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光线很暗。Www,QUAbEn-XIAoShUo,CoM穆弦依旧笔直的坐在窗前,背后是墨色的天空和璀璨的繁星。

我打开灯,他已经走到床边,把我抱进怀里亲吻了一会儿。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眉目间似乎也有一丝疲惫。我想应该是连续使用精神力,以及通宵不睡导致的。想起莫林说检测到他的脑死亡速度加快,我的心阵阵发疼。

不过想到今晚还要冒险带他逃走,他累一点疲惫一点,对我倒是有好处。所以还是由他去吧。

“饿不饿?”他的嘴唇在我脖子上流连。我看向他背后的摆钟,半夜一点。我大概估计过,昨天莫林出现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左右。

还有三个小时。

我点点头。

他还在亲我的耳朵,头也不抬,手在空中轻轻一挥,蓝光闪过,香喷喷的一桌饭菜出现在我面前,还都是我喜欢的菜色。

我早已饥肠辘辘,拿起筷子就吃。只是想着这一切都是假的,难免心情复杂。

“你不吃?”我看向穆弦,顿时脸颊一热——他居然正在低头解我的睡衣、目光专注的端详着。

“不吃。”他的神色淡淡的,手已经覆了上来。

这段饭吃得我浑身难耐。可穆弦显得很认真很有耐心,自顾自垂眸,安安静静抚摸着、逗弄着、舔舐着,就像是对我的身体玩上了瘾。

看着他一脸清冷的做着这种痴痴迷迷的事,我越发心疼。

快速吃完饭后,我心想不能再拖了,还有几件事要准备。刚想对他开口,他却松开我,起身穿衣服。

“我们去森林。”他淡淡的说,“易浦城应该修复得差不多了。”

我一愣——所以他要按照我昨天的话,去把易浦城再打一顿?不行!他今天要是又把他打残,等会儿我一个人,怎么把他们两个大男人带走?

必须有一个健全的易浦城,帮我一起把昏迷的穆弦弄到大海里。

我得拖延他。

这时穆弦已经穿戴整齐,转头看着我。我心念一转,说:“可是你还没吃东西。”

他微笑摇头:“我不饿。”

我拿起桌上的一块面包站起来,送到他唇边:“别不吃东西。我喂你。”

他静静看了我几秒钟,看得我有点心虚——他不会看出我的意图吧?

下一刻,他却把帽子一摘、手套脱下,重新坐回椅子,把我抱起放在大腿上,就着我的手吃了起来。那双昏黄的眼始终盯着我,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

他很高兴,并且似乎忘了还有易浦城的事。

我又忐忑又心疼,柔声说:“你喜欢,以后每天我喂你吃。”

“嗯。”他的眉目更舒展了。

我一边喂,一边在心里盘算。

昨天我想过了,有三件事必须准备:

一是莫林说让我们去空间边沿——一片海洋。这个村落背后就是大海,可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别的海洋?莫林约定的地点,是不是这片海,我必须从穆弦口中探出来;

二是要有工具去海洋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穆弦造的,必须得让他给我造一艘船;

三是说服易浦城联手。这个几乎不需要担心,以他的性格,势必利益为先。

可是一和二,还真有点棘手。穆弦虽然性情骤变,人还是很警觉精明。

“在想什么?”穆弦清冷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吓得手一抖,抬头就迎上他昏黄的眼睛。

“没什么……”我的心突突的跳,连忙从旁边拿起一大块他最喜欢的生牛肉,掩饰自己的慌乱。谁知手腕一紧,被他捏住了。

“说。”他盯着我。

我心头一惊,下意识就把头往他怀里一靠,避开他迫人的目光。

“我在想……”我低声、缓缓的说,“想……那场洪水,我在想那场洪水。”

他没做声。

我心头一定,语言已经清晰连贯:“昨天听你说炸弹的事,我又想起了那场洪水,也很危险,现在想起来都害怕。”

他抱着我的手臂,用力收紧:“别怕。不会再有洪水。”

我提到洪水,就是想把话题往大陆结构上引,假装有些担心的说:“你确定?上次你晕倒在海边,吓死我了。”

“我确定。”他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与他对视,而后缓缓的、轻轻的说,“今后你不喜欢的,我会毁掉;你喜欢的,我们一起建造。”

听着他低柔如水的嗓音,我的心仿佛被什么轻轻撞了一下,柔软的感动无声的冒出来,在心头蔓延。

可正因为感动,更迫切的想要带他回到现实。

回到现实,我们一起建造。我在心里轻轻说。

我冲他一笑,装作随口问道:“没有洪水了,那我们之前呆的那片荒芜大陆,还在不在啊?”

