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通往阳明山的公路上,一辆银色的保时捷急速行驶而过。半小时后,车子在一座仿佛欧洲古堡般的别墅前停下。二十秒后,那象征着森严与财富的黑色雕花大门缓缓向两侧打开,银色的保时捷驶入别墅。所行之处,经过名家之手的庭园,漾着微蓝水波的露天游泳池,美轮美奂的玻璃温室,高雅绝伦的琴馆,所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奢华设施在这座古堡似的别墅里都可以见到。这么奢华的设施应该跟那座古堡似的主建筑极为不搭的!然而,真的出现在眼前一切却又那么和谐而又不可思议。集合了时尚与古典的气息,美得几乎令人叹息。

只是,车子里的主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没有任何逗留的渴望,直接将车子驶到古堡似的建筑前停下。

车子一停下,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立刻去上前打开车门,在这之前,甚至不知道他躲在什么角落,出现的速度快得令人匪夷所思。

紧接着,一名高大挺拔完全不输伸展台上男模的俊美少年从车里走了出来。少年有一头乌黑有形的短发,帅气而潇洒;清澈有神的双眸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色彩自然地水墨,坚挺的鼻子使他的五官立体而又线条分明。不可讳言,这是一个俊美到过分的少年!

只不过,此刻少年的眉头拧得死紧,一张帅气的脸好像笼罩在终年不散的阴霾之中,好看的嘴角绷成冷硬的线条,任谁看了,都会知道,少年此刻的心情十分糟糕。

“少爷,展少爷已经在你的卧室中了!”男子恭敬地颔首告知。

少年侧首看了一眼跟在身边十四年的保镖,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来到卧室,打开门,里面坐着一名外形不输少年的高大男孩儿。不同的是,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脸上挂着一抹云淡风清的浅笑,即使看到脸色臭臭的好友,那抹笑仍是那般无风无波,淡淡的、暖暖的、不具侵略性,是那样的温暖,容易接近的样子,那是一种跟刚走进来的少年完全不同的气质。

一个贵气冷漠、压迫感十足,一个温文尔雅、侵略于无形。

“风,这么急着找我过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看你这张臭脸吧?”受不了一进来就臭着一张脸沉默不语的好友,展云扬不怕死的开口。我行我素,悠游自在的展云扬即使是在面对东彦风这位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大少爷,也不想违背自己一贯的原则。

东彦风凶恶的目光狠狠地射向展云扬,后者只是温文一笑,丝毫不把这位大少爷的凶恶当一回事。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什么时候变得温顺了,他才真要担心呢!

“你昨晚没有回我电话!”东彦风瞪着始终云淡风清的展云扬不满的指控。该死!从小到大,这家伙都是这副欠扁的表情,看了就让人不爽!

“事实上,我打过去的时候,服务台告诉我正在通话中。”

一句话,就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错不在于他。

“你确定?”东彦风的表情缓和了不少,但仍有质疑。

“我打了两通,无一例外,都是服务台制式的回答。”展云扬说完,发现好友的表情非但没有彻底缓和下来,反而绷得更紧,清澈的双眸透着犀利的光芒,迟疑的开口“昨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拜你所赐,我打——错——电——话——了!”一句话,东彦风说的咬牙切齿。

该死!只要想到凌晨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会耳朵嗡嗡直响。

该死的尖叫!该死的疯丫头!

“打错电话?”看了一眼阴晴不定的好友,展云扬复又好笑的开口“只是打错了电话,也值得你这么气愤吗?”

“如果你也遇到了一个像她一样的番女,我倒很想看看你这位涵养、气度都一级棒的展少爷会有什么反应?”东彦风嘲讽回击。

“番女?”他以为那是武侠时代的词汇,不会出现在二十一世纪的台湾才对。

“说来听听。”

于是,东彦风脸色不郁、口气极差的将凌晨的遭遇跟好友说了一遍。

“哈哈……”展云扬克制不住的笑得东倒西歪。

东彦风脸色铁青的瞪着好友,握紧的拳头咔咔作响。搞什么?他可不是让他来嘲笑自己的!展云扬知道那绝对是危险的前兆!如果他够聪明的话应该停下来。可是——可是“哈哈……”

实在太好笑了!

长这么大,他还从没见过东彦风这位大少爷被谁愚弄过。倒不是说没有那机会,而是根本就没人有那个胆量!

堂堂东彦集团的大少爷,就是做了什么糗事,大家也会识相的装作没看到、没听到。即使听到了、看到了,避不开台风圈,也会极力自救,将黑的说成是白的,就为了不得罪这位大少爷。

正因为如此,他真的无法想象东彦风乖乖受人愚弄的样子。无论那个女孩儿是谁,他都不得不佩服她的聪明机智。

“你笑够了没有?”东彦风忍无可忍的大声咆哮,吓得门外正好正好端茶过来的女仆手一抖,茶杯摔落在地。

被子掉落在地毯上,声音不大。可是女仆下意识的尖叫还是透过虚掩的门缝传到了室内。

那声尖叫显然是触及了某位大少爷此刻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只见东彦风几个大步跨步到门边,在女仆来不及捡起茶杯前怒不可遏的咆哮出声“立刻滚蛋!”下一秒,无视身子剧烈一震的可怜小女仆,毫不留情的摔上门。

砰!

“你反应会不会太大了?”展云扬止住笑,不认同的开口。

有时候,他会怀疑:这位大少爷是不是被宠坏了?

“你有意见?”东彦风微微眯起双眼,过于柔和的声音透着暴戾之气。

“你打算怎么做?”不想跟这位暂时情绪不稳的大少爷计较,展云扬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我打了十七通电话,那丫头竟然敢给我关机!”第一次被忽视的如此彻底,即使对方只是个对他一无所知的陌生人,可他的自尊心还是让他无法不去在意。

“你怎么确定对方是个小丫头?说不定是个欧巴桑哦!”展云扬好笑的提醒。

“伶牙俐齿、机智诡辩、又爱恶作剧!这种可恶的番女,又怎么可能是欧巴桑?”东彦风说完瞪了好友一眼,好像他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是谁说过成熟的女人不会具备这样的性格特质?而且,怪怪了!这家伙到底是在贬损人家还是夸赞人家啊?他怎么觉得这家伙的口吻很可议呢?

“我要知道她是谁?”东彦风脸色阴郁的开口,眼神中透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坚定。

展云扬扬眉,不确定的开口“你确定?”这家伙会不会太认真了!

“嗨,风!要知道对方可能只是个小丫头。是你打错了电话扰人清梦,人家会生气反过来捉弄你一下也……”看着正不断向自己逼近的好友,一双锐利的眼此刻正狠狠地射出两道危险的光芒,展云扬无奈的摊摊手“就不能当做是个小插曲,忘了它吗?”

修长劲瘦的双腿一顿,转身拿起床侧的飞镖,咻!

正中靶心!

“不能!”满意自己的决定,东彦风开心的扬起嘴角,那抹笑,让背光的他俊美的不像真实存在。

如果说暴躁的东彦风让人觉得危险,那么冷静下来的东彦风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可怕。

聪明的女孩儿,精灵古怪的心思。这样的女孩儿与东彦风这位脾气糟糕的大少爷针锋相对,或许他真的不需要担心!

呵呵,期待会有意想不到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