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身故,没有关系。WWw,qUAnbEn-xIaosHuo,cOM我的精神力,永远与你们同在。

……

我再次从模糊的梦境中醒来,耳边是指挥官支离破碎的声音。我揉了揉坚硬的金属脑壳,一抬头,看到镜中机器人清晰的脸庞。

我,莫林,又平平稳稳度过了生命中的一天。

下床,穿衣服,戴好帽子。窗外阳光温煦、绿草如茵,索夫坦小行星永远这样静谧美丽。只是这么大这么温馨的屋子,只有我一个人,太空荡,太安静。

有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煮一壶热茶,茶香四溢。虽然不喝,可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他们会坐在这里,她看书,他抱着她,一遍遍的吻。而我端着茶,站在他们背后,满心欢喜。

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我收拾好行李,踏上战机。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给自己安排了很多事,要去见很多人呢。

我首先飞过了斯坦星外太空,但只是经过,没有停留。从太空中往地面看,斯坦星一如既往的壮观美丽。

仅仅是看着遥远的星球,都让我心情起伏。

我的指挥官和小姐啊!你们拯救了斯坦星,数亿人重回光明,在天国的你们,是否知道这个伟大的奇迹?

我最后看了眼斯坦星。因为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大气层看起来白蒙蒙一片。地面上除了极稀少的志愿者,和不愿离去的子民,应该没什么人了。新的斯坦联盟帝国,由十五颗小行星构成。重建的帝国,实力已不输当年。留在这颗步入死亡的母星上的,只有记忆。

我最珍贵的回忆。

八个小时的飞行后,我抵达了雇佣军总部所在的小行星。老朋友在这里。

被通讯兵带到易浦城面前时,他的表情没有太意外,可嘴还是那么贱,慢条斯理的说:“你怎么又来了?”

“看望你啊。”我不等他请,就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谁让我们是朋友。”

他又嗤笑了一声,却没有否认。

我就知道他嘴硬心软。当年指挥官和小姐死之后,他漫不经心的对我和莫普说:“啧,两个可怜虫,要不要跟我走?”虽然我们都异常坚决的拒绝了他,但从那时起,连莫普都承认,易浦城是朋友。

当然,这不代表我喜欢他。

我亲近他,或许只是因为,活着的人,总是会惺惺相惜。

不过易浦城这个人,有时候总是叫人恨得牙痒痒。譬如现在,他又叫士兵搬了一箱子东西过来。

我探头看了一眼,就有点移不开目光——是些很漂亮的贝壳,还有几张很漂亮很抽象的脸谱,还有一些游戏机……是些很好玩的东西啊。

“喜欢吗?”易浦城眯着眼说,“50万联盟币卖给你。”

50万当然是贵的,但是我也付得起。

不过我每次来看望他,他总是这样卖给我一些特别喜欢、难以抗拒的东西。七七八八从我这里搜刮走差不多一个亿,当真狡猾。

不过今天……还是算了吧。

“我不要了。”我推开箱子。

他有点意外:“哎约?”

我摇摇头:“我要回斯坦星了,这些还是留在你这里吧。”

他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沉默片刻,说:“不收钱,送给你。”

我顿时喜笑颜开:“好!不许反悔!你上当啦,哈哈哈!”

他盯着我,也眯着眼笑了。

我想小姐说得对,易浦城眯着眼的样子,真像只狐狸。

跟易浦城喝了一顿酒,喝的我又短路了,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他跟我说话。

“真要回斯坦星?”

我似乎是回答了什么,然后感觉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也许我们会再见面的。”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在战机上清醒过来,也没搞清楚易浦城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回斯坦星无异于自杀——谁知道华遥小姐预言的星球坠落,会在哪一天到来?我回斯坦星,就不打算再离开。易浦城这么贪生怕死的人,怎么说我们会再见面呢?

