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面还是双面?想吃哪一种?”

我往盘子里倒好油,手拿鸡蛋,回头望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整张大床明亮雪白,暖色的房间看起来清新又舒适。他躺在**,薄薄的被子轻轻搭在腰间,细白如玉的脸颊上,幽深的眼眸静静望着我。

“想吃你。”淡淡的声音。

我失笑,继续低头专心煎蛋。身后脚步声轻响,腰间已是一紧,他温热的体温将我包裹。我身体一颤,丢掉手里的东西,回身抱住他,热烈的吻了起来。

“为什么哭?”锐利的黑眸近在咫尺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视线有些模糊:“高兴就哭了。”

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乌黑的眉毛轻蹙着,将我紧扣在胸膛:“我不喜欢看到你哭。”

“嗯……那你哄我。”

“不会。”

“那叫我……老婆。”

“老婆。”

“老公……”我搂着他的脖子,让他把脸低下来,轻轻吻上那黑黢黢的双眼,“我爱你。”

他抬起头,脸庞被阳光涂成淡金色,浅笑如微风,那双眼睛里也有隐隐笑意:“有人来了,晚点来找你。”

“好。”我抱着他的腰身,头轻轻埋进他怀里,闭上眼睛。

他的怀抱变得越来越冷,慢慢的,那温热坚实的触感消失了,我的双臂缓缓合拢,抱住了自己。

“华遥。”低沉平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睁开眼,已是一室阴暗。

没有星光,机舱外的宇宙宛如漆黑深潭,只有乌烟瘴气的红色硫气,一团团散布其中。而我独坐在老旧的藤椅上,满身清冷。

我起身,回头,看着门口的男人。

“王。”

顾悯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打开了灯。柔和的光线下,他的脸显得有些苍白,但身上的王袍依旧整洁干净。

他用那双深邃、悲悯的眼睛看着我,走到了窗前,跟我并肩而立。

“斯坦星人穷追不舍,他们已经将这颗星球包围了。”他轻声说,“我不打算抵抗。”

我跟他一起看着窗外泥泞般的太空,静默片刻,答道:“对不起。”

他转头看着我,俊朗的脸上居然露出浅浅的笑意:“别说对不起,你已经完成了任务,只是……”

“只是历史,是不可改变的。”我缓缓的,替他说出没说完的话。

六个月前,我回来了。

听说刚醒来的时候,我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混沌的,疯狂的用精神力攻击一切接近我的人。要不是王早有预备,将我苏醒的地点锁在封闭舱里,只怕我已误杀了很多人。

据说我当时只反反复复念着几个简短的词句:

“我要回去。”“我要救他。”和“穆弦。”

而十天后,当我的精神逐渐恢复正常,哭着抓着顾悯,对他说的一番话就是:“我要回去!再送我回去一次!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精神力网已经被破坏了。送我回去救穆弦啊!我已经跟他结婚了!”

顾悯当时的眼睛里,也泛出隐隐的泪光,只缓缓抱紧我。

“华遥,你知道的,你不可能再回去。”

我心头剧恸。

是的,我明知道,回不去了。

那个时空里已经有了一个我。如果再回去一次,两个来自未来的我,会造成时空的错乱崩溃——这是每个时光族人都明白的道理。

我哭晕在顾悯怀里。

再次醒来时,我才看清,我们依然身处残破的飞船,充满硫气的小行星。而宇宙,依然是我离开时的破碎模样,死去的依然死去,杀戮的依然杀戮,满目生灵涂炭。

那一天,穆弦分出一部分精神力保护了我,所以他的精神力爆发,并没有激发出其他精神力者的潜能。而我临走时对蓝网的破坏,也导致了“斯坦新生”的能量紊乱。当时斯坦星就被甩出了星系,偏离了轨道,离开了恒星,陷入了冰冷和黑暗——超能时代并没有来临。

可是数千年后,新斯坦族——宇宙猎食者还是诞生了。史书记载,他们在黑暗中获得了某种能量、被激发出超能。但具体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

历史的轨迹,因为我的干预,只有了旁枝末节的变化,可大车轮依旧笔直向前,碾碎了我们时光族的所有努力。

也碾碎了我的所有。

……

“也许,这才是族训让我们不可干涉历史的原因。”顾悯的神色有些怔忪,“宇宙的运行,有他的定律,有他的因果关系。人力不可改变。”

听到他悲凉的话语,我早已麻木的心,还是涌起阵阵钝痛。

就像我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穆弦的死亡吗?

“抱歉。”顾悯柔声说,“身为王,却不能保护你们。”

我缓缓说:“王,我们是最后一个被斯坦人征服的种族,你已经很好了。”顿了顿,我问:“他们会如何处置我们?”

