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时,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WWw。QuAnBen-XIaoShuo。Com

那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可能只有十几岁。大半夜泡在夏夜的小溪里,头发黑得像夜色,皮肤却白得像玉。

星光璀璨,月色清凉,女孩胆子很大,衣服也不穿,站在一汪清水里,对着天空摆出“v”的手势,眼睛亮得像星辰。

而斯坦帝国的最年轻的指挥官,就低伏在草丛里,清亮的兽眸,将她的全部胴~体一览无遗。纤巧的雪肩,饱满精致的乳,细得让他为之蹙眉的腰,还有修长白皙的双腿间,很模糊,但感觉一定很嫩很软的幽谷……

这晚返回飞船时,莫普看着他的脸色,诧异的问:“是不是不适应地球的空气?你的脸很红。”

他看着镜中青年白皙双颊上的晕红,心想自己大概是**了。今天的事是个意外,除了未来妻子,他不应该看到任何女人的身体。将来他必须为今天的事,诚挚的向妻子道歉。

但是第二年来到地球,神差鬼使的,他又去了那个小溪。他想不可能再遇到她,可当他低伏在石块后时,却看到少女就躺在石头的表面,痴痴的望着星空。

她看起来比去年更高了一些,头发也更长,垂落在石块边缘,轻轻拂过他尖尖的兽耳,只让他从脸一直痒到心里;她的胸~部看起来也更饱满了,浑圆混圆,圆得让他无声的暗暗磨牙。

只可惜,她穿着衣服。

湿漉漉的长裙贴在身上,她也不以为意,嘴里哼着轻轻的歌,像母亲曾经唱过的摇篮曲,但是比母亲浑厚的中音更软、更动听。

然后是第三年。

二十一岁的指挥官,负手站在密林中,看着十七岁的华遥优哉游哉坐在溪边钓鱼,纤长手指托着鹅蛋脸,长长的睫毛下弯弯的眼睛,仿佛两汪秋水。指挥官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明年她就成年了,不过地球人倡导晚婚晚育,对十八岁的她求婚,是不是有点早?

彼时,指挥官觉得自己的这份心情,跟喜欢、跟爱没有半点关系。他认为自己选择她的原因是:她看起来不讨厌,她很白很软,她的气味很好……而且,她无论第一性征还是第二性征,都发育得很好——想到这里,指挥官的脸颊又泛起了薄红。

可他还没想好求婚的措辞,母亲就与世长辞。

也许是她已经等待太久,也许是她为帝国殚精竭虑太久,才会突然病倒,病入膏肓。死的时候她只对儿子说:“我这一生很好。但是你应该比我更好。”

他点了点头。

可后来,他并不好。

从来没有斯坦王族与兽族成功生下孩子,他的基因不稳定性是历史以来最高。但是他一直表现得太好,好到大家都忽略了,他还没度过基因融合的难关。

结果,最后的受害者,竟然是她。只因为他实在不想跟别的女人交~合,只因为他说“如果可以,我要华遥。”

我会娶她——穆弦这么想。这么一想,那一夜提前占有自己的所有物,自己的妻子,好像也不为过。

他忘了考虑她的意志——因为多次听斯坦贵族和高级军官提过,地球女孩,是很乐意嫁给斯坦男人的。而他年轻、健康、战斗力斯坦第一,所以他想,她应该会很乐意。

可她不乐意。

她的身体紧绷得像弓,即使在他身下颤抖时,她的眼睛里都泛着晶莹的泪花。那泪光让他焦躁,也让他平生第一次心生挫败。于是更加失控,在她面前变成了兽,混乱的大脑里,竟然有就此毁灭她的冲动。

可她却把那双柔软的小手,贴上了他的胸膛,轻轻安抚。一如这四年来,每当他想起她,她是那么恬静、温柔的独坐于水边。而此刻,她臣服在他怀里,娇喘吟吟。

忽然就感到了满足。郑重的向她道歉,郑重的向她许下承诺:“四年后,我来接你。”

这是他的求婚,但她好像没有听懂,只是呆呆的点头。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等,但她的背景资料里,写着这样一段话:“能够进入k大金融系,是我最大的愿望。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

他尊重任何人的理想,当然也包括妻子。所以这一等,就是四年,耐着性子等她大学毕业。况且这样的学历,也能让她得到更多斯坦人的敬仰。并且符合地球的婚姻法——他身为丈夫,理应顾全大局,并且克制。

只是**这种东西,一旦食髓知味,寂静长夜,从此变得难熬。更何况是对于一个成年的半兽?