“不存在了。”

我有些好奇的望着他:“那海洋后头是什么?我一直以为是那片大陆。”

“空的。”

我心头骤然一喜,这说明屋子后头这片海洋,就处在空间的边沿,太好了!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过还不能完全确定,其他方向有没有海洋。

“哦。”我恍然点头,“你是不是用海洋把这个世界围起来了?四面八方都是水。”

他摇摇头:“一片海洋就够了。”微微一笑说,“我不希望给你重复的景色。”

我朝他微笑点头:“谢谢你,我很喜欢。”

我当然很喜欢,位置确定了,太好了。

再把话题往第二个问题引,简直是顺理成章。

我笑道:“既然有海,我们等会儿去钓鱼好不好?以前看别人出海夜钓,好像很有意思。”

他点头:“好。”

我简直心花怒放,心想不如说服他把易浦城带上,丢到海里喂鱼。正斟酌开口,却听他说:“不过今天不行。”

我一僵,他继续说:“现在海洋是空间的边沿地带,不太稳定。过几天我在海的那边建好岛屿和大陆,再带你出海。”

我心头一沉,如果建好岛屿大陆,那么海洋就不是边沿了,而且也过了莫林约定的时间。我还没想出对策,他已经松开我站起来:“该去森林了。”

屋外星辰漫天、河川寂静。远远望去,幽深的森林仿佛笼罩在迷雾中,漆黑阴冷。穆弦牵着我的手,缓缓朝前走。我的心里跟打仗似的,翻来覆去想办法。

我不敢再提出海了,怕他察觉。可没有船怎么办?

“喜欢吗?”他低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一怔,循着他的目光,看向天空中迷蒙灿烂的星云。

“喜欢。”我喃喃开口,“我可以隔得更近去看吗?”

他点头:“我把它们拉下来。”

我连忙摇头:“不,那多没意思。我想到天空中去看。”我看着他,笑着说:“穆弦,造一艘飞机吧。当成新的天使号。”

没有船,飞机是不是更好?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你想飞?”

我点点头,抱着他的腰:“整天走路,脚也很痛。”话音刚落,双脚已经离地,他垂眸看着我:“不需要飞机。”

我一愣,就看到地面景物开始缓缓下降,而我们身体周围浮现出淡蓝色光泽——我们在升空。

“我带你飞。”他从背后把我抱紧,“去任何地方。”

***

我们只飞了几分钟不到,周围的星空仿佛超光速跳跃般,瞬间变幻了几次,我们就已经身处灿烂的星河中。

隔近了看,我才知道,原来穆弦是造出了无数个缩小的星体,放在天上。绚烂的双子星在我掌心旋转闪耀,灰褐色年华柱在我脚下静静矗立,还有蓝色的地球、橙红色的太阳,都在我眼前漂浮着。

整个银河系,都在我面前。

可这奇幻般的景色,一点也没让我欣喜。我有点沮丧,没有船,也没有飞机,那怎么办?难道要游过去?

眼睛到处看着,不时对穆弦笑笑。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天顶。

是的,天顶。墨蓝色的天空,就在我们头顶上方,看起来相距不到十米,那几条淡蓝色的裂痕的纹理,都变得异常清晰。

我不由得一怔。裂缝外,是不是就是真实世界?

“你不会再听到那个声音。”淡淡的嗓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心下骇然,转头看着穆弦。

他正低头看着我,白皙的脸庞,在星光照耀下,就像美玉一般光泽柔润。可那双眼,却依旧暗沉昏黄。

他说……“那个声音”,他昨天听到了多少?

“我加固了空间。”他的声音很低柔,“不管那个声音是谁,你都不会再听到。”

我的心重重一沉,后背阵阵发寒。我勉强笑道:“你真的听错了,没有声音。”

他看着我不说话,只看得我心惊肉跳。过了一会儿,他把我轻轻一搂,只淡淡的说:“我们下去。”

我把头埋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根本不敢看他。太吓人了。他到底知道多少?他是不是已经察觉我的意图了?莫林说过绝对不能让他知道?那我们逃跑的计划,是不是泡汤了?

不,不对。我脑子里一个机灵,他说“不管那个声音是谁”,说明他没听到我们的对话内容,只是起了疑心。

我们还有希望。

可还是不对。

刚才我试图要船、要飞机,都被他轻描淡写挡了回去。之前我以为只是巧合,可如果他昨天就已经对我起了疑心……

他察觉了。

他知道我想逃走了。

刚刚对我说的话,分明就是警告。

我靠在他温热的怀抱,忽然觉得全身发冷,冷得胆战心惊。

可现在的他意识混乱,对我的占有欲近乎癫狂,为什么察觉我想逃走,却没有任何举动?