不过我也没想太多,管他的呢?说不定他也想自杀,毕竟身为机械人,漫长的生命其实很无聊的。

离开雇佣军行星后,我抵达了荒芜之地。

这里有我喜欢的人。

我把战机停靠在兽族小学的停机坪。踏着朗朗的读书声,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间明亮的教舍,二十多只小兽人坐在椅子里,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银色全金属机器人,站在讲台前,微笑的讲解着数学题。

察觉到我站在窗外,她似乎有些窘迫,讲话也结巴起来。我就盯着她,一个劲的笑,我想我的嘴一定裂成了大峡谷。

不过我知道她是个敬业的人,下课铃响之前,她不会离开自己的岗位。这么看了她有十几分钟后,我转身离开,重新踏上了战机。

唉,还是拉不下脸表白。

毕竟我是“前朝老人”,是传说中光辉王的近侍,活了几百年的老机器人。她不过是新生代的机器小妞,虽然机械生命无穷无尽,可我也不太好意思跟曾孙辈的机器小丫头表白。

看着荒芜之地渐渐远离,我不由得想起第一次遇到她的那天。那是二十年前的一个雨天,我路过荒芜之地,就近把飞机停靠在兽族小学里。也就那么巧,走着走着,就看到前方教室里,她也是穿着今天这条蓝裙子,流线型的金属脸颊,像个漂亮的大苹果。湛湛的红色眼眸,像两盏柔和的明灯。

当时我就一见钟情了。后来跟易浦城说起这事时,他还笑话我:“一见钟情?机器人也有爱情?你知道爱是什么感觉吗?”

“知道!”我的态度很坚决,“就是看到她就很舒服,想跟她呆在一起,就算什么也不做,也很快乐。”

有生以来第一次,易浦城被我说懵了,直愣愣的呆了半天,居然还失神的像个小伙子一样,摸了摸自己的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管他在想什么,我可是有了喜欢的人啊。默默的喜欢了她二十年,我觉得很满足了。

怀着这美好的恋爱的心情,我又去了趟地球。华遥小姐的外婆在她去世的同一年过世,我每年都会去扫墓。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球也研发出太空堡垒和超时空跳跃战机,加入了银河系高等文明联盟。现在去地球很方便,搭乘星际列车就可以了。

不过我还是超出了计划——在地球逗留了十来天。值得庆幸的是,虽然科技迅速发展,华遥小姐的家乡的老街,还是作为文物古迹保留下来。我沿着我们四个人,曾经走过的道路,又走了一遍。好像他们,就活在昨天。

后来,我又去看望了银河系联盟的几位老科学家——曾经的空间战役里,我们可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还去了新斯坦帝国的空军基地——曾经隶属于指挥官的几艘太空堡垒,如今已经退役,就停靠在仓库里。

如此辗转了几个月,最后,我终于飞回了斯坦星。

这天下了雪,我在雾蒙蒙的冷气中,把飞机降落在帝都皇宫中。因为斯坦星的空间港已经报废,我一路飞来,没有遇到任何战机。

不过刚一停在地面,就看到前方的树林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矗立着,他在冲我微笑。

“莫普!”我大笑着跑过去,抱住他。

“咱们有多少年没见了?”他说,“五十年,还是七十年?”

我奇怪的说:“是六十四年。你没记吗?”

他点头:“我没记。不需要记。”

不知怎么的,他的话让我有点难受。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懦弱,原谅我离开了斯坦。这些年你辛苦了。”我说,“换我来守卫,你离开吧。”

莫普摇头:“我并不想去其他地方。可是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明知道……”

“因为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我打断了他的话。

他沉默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一切好像没有变化。五百年过去了,皇宫的树林已经繁密,湖水依旧澄澈。

莫普带我来到毓山前。茫茫大雪里,他们两人的雕像却不染尘埃,栩栩如生。我在雕像前站了三天三夜,冻裂了两根金属手指,被莫普拖进了屋里。

“天气已经很糟糕,不可以长时间呆在室外。”莫普这样警告我。

“快了吗?”我问他。

“快了。”

我和莫普在斯坦星又住了三个年头。据说这三年里,最后残留在斯坦星的志愿军,都已迁徙走。也许整个星球,只剩我们两个了。不过我却觉得,自己过得比过去的五百年要好。如今回想,五百年弹指一挥间,空虚得像一场梦。

可现在不同了,我跟莫普每天两班,在毓山旁站岗,擦拭雕像,打扫他们的故居,平稳又充实。好像他们不是死了,只是沉睡了。

只是我还是会做梦,梦到他们在我面前汽化的那一天,也会梦到某一天,他们忽然又回来了,告诉我他们并没有死去,只是去了另一个空间,另一个世界。

斯坦历4567年,地球历2508年的某一天,斯坦星坠落了。

它的坠落是那样仓促,一夜之间,我们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轨道,滑离出恒星的身旁。阳光越来越暗,空气越来越冷,最后,黑暗像永恒的幕布,笼罩在天空。