顾悯静静的望着窗外的浑浊:“这些年来,斯坦人将时光族视为仇敌,认为当年斯坦星堕入黑暗是我们造成的。我和你应该都会被处死。我只希望,其他平民能够有活命的机会。”

我没出声。

“好好休息。”顾悯看我一眼,我点点头。他转身离开。到了门口,忽然又顿住。他没有回头,只轻声说:“华遥,不要再用精神力制造幻象了。那样你会疯。”

我没出声,静静听着他的脚步声远离。然后我在窗前站了片刻,又回到椅子里躺下。扶手边有一本小小的书,略显冷硬的棱角,轻轻磨着我的手心。翻开扉页,是一张照片。

一身戎装的青年男子,身旁站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人。女人的脸模糊而秀美,而男人那白皙清秀的脸颊上,双眼似乎再无曾经的倨傲,而是透着隐隐的温柔。

照片下有一行小字:“光辉之王诺尔殿下结婚纪念照。据传他的妻子来自地球,具体资料不可考。”

这就是他的传记里,对我的唯一介绍。大概是斯坦人将我视为他生命中的污点,一笔带过。

我看了一会儿,合上了书,闭上眼,思维沉睡。在我的世界里,金色阳光再次从窗口照进来,冷硬的房间重新变得温暖而精致。

穆弦清俊挺拔的身影,缓缓从虚空中浮现,低沉清润的嗓音,隐隐约约响起:“过来。”

我微微一笑,起身走向他,只是脸颊隐隐有咸湿的泪水无声滑落。

幻象有什么不好,至少还可以让我活得像个行尸走肉。

***

受降那天,斯坦族的一艘太空堡垒,停靠在我们栖身的小行星的近地轨道。我们的飞船航行靠近,他们登陆缴械,然后我们就被带上了太空堡垒。

没落的宇宙里,一个种族被征服,也变得如此仓促简单。不过斯坦人的情形,似乎也不是很好。这几个月星系坍塌的速度在加快,离宇宙毁灭的日子也许不远了。

等宇宙坍塌成一个超级大黑洞,或许又会有一次新的宇宙大爆炸,生命重新诞生,又是新的光年轮回。

这样,也好。

负责押送我们的士兵都是机器人,扁平的头颅、窄瘦的身躯、红色的眼睛,看着居然有点眼熟。只是他们看起来更轻盈、材质更坚韧,轮廓也不同,神色更是森然,声音也冷酷无比,没有半点感情,仿佛真的只是一部机器。与千万年前的那两个人,差别很大了。

我以为马上会被处死,谁知我和王被分开,而我被关进了单独的房间。房间连扇窗户都没有,阴暗又冰冷。我手脚都被能量锁锁住,脖子上还有一根能量链条。

这一关就是十天,暗无天日。

十天后,太空堡垒降落停稳了。我在机器人们的重机枪环绕下,从甲板走出来,踏上地面,看清眼前的一幕。

我有片刻的怔忪。

银灰色的建筑密集严整,悬浮公路像一条条绸缎在空中伸展蔓延。即使天空阴霾昏沉,整个城市看起来依旧稳重而有序。

帝都,昔日的斯坦帝都,竟然就在我眼前。

斯坦星球早在千万年前成为废墟——他们重建了帝都。

而当我被带到皇宫,看到白色优美的宫殿,看到皇宫正中矗立的那个丑陋的玉石雕塑,久违的眼泪,涌上了干涸微痛的眼眶。

遥遥望去,它看起来灰黑、残缺,再无昔日的光滑莹润,甚至辨认不出“大手握小手”的形状,只是一团形状嶙峋诡异的巨石。

它竟然没有被毁掉。

我抬头,望着玉石空荡荡的顶端,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他清冷静好的容颜。

***

我被带到了一间灯火通明的会议厅。

正前方坐着五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两侧各放着五张长桌,桌后都坐着人,加起来至少有三十多人。那些人有男有女、有人有兽,看起来来自不同种族,灯光很亮,照得他们的神色都很紧张。每章桌子后,还有全副武装的士兵持枪警戒——看起来,这这些人也像是斯坦人的俘虏,

当我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全部抬头看过来。我谁也没看,静静往前走。顾悯换上了套普通的西装,坐在正中的一章长桌旁,正对着那五个男人。他的双手戴着跟我一样的能量锁。一排机器人士兵,站在他背后警戒着。

这是审判?

现在的斯坦人,处决犯人从不审判。

那是为什么?

我在顾悯身旁坐下,平静的直视前方。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时光族领袖顾悯、华氏后人华遥,我是斯坦帝国总指挥官——卓午。”

我缓缓抬头看着他。

中年男人,相貌俊朗而阴鸷。穿一身黑色军装,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皇族后裔?也许吧!就是这个男人,带领猎食者,横扫了整个宇宙。

我冷冷的看着他,他也正看着我,阴冷的声音略带讥诮:“或者我应该称呼你为——王妃殿下?”

