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幽深,山岭如魅。wwW。QuANbEn-XiAoShUo。cOm

坐落在山脚的学校,宁静而暗黑,只有几点灯光点缀。学生都放了寒假,一个人影也没有。

我站在小操场边的一棵枝叶茂密的桃树下,对穆弦说:“这棵树我是五年级的时候栽下的,不错吧?”

穆弦清清冷冷站在我身后,低声应道:“嗯。”

旁边的莫林忽然插嘴:“王妃殿下,你小时候的求学条件还真是辛苦啊。”

我笑笑:“这里是附近最好的学校,其实并不苦。”

我们到地球已经半个月了。

玩遍蓉市后,莫林在地图上圈了些地方,我们就开始了全球旅行。当然,有超光速战机和各地斯坦人的接待,几乎都是瞬间穿梭到目的地。

我们去了壮阔嶙峋的东非大裂谷,也去了酷冷如地狱的西伯利亚冻原,还有化石林、魔塔山……玩得最尽兴的当属莫林,其次是我跟莫普。穆弦嘛,一直平平淡淡的。这让莫林始终有点愧疚,昨晚特意唆使我问穆弦,真的没有想去的地方?

穆弦仔仔细细想了之后回答:“那就去看看你生活过的地方。”

于是今晚我们到了这里。

我十五岁前,都是跟外婆生活在老家,高中才到了蓉市。十年过去了,小镇上的一切,仿佛还随时光停滞着,没什么变化。

我们又在不算宽敞的校园里逛了一阵,我凭着模糊的记忆,大略指给穆弦看:

“一到课间,我就来这个乒乓球台打球。”

“我最喜欢音乐教室,这个老钢琴当时可新了,我还学过几天。”

“这些呼啦圈,曾经很风靡过。当时市里还搞了比赛。不过我用过的,估计早被扔了……”

……

前些日子,我们到其他地方玩的时候,穆弦都是淡淡的没啥表情。听我说着这些琐事,他倒是每一样都仔细看着,听得很专注。

出校门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莫普。”

莫普答了声:“是。我明天去买。”

我暗想,难道他要莫普去买校史校徽?

感觉有点囧。

***

第二天,我们回了趟飞船上,打算清点一下行李——因为明天就要回斯坦了。谁知这一去,我才知道穆弦昨天都买了什么。

之前半个月,储物仓里堆满的都是我们三个的战利品“莫林喜欢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张飞面具、掏耳勺、野马骷髅、琼瑶的全套作品……);莫普喜欢的异国风情的手工艺品;还有我买的些书、cd、零食、衣服。

可现在,储物仓的大半空间,都被穆弦买的东西占满了:

我种下的那棵桃树,被完全移植过来;我在学校弹过几天的老钢琴,放在机舱角落里;甚至连那张灰头土脸残破笨重的水泥乒乓球台,都被搬了过来。

还有我高中时期放在蓉市家里的东西——衣服、书籍,甚至枕头、被子……我怀疑他把整个房间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你要这些干什么?”我只觉得一头黑线,跨越数千光年,带回斯坦星?

他站在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之间,抬起幽深澄澈的黑眸望着我,淡淡答道:“我不能让它们流落在外。”

我失笑,这时他腕间的通讯器响了。他走到舱门口,低声讲着。我没太在意,随意在那些杂物里翻了翻。心想幸好当年搬到蓉市前,老房子的东西都被外婆变卖、送人处理了,否则一个机舱都装不下。

背后已经安静下来,我转头,他也望着我,神色似乎有点怔忪。

我忍不住笑了,走过去抱着他:“穆弦,我很幸福,谢谢你。”

他静了片刻,垂眸看着我,缓缓说:“华遥,外婆刚刚晕倒了,正在抢救。”

***

外婆的猝然病倒,就像给我的世界,投入了一颗炸弹。

我们在病床前守了两天。

第二天子夜,外婆终于脱离了危险期。水荼翎院长请来的医学专家说,外婆是动脉硬化导致的脑出血。现在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已经开始缓慢的脑萎缩。

我大哭一场后,很快恢复了镇定,每天陪着外婆,陪她说话,逗她笑。穆弦就一直坐在病房里,沉默的陪着我们。我知道外婆已经上了年纪,现在终于病倒,无法避免。可每晚躺在穆弦怀里时,想到外婆很可能在某一天,就忽然不存在于世界上,永远的离开我,我就会无法抑制的哽咽。而穆弦只是静静的抱紧我,用那双清冷的黑眸盯着我,沉默。

