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铺满正殿的台阶,白衣侍女们微笑得像天使。wwW、QuanBen-XiaoShuo、coM穆弦带着我拾阶而上,迎面便看到阳光灿烂的大厅内,已经站满了人。

众人衣冠楚楚,言笑晏晏,许多人穿着军装、佩戴徽章,应当都是帝国的军政要员。在他们的注视下,我的脸颊有些发烫。

皇帝靠坐在最里的古朴的白色石榻上。他今天也穿着白色军装,容颜依旧憔悴,目光依旧锋锐。

柔和的乐声响起,穆弦单膝跪地,我屈身行礼。皇帝露出愉悦的笑意,朝我招了招手。我起身走到他面前。

他居然拿出个红包,上面还印着烫金的“囍”字。

“遵循地球习俗。”他笑着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我一半的私人财产。”

我受宠若惊,心想皇帝果然什么都知道,包括我们捉襟见肘的家庭经济危机。而且,他很喜欢穆弦这个小儿子啊。

“祝愿你们永远幸福。”皇帝微笑着说。

我们第二个拜见的,是大皇子塔瑞殿下。他是个温和、俊朗的金发青年,拍了拍穆弦肩膀说:“优秀的男人必须无条件善待妻子。”穆弦点点头,微笑着跟他拥抱——看来他们关系很好。

塔瑞殿下又看着我,居然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个“百年好合”的红包。他的笑容略有点羞涩:“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是我的一些私人藏书,”

我有些意外。但他的表情温和真诚得叫人心神舒畅,我想他果然是个质朴的人,有些感动的接过:“谢谢。”

不过几天后,莫林拿着红包里的保险箱钥匙,到帝都图书馆的珍籍馆取出了这批图书,再估算了货币价值后,我就更感动了。

其他皇亲——公爵、伯爵、公主……都“遵循地球习俗”,给了我红包,大臣们也送了礼物。沉甸甸一大堆,莫林跟在我们身后抱了个满怀。趁众人不注意,我跟莫林交换了个眼色,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早知道婚礼能收这么多,我们之前几天就不必挠心挠肺的想赚钱的法子了。

谒见了皇帝后,就是斯坦星皇族古老的结婚仪式。大皇子塔瑞带着王公大臣们,簇拥着我们两人,走到了皇宫的正中心。

那是一片白色的石山。

整个皇宫都被绿树和建筑环绕,唯独这里,躺着一片晶莹而广阔的石山。远远望去,就像一只白色巨兽,匍匐在阳光下,浑身清透发亮。

这是一种古老的能量矿石,叫做“毓”。据说很早的时候,斯坦星人就是精炼这种“毓”,获得生活所需的能源。现在更多其他的高能矿石被发掘,毓也停止了开采,被保护起来。

而这一片矿脉,传说很深很深,一直蔓延到地底,跟星球地核相连。所以斯坦星人视这个地方,为他们的“根”。

塔瑞跟其他人走到石山边缘就停步了。我和穆弦必须徒步爬上石山,不能使用精神力、也不能借助工具。

等我们到了山顶,太阳升到天空最高处时,穆弦身为皇族,要用精神力激发石山的能量。据说石山会绽放非常美丽的光泽。按照斯坦人的信念,这光泽越亮、照耀的范围越大,表示得到的“真神的祝福”越多,预兆着新人夫妻将来会越幸福。

不过,石山会发出光芒的亮度,并不一定跟皇族的精神力强弱有关。以前有些皇族,精神力很弱,光芒却很亮;同样,也有一些精神力很强的皇族,激发不出什么光芒。

太阳很炽烈,石山的表面并不平整。穆弦如履平地,我却有些吃力。不多时,我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

穆弦看到我的样子,蹙眉说:“我抱你上去。”

“不行。”我挥开他的手,“塔瑞殿下说了,我们必须徒步走上去,才能得到‘真神的祝福’。”

他微微一笑:“你信?”