但让我和莫普震惊的是,坠落前收听的最后一次广播,那是斯坦帝国电视台女主播的声音,她几乎是慌乱的报道着:“……三颗超新星同时爆发,辐射区域覆盖新帝国十五颗小行星,也包括荒芜之地、索夫坦小行星等……空军正在利用能量弹,抵御能量场的波动……皇帝陛下表示,一定能安全度过这次灾难……”

后来广播信号就没有了,我和莫普对望一眼,都没再出声。

我只是想起了华遥小姐的话,她哭着对我说,莫林,历史不可改变。穆弦会死,斯坦星会坠入黑暗,宇宙会走向毁灭。

也许她是对的,不过跟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我和莫普进入了地下。防御工事早就挖好,能量储备也足够。我们把他们俩的雕像,运到了地下三千米。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流浪。没有光线,也没有温度。只能偶尔通过地面的太空望远镜传来的图像,我们可以看到,剧毒的电离层依旧覆盖斯坦星,也可以看到,年年月月,天空变化的星系。

慢慢的,我们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慢慢的,我和莫普也不再说话。除了每天擦拭他们的雕像,我们在充满腥味的泥土中,似乎也找不到什么事情做。大部分的时候,莫普都用低能耗模式沉睡着,类似于休眠。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他要活到星球恢复光明的一天,然后问,你呢,莫林?

我呢?

我笑着答道,我还没想好呢。

我以为自己可以悄无声息的死去,可在我走上升降机,打开开关的那一刻,却看到莫普跟疯了似的,从远处的地道中跑过来。

“莫林,你干什么?你想自杀吗?”他吼道。

我点了点头:“嗯,我要自杀。”

升降机已经开始缓缓上升,莫普站在离我十多米远的黑暗中,停住了步伐。

“你确定?”他轻声问。

“我确定。”我小声答道,“对不起莫普,我知道自己很没用。但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对不起,这样的黑暗,这样的冰冷,这样的沉默,我真的受不了。

我知道自己总是怯懦,知道自己总是犹疑。

可是莫普,你不知道,我最怕的,不是这样的黑暗空虚。而是……就算有了光明又如何?年复一年的光阴,永恒不变的机械生命,可是也不会有指挥官和小姐,在将来的世界里。

所以,我才想结束了啊。

升降机已经运行很快了,莫普的身影已经看不到,只有声音远远传来:“我会永远怀念你。”

“我也是!”我突然有些哽咽,大声喊道。“莫普,我把自己的能量芯片,留在了机舱里。如果将来有光明……”

如果有光明,请将我的能量芯片,给新的机器人。如果可以,叫他“但安。”

小姐说过,那是我跟她的小秘密。

她说过,我会在未来跟她相遇。

后来,我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周围应该非常冷,虽然我不会因为寒冷而感到痛苦,但是我听到自己的金属骨骼发出脆响。我试图动了动手腕,就听到了喀嚓的断裂声,我动不了了。

然后我感觉到硅晶片眼球爆裂,我也失去了视觉。不过没关系,世界本来就是黑暗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身体停了下来,应该已经到地面了。只是我完全不能动,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意识像萤火虫,微弱无比。

我想好了,终于结束了。

就在迷迷糊糊间,我恍惚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在意识深处回荡。

“莫林,我们没有死,我们活在另一个空间里。”

“莫林,我们也很想你。”

莫林,以后你就叫莫林,做我的管家。少惹麻烦。

莫林,你是我在斯坦星,最好的朋友。

莫林,亲爱的莫林,你是否终于,回到我们身边了?

作者有话要说:羞愧啊,我多想冲上来告诉大家,新文存稿几章了,可是……我还在想大纲。。。。orz……身为一个专职,我真是泪牛满面。兼职的随侯珠同学都开新文了,新文是黑道现言,目测男主霸道女主以柔克刚,喜欢这一口的同学去看啊,附上传送门:别忘了四月一号,咱们的约会啊~~那天我也会在《独家占有》更新一个番外,吸引你们注意的~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