我心头微微一震,没说话。

他盯着我,目光很锐利也很直白,写满阴沉、厌恶和恨意。我平静的望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却移开目光,继续开口:“整个宇宙还活着的科学精英,还有时光族后人,已经全在这里。我要你们执行一项计划——也是让你们能够活命的计划。但安。”

他看向那五个人中,最右侧的那个人。那个人的腰背倏地就挺直了,似乎有点紧张,这让他跟其他沉肃威严的四个人,显得格格不入。

我这才注意到,那是个机器人,跟之前看到的样貌相同,只是脸似乎更圆一些。而且他的军装看起来皱巴巴的很显眼。

“咳……”但安的表情变得严肃,声音却有点颤,“我是斯坦帝国科学院首席专家但安。”

我听着他陌生但是柔和的嗓音,所有注意力凝聚到他身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我觉得舒服。

但他接下来的话,却造成了周围科学家们的**。

“三个月前,麦哲伦星系、维恩星系、第三螺旋星系、第7-10棒状星系,以及其他3710个大规模星系,都发生了坍塌,一个足以吞噬整个宇宙的新的大黑洞,已经形成在宇宙的中心,并且正在不断扩大。”

原来情况比我们得知的,更加严重。

他继续说道:“按照我们的多次演算,宇宙在五百年内整体坍塌的几率为99%;一百年内坍塌的几率是70%,一年内坍塌的几率是30%。”

现场响起一片抽气声,所有人面面相觑。也许只有我和顾悯,沉静不语。

既然末日已经进入倒计时,他们把我们聚集到这里,还想干什么?

但安的声音再次响起:“众所周知,宇宙的质量崩塌是因为精神力的过度开发。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对宇宙进行修补。因此,我在此代表科学院,提出‘宇宙新生’计划。这项计划的核心目标是,通过改变历史,来拯救现在的宇宙。这项计划,需要时光族后人来执行,也需要在座诸位的参与。”

这时他抬头看着我和顾悯。不止他,整个大厅的人都看过来,灼灼的、热切的、质疑的、不安的目光全都看过来。

我心头一震,涌起的却是麻木的绝望。

是想让时光族穿越回去改变历史?

他们大概不知道,时光族还活着的人里,只有我一个人有能力穿越那么长的时空。但是我已经去不了。

我看一眼顾悯,他的神色虽然平静,嘴角却隐隐有一丝苦笑。

顾悯站了起来,平静的看着卓午:“指挥官阁下,这件事,我们无能为力。只有华遥具备穿梭到千万年前的能力,但是她……”

“她已经去过了。”卓午忽然接着顾悯的话说下去,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只听他冷冷的继续说道:“她成功的阻止了‘斯坦新生’计划,让斯坦星坠入黑暗,让我的祖先数千年来活在阴冷和黑暗中!”

我猛的抬头看着他,他的神色阴冷而愤怒,整个大厅顿时安安静静。

顾悯平静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那是我的安排。我们曾经试图改变历史,但是失败了。如果你认为有罪,我来承担,与她无关。”

我却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紧盯着卓午,后背渗出了层层冷汗。

“你既然知道我不能再去……”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略显空洞干涩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那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如果他们真的有办法……如果真的有……

我看着自己的十指,在桌上轻轻颤抖起来。

卓午将那沉若千钧般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看了一眼但安。

但安看着我,沉声说道:“因为那个时空已经有了一个你,所以我们不能再让你穿越过去。我们的计划,是实现时光倒流。”

时光倒流?!

我心头猛地一震,只觉得刚刚燃起的渺茫希望,又被他的话生生掐灭,一颗心陡然又沉了下去,沉进一片死水里。

“不。这根本不可能。”身旁的顾悯已经开口,“时光倒流是不可能实现的。”

“有可能。”但安答道,“无论时光穿梭,还是时光倒流,都需要两个条件——能量、具备时光属性的精神体,也就是你们时光族。只是穿梭需要的能量小,倒流需要的能量很大。所以才从没实现过。”

“你知道那需要多大的能量吗?”顾悯反驳,“你想让整个宇宙、整个空间时光倒流,那就需要几乎相当于一个宇宙的能量来源……”顾悯说到这里,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眼睛也亮起来,转头看着我。

我的整个脑子猛的一震,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起来。

他们是说……他们是说……

“以前没有。所以我也没打算留你们的命。”卓午忽然开口了,“但是现在有了——那个已经吞噬了大半个宇宙的新黑洞。”

作者有话要说:争取明天就让男主重生啦!最晚后天!春节前一定让他重生!!

感谢扔雷的同学:

shirely_j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421:47:56

我是杜小白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422:07:28

blu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422:56:34

to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423:27:40

小东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423:45:33

to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501:14:17

肚肚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502:03:05

花花的猪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504:34:40

小恐哈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511:15:02

ghss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513:3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