我也笑了:“信不信不重要。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每一件事都很有意义,我要自己做好,以后等老的时候,想起来才会觉得满足。”

他的眸色变得幽深,执起我的手轻轻一吻。

终于我们上到了最高点。穆弦抱着我,静静等待着。

“穆弦,我有点紧张……”我小声说,“万一激发不出什么光芒也不要紧吧……”

“不可能。”他打断我,语气淡然而坚定。

我微微一怔,握紧了他的手。

这时,周围传来浑厚悠远的钟声,那表示,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最高点。穆弦一低头,吻住了我,乌黑的眼睛幽深如海。而他的整个身体,开始散发出淡蓝的光泽,缓缓的向整个石山表面蔓延。我俩沉浸在蓝色的光辉中,飘渺得彷如梦境。

他一直吻着我,身体的蓝光还在加强,再加强。他整个人亮得像一个光球。我望着他在万丈光芒中宛如神邸般的清冷容颜,眼眶慢慢湿润了。

忽然,我们脚下的石山开始发光了。

那是一种不同于精神力的,洁白而纯净的光泽。像是从晶莹的石山深处透出来,起初像一片朦胧的薄雾,慢慢的越来越白、越来越厚、越来越亮。

这时,穆弦才松开我,看着石山。我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奇景。

慢慢的,那白色的光泽,与淡蓝光泽逐渐融合。它们就像一片幽蓝的雪色,遮住了眼前的皇宫,也遮住了远处的帝都城池,我们被包裹其中,什么也看不清了。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这种美丽的光泽,只剩下我们俩个。

我的心,仿佛也沉浸在这种澄澈的光辉里,变得安宁,变得柔软,变得满足。

“穆弦,我爱你。”我搂着他的脖子,声音在发抖。

他猛的挑眉看着我。

忽然,我们身旁的原本柔和的光芒,骤然变得炽亮刺眼。我的眼睛一下子眯起来,却看到那光芒就像有了生命,陡然拔高,变成一道雪亮的光柱,朝我们头顶的天空射去。

我们站在光柱的底端,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那光柱越冲越高,直插入蓝天,穿破云层,一直冲到无穷远处。

突然间,我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猛的一震,就像无形的水波,震荡在虚空里。而头顶的光柱勃然散开,就像一道辽阔而无声的冲击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各个方向磅礴而去。

整个天空,瞬间被一层平整的、半透明的、无边无际的薄膜笼罩。宫殿湖水、高楼远山,全都沐浴在薄薄的光芒中。

这时,我听到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在城中各处响起。那欢呼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最后连接成片,整个帝都,变成了沸腾的海洋。

我惊呆了:“穆弦,这是……”

耀眼的光芒中,他的五官显得模糊,嗓音却低柔得让人心醉:“华遥,这是神的祝福。”

我们从石山下来的时候,那光芒还没褪去,映得每个人的脸都微微发亮。塔瑞看起来很激动,迎上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奇迹——整个帝都,都沐浴在圣洁的光辉中!”

***

离开皇宫、坐上轿车,前往帝都和平广场时,天空中的光芒还久久未散。我挽着穆弦的手臂,整颗心还沉浸在激动中。虽说不迷信,可我一辈子都会记得,我们爱情的光辉,曾经照亮了整个帝都。

我们可能会不幸福吗?

绝无可能。

车还行驶在悬浮公路上,远远便望见下方的广场人山人海,处处是鲜花弥漫、彩带飘扬。人群的声浪仿佛要将天空掀翻。

我们的车缓缓停在广场中心的高台下,人群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呼喊:“神光!神光!”我看着茫茫人海,手心全是汗,手套都浸透了。

按照流程,穆弦会先对人群发表新婚致辞,然后我们在民众面前宣誓,就算礼成。他侧眸看我一眼:“等我。”我点点头,卫兵已经打开了车门。

“等等,这个。”莫林从军装口袋里翻出一个纸块,递给穆弦。穆弦扫一眼,接过放进上衣口袋,就走了出去。

他一下车,人群的音量再度拔高,几乎将耳膜震破。而随着他一步步走上铺满鲜花的主席台,人群反而渐渐安静下来。

我盯着他的背影,好奇的问莫林:“你给了他什么?”