只能反复翻看她的照片,她的卫星视频,忍耐,再忍耐。

四年光阴,她出落得更加丰满剔透。而他也立下赫赫战功,他想她会为他感到骄傲

当这个念头涌进脑海时,他有片刻的讶异。

因为在此之前,他只偶尔想过,或许母亲会为他感到骄傲。

为什么现在却想起了她?

当她终于翩翩而至,婚前的相处却并不融洽。她的身体明明很喜欢他的触碰,她却指着他的鼻子,骂他“畜生”、“禽兽”。

他真的非常生气,因为这样的用词,让他感觉母亲也受到了侮辱。

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母亲。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把她绑起来,狠狠的进入,让她牢记触怒他的后果,让她从此不敢再犯。

身为女人,身为军人的妻子,她理应温顺,理应在他怀里辗转承欢。他是她的天,他是她的主宰。而不是现在这样,她像一只刺猬缩在**,暴怒的目光扎得他皮肤微痛。

可看着她眼眶的泪水,他居然毫无预兆的软了下来,炽烈的**,仿佛被一盆冷水无声浇灭。

离开她的飞船后,他坐在空无一人的指挥中心,想了很久。他想她应该只是口不择言,她说的话其实有些道理。

而且她今天生气的样子也很美。那红扑扑的脸蛋,那紧抿的艳红唇角,那攥紧的粉嫩的拳头……

他忍不住笑了。

她像一位公主,高傲的、愤怒的、委屈的公主。

他的公主。

事实证明,一旦他上心的事,从小到大,能都做得很好——包括追逐她的心。而这个过程中,他也隐隐约约感觉到,她并不像她说的那样讨厌他。当他不经意的拥抱时,她会脸红无措;当他负伤卧床时,她会目露怜惜,并且情绪不高。

这表示她是一个容易心软的女人,还是她已经动了心?

华遥第一次主动吻他,是在索夫坦小行星。彼时夕阳静好,绿草如茵。她和莫林、莫普跟一群鬓绒幼犬嬉笑玩闹,笑靥在阳光下宛如最璀璨的恒星。

而他独坐在远处,并不觉得孤单。因为他盯着她优美、饱满的身躯,脑海中自然浮现出她脱掉衣服的娇体,于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变得妙趣横生。

她却忽然走近,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指尖也在颤抖。

然后一低头,一啄就走。

唇上只有一丁点残留的温存,他却清晰的感觉到心跳加快。

是时候了!他心头油然生出艰难苦战终于告捷的欣慰感。淡淡的喜悦萦绕心头,不知不觉,越来越浓。

只是日后回想两人的□之路,不仅华遥频频失笑,连他也会莞尔。两人是有多青涩、多期待?才会无师自通,发明出那么多,半做不做,半入不入的法子。以为浅尝即止,其实是饮鸩止渴,**越积越深,终于同时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磨难,总是伴随甜蜜而至。

当穆弦看着炸弹在她脚下爆炸,看着她在他的精神力包裹中,依旧被冲击得失去意识——濒临昏迷的穆弦,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原来,他并没有带给她安稳的生活。

原来跟着他,跟着风口浪尖的他,她注定一直在吃苦。肯亚的叛乱,雇佣军的侵犯,还有现在,他甚至不确定,能否护住她周全。

他并不是守护她的王子,而是公主一直默默的、毫无怨言的跟随着他。哪怕在他几欲疯癫沉沦于幻觉的时候,也能听到她温柔的说:穆弦,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愧疚从此深深扎根于心窝。只是她的这份心意,身为男人,要怎么呵护,才足够?

结婚典礼上,他的誓词,听说感动了整个斯坦的女性。也感动了她——她总喜欢把那天的录音,一遍遍的放,听着听着,笑意就止不住。

可他没有告诉她,从虚拟空间醒过来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在默默的想结婚誓词——她即将成为他的合法所有,这对他实在意义深重。甚至连那句“山无棱”,其实都是他从中国古诗词中摘录,被莫林抄走的。只是地球人的比喻太夸张太肉麻,虽然用了,也不想在她面前承认。

他以为自己能信守诺言,他以为苦难就此结束,他们会幸福一生。

可等待他们的,居然是国仇家恨,生离死别。

之后很长很长的时间,他只有很模糊的意识。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他被包裹在无尽的黑暗里,没有开始,也没有尽头。他能感觉到,总有些愤怒的、痛恨的、悲痛的情绪,包围着自己。那些情绪里,夹杂着熟悉的精神力,斯坦人的精神力。

于是他就感觉到了痛。深深的,足以将他压垮的,斯坦人的痛。这痛经年累月,深沉如海。他们恨,恨一个叫做华遥的女人,恨她毁掉了斯坦星的未来。

是她,真的是她?

