净。那双沉黑的眼睛,正紧盯着我。

我只停滞了一瞬间,就快步朝他走去。他的眼中缓缓的浮现笑意,看着我不说话。我走到了他面前,有很多话想说,可又觉得什么都不必再说。

就在这时,腰间一紧,已经被他抱了起来,也放在病**,跟他并肩坐着。肩膀一沉,被他搂进了怀里。

我心头一荡,侧头看着他。可那沉黑的双眼实在太过锐利逼人,就像要把我望穿。我脸上一烫,低头握住了他的手。他立刻反手将我的手捏在掌心。

环在肩头的手逐渐收紧,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不用抬头,都能感觉到他沉默的、灼热而慑人的眼神,始终牢牢锁定了我。

“一出院就补办婚礼。”他低声在我耳边说。

我心头一阵热热的甜蜜,点点头,转身将他抱紧。

作者有话要说:够甜吧,哈哈哈哈

对了,我还要写个小小的剧场放在作者有话说,我先去吃饭,9点放上来。你们可以明天再来看小剧场哈!就在这个作者有话说里

感谢投雷的同学啊,破费了,亲亲

日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122:45:29

小东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123:36:55

四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200:54:51

喵喵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202:09:25

韩小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204:23:33

lily999200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211:13:51

an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219:4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