我曾经试想过,万一被他识破,会有什么后果——也许会被囚禁,也许会被加诸更加疯狂强势的性~爱。可现在,他却放任我跟他在空间里自由行走。

为什么?

我心头悚然一惊。

他在等待,他在试探。他还不知道,外面的人想怎么把我带出去,所以在静观其变。

他是不是打算等我们开始逃亡后,再给与痛击?

我只觉得全身都在冒冷汗——一定是这样。

我不知道莫林还有什么安排,也不知道到达海洋后,还要做什么。可我现在只担心,外头的人苦心安排的最后机会,也会被穆弦伺机而动、彻底扼杀,从此断绝我们逃出这个世界的可能。

恍惚间,我们的脚下已经是一片茂密的树冠,离地只有十多米高了。我心乱如麻的看向穆弦——他的侧脸清冷俊秀,看起来还很平静。

“喜欢吗?”他露出浅浅的笑。

我心里七上八下:“什么?”

“星星。”

我点点头:“喜欢。”

“以后我教你造星。”他淡淡的说,“等我把外面的麻烦处理完。”

我只觉得心头一股寒气往上冒,他静静的看着我,昏黄的眼看起来冷酷又阴森。

我勉强开口:“好……”

我的话没说完,因为他的脸色居然大变,眼中原本满满的金黄光泽,突然一闪而逝,漆黑而呆滞的眼珠赫然显露出来。

我心头剧烈一震——是莫林!约定的时间到了!

转眼间,穆弦的身体又开始剧烈的颤抖,原本锁在我腰间的手,突然就松开。我在短暂的紧张后,吓得魂飞魄散——我们还在空中!这个时间也太不巧了!

我一把抱住穆弦的腰!可没用了!之前托着我们的柔和的精神力陡然消失。我俩从离地七八米的空中,直直向下坠去!

“啊!”我一声尖叫,双腿在风中抑不住的发抖,心里又绝望又委屈——要是摔断了腿,还怎么带他出去!

“呵……”一声低低的嗤笑从下方飘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陡然感觉到一股大力箍住了我的腰!下坠的势头戛然而止!

没有预想中的骨裂撕痛的感觉,却落入了个温热的怀抱中。

黑夜星空背景里,易浦城微眯着眼,低头看着我,深邃墨黑的眼睛亮得像星辰。

我一愣,大喜过望:“易浦城!”

他点点头,却不答话,把我往地上一放,低头看着怀里的穆弦——原来他同时接住了我们两个。看着他阴测测的目光,我吓了一跳,连忙说:“易浦城,你听我说,时间紧迫……别!住手!”

来不及了。

他抓起穆弦的背,往空中一丢,一脚狠狠踢在穆弦身上。穆弦的身体被踢得翻滚着横飞出去老远,“砰”一声撞在树上。

还没等我呼叫怒骂,他又一个箭步冲上去,把穆弦提起来往肩上一抗,转头看着我,脸上已经有了隐隐的笑意,看起来有点阴狠,又有点解气的样子。

“走,去海边。”他的声音却是低沉有力。

我一怔,他看我一眼,言简意赅:“昨天我都听到了。”

我顿时明白——敢情昨天我跟莫林对话的时候,他就苏醒了,只不过一直装。果然够狐狸。

他现在出现得这么及时,只怕是身体恢复后,早就在暗中窥探我们,等待莫林的时间到来。

不过……

我望着他沉静的侧脸、锐利的眼神,虽然刚才踢穆弦让我很不舒服,但现在逃亡为重,而且穆弦打他打得更重。他出了气之后,能够不计前嫌的配合,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好在海岸线并不远,我们一路都没有废话,小跑着到了海边。夜色里海浪澎湃、水面暗黑。他把穆弦往沙滩上随意一丢,高大身躯矗在我面前,盯着我:“船在哪里?”

我微微一僵:“没有船。”

他一愣:“飞机?别告诉我什么都没有。”

我只得点头:“什么都没有。”

“我靠!”他一把揪起我的衣领,显然他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你他妈把他迷得三五六道的,就不知道问他要艘船,要架飞机?他手一挥就造出来了!”

我看着他紧绷的脸颊,阴沉的黑眸,摇了摇头:“我要了,他不给。他已经察觉到我们要逃走了。我觉得他是在等我们逃了之后,打算一网打尽。”

易浦城一愣,松开了我,扫一眼地上的穆弦,沉默了几秒钟,转身走向沙滩后我们的家。

“你去干什么?”我急忙问,穆弦一个小时可就会醒过来了。

“老子能怎么办?扯块屋顶下来当筏!”他低吼一声。

筏?

我连忙问:“要我帮忙吗?”