哪怕那一天,她把他从精神力网拖出来,她当着他的面杀死莫林,他都不愿意相信——她一定是身不由己。

可也许,真的是她吧。

一切的一切,只是时光族的计划,只是骗局,让他沉溺,让斯坦灭族。可为什么,还是这么思念她呢?

意识开始在清晰和混沌间反复,思念比黑暗更让他沉溺。慢慢的,想起了很多事。那些跟她有关的事,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磨灭,反而因为一遍又一遍的回想,变得愈发清晰,历历在目。

想起她的笑,想起她的哭。想起她的温柔体贴,想起她用精神力光波,与自己殊死搏斗……

其实任何事发生前,都有一个预兆吧。

譬如她的背叛,譬如他们的分离。

他还清楚记得,跟她结婚那一天,两人站在玉山的顶端,她期盼而紧张的望着他,迟疑的说:“万一激发不出光芒也不要紧吧……”

他当时信心满满,以他的精神力,怎么会没有光?他们的婚礼,怎么会得不到真神的祝福?

可是,真的没有。

淡蓝的精神力灌注于玉山,却得不到半点回应。暗暗的把精神力加重,他猜想玉山内部,可能都被震碎。

可还是没有。没有光,也没有祝福。

刚想放弃,一抬眸,就望见她紧张的脸。虽然他不相信传说,可是怎么能让她失望?

于是就制造了光。

庞大精神力的幻象,笼罩整个帝都。只为博她一笑,帝都为之倾倒。

却只有他能看到,璀璨的幻象后,帝都上空平静而苍凉。

再后来的后来,等待就成了习惯,斯坦人的悲哀和愤怒,也只能换来他的漠然。

只是时间实在太长,太长。他等了太久,太久。久到黑暗开始让他惊恐,孤独开始让他想要流泪。

可还是没有尽头。不能死,也不能活。只能混沌的游离于一团黑暗中,像孤魂,也像丧狗。

慢慢的,也就不再思念她了。她是否骗自己,是否爱过自己,也变得不重要了。

只是每当黑暗开始吞噬意志的时候,每当精神力涣散的时候,总是有点不甘心,总是忍不住。

忍不住浑浑噩噩的想,反反复复的想。

华遥,我亲爱的妻子,华遥。

如果曾经有过光,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分离?

如果曾经有过光,我是不是就不会在黑暗中禁锢千万年?

而现在,我的妻子,你在哪里?

我视若珍宝的妻子,当我在黑暗中哭泣时,当我艰难的细数无尽的光阴时,你在哪一年,哪一天,哪颗星球,哪一片大陆?

你是否跟我一样被痛苦折磨,是否还记得我为你制造的幸福的光?

华遥,我心爱的华遥,如果曾经有过真正的光,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分离?

作者有话要说:对手指,本来想写个温暖萌宠番外,但是……其实也蛮温暖贴心的对不对哈……行文到此处,老墨认为应该补充一个穆弦视觉的番外,他的心理,以及毓中的光阴,也有个交代。因为按他的性格,是不会跟女主主动说更多的~~

明天上正文。更新时间暂不确定,因为家里来客人了,有点忙

——————————————————

大年初一,老墨携嘟嘟给大家拜年了,新年好,恭喜发财,顺心如意~

感谢过年打赏地雷的同学们,老墨就当领红包了哈~~破费了破费了,谢谢

肚肚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2-0820:01:06

唯宁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0:05:51

兖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0:06:49

橘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0:23:25

琉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1:35:55

小东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1:53:51

未央遗云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1:55:25

冷情的tamam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1:57:19

av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2:11:37

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2:15:00

小鱼198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2:15:26

joe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2:43:58

302969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3:40:57

空城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823:51:43

茔边暮落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2-0823:52:37

西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00:17:43

kell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00:22:40

34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00:52:17

小神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00:57:07

chlo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01:34:26

dreamrain6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10:20:50

112625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11:11:07

蓬蓬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2-0923:34:06

phoeb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23:39:14

qiuzifr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23:56:53

疯狂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1005:17:50

感谢给枭宠投雷的同学,我感觉到你对那个老文森森的爱了:

楓蕊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91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