莫林得意的笑:“新婚致辞啊!这是很重要的发言,是他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位皇族的表态。历史上,有几位皇族的新婚致辞写得相当精彩感人,至今还被传诵。但要是说得不好,整个银河系都会嘲笑斯坦皇族没文化。不过你也知道,指挥官实在不擅长这个……所以,我专门查了很多资料,给他写好了。你要看吗?我有复本。”

我明白了——莫林代笔了。这也正常,大概穆弦唯一提笔写过的东西,就是军令。

我接过一看:

“尊敬的皇帝陛下,我亲爱的同胞们:

在遥远的太阳系第三行星,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含义是除非恒星变成红巨星,吞噬掉行星,爱情才会终结。

我对妻子华遥,正怀着这样伟大而高贵的感情。

她虽然只是战斗力接近零的纯种人类,但在我看来,她非常美丽、善良、可爱。地球还有一句诗叫做“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里出西施”,恰好能准确描述我对她的感官……”

我看到这里,就忍不住笑了。再往下看,更是忍俊不禁。

堆砌了一些诗句后,就是琼瑶式的心理独白,什么“爱情让我变得像个无助的傀儡,苦苦压抑、备受折磨”;“爱情也让我化身无敌勇士,为她荡平一切艰难险阻,为她再造一个天地”。

……

我无奈的看着莫林:“这个真的可以吗?”

莫林点头:“当然!昨天指挥官看了,说很好。”

“我也觉得不错,文笔很好。”一直沉默的莫普开口。

我:“……”

就在这时,钟声响过,广场上肃然一静。我们全抬头望过去。

天空高远而澄澈,足以容纳二十万人的广场,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穆弦站在高台的边沿,面前是缀满鲜花的演讲台,身后是我俩巨幅悬浮照片——当然,我是带着面纱的。

高大的白色身影在人群衬托下,就像棵乔木,笔直、清冷。他静静站了一会儿,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致辞稿。

我微微一笑,想象穆弦会亲口说“爱情让我像个无助的傀儡”,就觉得不可思议。

人群也变得更静了。穆弦低头看了一会儿,忽然把稿子一折,又放进了口袋。

我一怔,身旁的莫林已经啧啧赞叹:“哇!脱稿!他背下来了!”

这时穆弦抬头看着台下,清俊白皙的容颜显得格外温和平静。短暂的沉默后,广场上空的扩音器里,响起他低沉柔和的声音。

“我很高兴,今天迎娶华遥。”

我一怔,莫林和莫普也愣住了。广场上安静得仿佛掉根针也能听见。

短暂的停顿后,他继续开口:

“华遥是我唯一想娶的女人。婚姻意味着她正式属于我,她承诺会陪伴我一生,她会生下我们共同的儿女。这对我意义重大。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一个爱人。妻子对于我来说,只是繁殖和**的需要。

当我对母亲表达这个观点时,她并没有反驳。

她只是说:在这个宇宙里,会有一个女人,让你放下骄傲。

我当时嗤之以鼻。

直到华遥在我面前流泪。

她说如果没有平等和尊重,她不会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她说如果我不是一个王子,就无法得到她。

当然,即使我不是王子,也一定会清除任何障碍得到她。但是她哭泣的模样,让我想起了母亲的话——

在这个宇宙里,会有一个女人,让我放下骄傲。

那个女人,就是华遥。

华遥很好。温柔、美丽、善良,并且倔强——她满足了我对妻子、对女人的一切需要。

但她给我的更多。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擅长跟女人相处。但她谅解了我的错误,包容我的傲慢。她用她的方式,让我重新认识丈夫的责任和义务。

她也曾经多次在军事行动中给我帮助。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上一次空间遇险,当意识混乱的我沉迷于虚拟世界时,她的选择是陪伴我,无论虚拟还是现实——我的女人选择陪伴我,无论生或死,无论虚拟还是现实。

所以,她是这个宇宙中,最适合我的女人。也是我想要保护一生的女人。

最后,我想引用一段来自地球的古诗词,结束我的致辞:

‘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不愿与君绝’。

这句话的意思是:华遥,我的妻子,即使恒星不再绽放光辉,即使行星被黑洞无情吞噬,我们也不会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