穆弦原本打算把回斯坦的时间往后延期一个月。可是第五天的夜里,他却收到了皇帝亲笔急召——易浦城的雇佣军撕破协议,再次进犯荒芜之地。要求他在二十四小时内动身返回。

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们都很意外。一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才让易浦城忽然翻脸。

第六天清晨,我和穆弦坐在疗养院的草坪上。不远处,两名飞行员静静矗立,等待他。

“最多一个月。”他沉声说,“我会处理完所有事。”

“你自己注意安全,不要着急。我在这里没事的。”我心头有些发酸。外婆现在情况不稳定,我一步也无法离开。可是突然要跟穆弦分离,又哪里舍得。

他静默片刻,又说:“如果外婆情况稳定,你尽快回来。”

“嗯。”

我俩安静了一会儿,气氛有点凝重。我想大概是因为外婆刚出事,我们就要分开,才会令分离变得加倍苦涩难舍。

“好了你走吧。”我笑了,“其实我们分开不了几天的,就当……小别胜新婚了。”

他看我一眼,却没笑,只深深望着我,语气清冷而平静。

“华遥,我会每天想你。”

穆弦只带了一艘战机返回斯坦,其他十九架隶属于他的战机,三十余名嫡系官兵,还有莫林莫普,全部留下保护我。帝国部署在太阳系周围的舰队,在他的要求下,留下一半兵力保护我。

***

夜色清静,穆弦离开的当晚,我失眠了。

外婆吃了药,睡得很安静。我辗转反侧,最终还是起身。

走廊里灯光幽暗,对面房间的灯还亮着,莫普莫林在里头。其他官兵则驻守在周围的房间。我走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莫林响亮的声音传来:“女主人,有何指示?”

门应声而开,露出他笑眯眯的脸。

我忍不住也笑了:“没什么,睡不着。”

莫普也走到他身后,两人都温和的看着我。

“想指挥官了?”莫林狭促的说。

我一怔,低声答道:“嗯。挺想。”

他俩都笑了,莫普说:“进来说吧。”

我点点头,刚要迈步,忽然莫普转头看向空荡荡的走廊一侧。

他的表情显得严肃,我不由得心一提,他已经一把将我拉进去,沉声喝道:“护卫队集合!”

话音刚落,其他房间的门接二连三打开,士兵们大多衣冠不整,但是站得笔直,手里拿着武器,看着莫普。

约摸半分钟后,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

整齐、沉稳的脚步声。

我站在莫林莫普身后,原本心绷得有些紧,心想不知道是不是心怀不轨的敌人,抑或是易浦城的人?

可听到这脚步声,忽然觉出诡异来。

不对。

先不说整个太阳系都在帝国的空军控制下,就连这小小疗养院,水荼翎也是布下了层层防卫。

怎么会有敌人,这么大摇大摆的走来?

所以……不是敌人?

那是谁?

在我们紧张的注视下,拐角处终于出现了一队人影。

熟悉的暗灰色军装、黑色皮靴,还有腰间象征皇室的金色腰带。每个人都显得高大、挺拔、沉肃、威严。

这是……

皇帝的亲卫队?

他们怎么来地球了?来接我吗?

可这不太对啊,穆弦才刚走。

莫普他们也都放下了枪,莫普示意我留在原地,他先迎上去:“林骆准将?”

我也看着为首的男人,那是个高大强壮的男人,肤色黝黑、相貌俊朗,看起来约摸三十来岁。但表情非常严肃,嘴角紧抿着,显得不近人情。他居然是准将,军衔比莫普还高。

“莫普上校。”林骆一字一句的答道,“这是皇帝陛下的手令,请把华遥王妃移交给我们。”

“什么?”莫普失声喊道,立刻从林骆手里接过张浅蓝色的纸笺,低头看了起来。

我吃了一惊,莫林也是目瞪口呆,其余官兵也是面面相觑。

皇帝为什么突然派人来抓我?

就在这时,莫普霍然抬头:“王妃是政治犯?这不可能,准将阁下……”

我惊骇难言——政治犯?那是什么意思?他们搞错了吧?