“省省吧。”他不太客气的说,忽然,他脚步一顿,转头看着我,这一次语气却很凝重。

“就算你这个疯子老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我们也没有其他路可走。”

我看着他近乎冷漠的脸庞,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明知前路叵测,我们也只能进,不能退了。

好在制作筏的过程还算顺利。易浦城说我们的家是用新型轻金属材料做的,密度小、材质好。他扯了半边屋顶下来,又拆了几块大大的金属板当桨,就把穆弦丢上去,我也坐上去。他用力一推,我们就离开了岸边。他站在水里,一直把筏推到足够深处,自己才翻身也坐了上来。到这个时候,穆弦已经昏迷了25分钟。

“我们往哪里划?”我问易浦城。

“笔直向前。”他冷声答道。

夜色下的海面一望无尽,就像一头深黑的巨兽蛰伏在我们脚下。幸运的是,越到海洋深处越平静,一点风也没有。易浦城就像一只卯足了劲的马达,把几只桨舞得翻飞。多亏了他的机器人体质,我们的桨快得像艇,海边的树林和房屋,很快就远得看不见了。

可是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抱着穆弦坐在筏的正中。他依旧沉睡着,白皙的脸颊在星光下光洁而美好。可我很怕他忽然就睁眼,睁开那双昏黄的眼,然后我们就会被他拖进虚拟的深渊。

不要醒,不要醒。我把他抱紧,在心里默念,让我能够带你回去。

“看到了吗?”易浦城忽然粗重的喘着说。我一愣,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只见黑黢黢的一片。我摇摇头。

他已经打了赤膊,结实的胸膛全是汗水,眼睛直勾勾盯着前方,手里的桨更快了,声音中也有了喜意:“要到了!”

要到了?

我开始还有些不解,可过了几分钟,我也看清了。

“那是……”我欣喜的说,“空间边沿!”

“哈哈!”易浦城大笑着,奋力再往前划动几下,我们的筏“嗖”的飙出去,就像是撞到了无形的墙壁,轻轻一响,停住了。

我抱着穆弦,看着眼前奇异的景色。

下方深黑的海水,头顶灿烂的星空,仿佛在我们前方这个断面,骤然消失。而整个无形的断面之后,是我曾经在那座神秘城堡见到的,深灰色的、无边无际的虚空。暗色的亮纹在虚空中闪烁、浮动,混沌一片,无边无际。

我俩静静的看着,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问:“接下来怎么办?”

“鬼知道。”易浦城也在筏上坐下,眼神阴沉难辨。

我又看一眼手表(这是今天出门时专门找出来带上的),还有十二分钟,穆弦就要醒了。

可我们只能等待。天地无声,水面死寂。整个世界仿佛随着穆弦的沉睡,也宁静下来。我再回头望去,星空、森林、大地,竟是那样安详而幽美。

“华遥!”身旁的易浦城忽然站起来,看着那片虚无。我回头一看,也惊呆了——

水面。

在那个断面背后,在无尽的虚空里,居然也缓缓浮现出水面。水面一点点扩大,虚空一点点消失,然后出现了天空、繁星……看起来就像我们的空间,朝那个方向继续蔓延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压低声音问,看着对面的景物还在一点点增加。

易浦城没答,而是伸手触向原本的断面。

断面消失了,他的手伸进了前方那片水域。

他眸中精光一闪,倏然笑了。

“哈。老子知道了。想出这个点子的,真他妈是个天才。”他说,“他们一定是用电脑,在穆弦空间的边沿,造了个一模一样的空间,以假乱真,接我们出去!”

我一怔,恍惚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不是很清楚。

它们出现的速度很快,才十几秒的时间,整个虚无都被填满。一片广阔无边的水域,呈现在我们面前。

就在这时,我忽的听到怀中一声嘤咛,只吓得心惊肉跳。低头望去,穆弦眉头微蹙,睫毛微颤。

他好像要醒了!他竟然要提前醒了!

“快!”我大喊一声,易浦城拧着浓眉,奋力一划,我们的筏瞬间就朝新的空间冲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保证,明天一定结束掉这个空间的情节,绝对保证!老墨也不想拖,实在是好多东西要交代清楚对吧。明天一定结束这个空间的故事,大家就不用再揪心了。

先放上来,我还要修改,一会儿会伪更哈。今天写了这么多,快表扬我。

感谢扔雷、扔手雷,还有多次给老墨扔雷的同学,真是破费了。还有一位同志名字没显示,是谁啊

木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920:56:58

tor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1-1921:10:48

如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921:55:59

kell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922:58:00

tongappl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923:11:59

王淼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002:32:16

lily999200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008:39:29

junek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011:04:05

raor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013:51:21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018: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