林骆平静的看我一眼,对莫普道:“上校,你不应该质疑皇帝陛下的决定。带她走。”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数名士兵就迈着大步朝我走来。

“不行!”莫普身形一动,挡住了他们。

他这一动,我们这边原本呆立不动的士兵,全都提枪对准了林骆准将那边的人。对方也都举起了武器,一时间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彼此,气氛紧张而僵持。

“上校,你是打算违抗陛下的命令、攻击皇家亲卫队吗?”林骆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莫普也冷冷的答道:“准将,我不敢违抗陛下的命令。但我必须先请示诺尔殿下!”

“不行。”林骆断然道。

“不行?”莫普毫不畏惧的说,“准将,如果在诺尔殿下不知情的情况下,让这些士兵靠近、带走王妃,您做好准备,迎接殿下的怒火了吗?”

我的心头猛地一颤。

我之前一直有点感觉,外婆刚病倒,穆弦就接到军令要回斯坦。事情都赶到了一起,这么巧。

难道……穆弦是被皇帝故意支开的?甚至也许……我抬眸看着外婆的病房——从今晚看,水荼翎显然也是站在林骆那边。难道这也是帝国方面安排的?

我的心底陡然升起寒意——为什么皇帝忽然间要分开我们,还冤枉我是政治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林骆沉默片刻,转头说:“你们都退下!”他身旁的皇家护卫们立刻收枪,小跑离开了走廊。莫普静了几秒钟,也说:“你们也退下。”

林骆看我一眼:“王妃也请回避。”

我站着不动:“不行,到底是怎么回事?”莫普看我一眼,对林骆说:“准将,华遥殿下现在依然是帝国的王妃。面对她的质询,你没有权力回避或者隐瞒。”

林骆沉默片刻,开口了:“上校,我个人对诺尔殿下非常尊重。我也曾沐浴过殿下与王妃婚礼上的神光祝福。但是这件事,关乎帝国的安全。”

他看我一眼,顿了顿又说:“你们提供的神秘诗歌,引起了皇帝的高度重视,由我所在的帝国安全部门,牵头组成调查组,重新对王妃的背景做了深入调查。几天前,我们有了发现。”

林骆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十五岁之前,华遥王妃,没有在地球上,留下过任何生活过的痕迹。”

我脑子里轰然一震——什么叫做没有生活过的痕迹?

我还没出声,莫普已经冷笑道:“准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你们犯了个可笑的错误。王妃曾经就读过的小学、初中的许多物品,现在都存放在天使号上,你要痕迹,随便哪样都是。我要立刻通知诺尔殿下……”

可林骆竟然半点不慌,盯着我说:“恐怕不是这样。那些东西,早在你们搬到飞船上之前,我们已经检验过——上面没有她的指纹,没有她的dna,没有她的光影投射,甚至连她的一点气味都没有。她根本就不曾到过那些地方,触摸过那些东西。莫普,你清楚帝国的鉴定技术,哪怕隔了一百年,也可以追踪到这些痕迹。可是我们没有找到。”

莫普猛的抬头看着我,我却听得匪夷所思——他在胡言乱语什么?

可林骆脸色沉肃的望着我们,继续扔下重磅炸弹:“不仅如此,我们深入走访了王妃背景资料上提供的所有线索,十五岁之前,她就读过的学校、她住过的房子,没有一个人记得见过她。任何据说她生活的地方,也提取不到她的痕迹。”

我全身都僵硬了——不可能,他在说什么?不可能!我跟外婆在镇上住了十五年,街坊邻居、同学朋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时莫普语调迟缓而沉重的开口了:“这怎么可能?如果王妃不曾在这些地方生活过,那怎么会有记忆?那她以前生活在哪里?”

我也看向林骆,却发觉他盯着我,目光锐利。

我心头悚然一惊,明白过来——他在观察我的神色反应。

他说这些话,一方面是要说服莫普,另一方面是要试探我的反应?

他怀疑我?怀疑我说谎?

这时他缓缓开口了:“我们的初步推断结论是——华遥王妃,是在十五岁的时候,才出现在地球上。为了诺尔殿下的安全,莫普,你必须马上把王妃交给我。”

作者有话要说:我看还是把每天更新时间调整成晚上12点,这样我就不用每天请假了。。。。。

感谢投雷的同学,捏~

君君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721:55:15

myf0222004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722:21:48

乌龟蔓蔓爬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805:44:41

在错误的季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2810:4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