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躺在**,夏织心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下午的那个男孩儿,他很帅。

帅又怎么样?他让你出糗了!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服气的反驳。

怎么能这么说?没人让你在树下睡着啊!是你自己毫无防备,而他只不过是正好在树上而已!

是吗?那又怎样?他应该装作没看到的!让一个淑女出糗有失君子风度!

哈哈……问题是谁是淑女?你吗?

心里有一道声音不屑的反问。

夏织心皱眉,不服气,真的很不服气!可是又不得不承认那道声音的质疑是对的。

没错,她自认不是淑女。

可是,当时那样的情形真的很尴尬哎!

她也不是故意敌视那个大帅哥的!

讨厌!为什么难得遇到一个赏心悦目的帅哥,确实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之下?

夏织心烦躁的将头埋入杯中,直到——

哇!下一秒,夏织心像火烧眉毛了一样腾地从**跳起来。

糟了!糟了!现在几点?

夏织心手忙脚乱的跑出卧室,没过几秒又转进来。

手机?她的手机呢?

慌手慌脚的拿出包包里的手机,却发现已经自动关机。该死的!一定又是那个混蛋干的好事!

不过,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电话,对,去打座机。

匆匆跑出卧室,夏织心刚跑到客厅电话就响了起来。

毫不迟疑的接起电话“喂!”

“心心,是妈妈。”电话那头是一道温柔的女声。

悄悄缓下急促的心跳,夏织心若无其事的应声“妈妈,怎么才打过来,我等了你好久!”

“你还敢说?怎么手机一直打不通?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

最好是真的等了好久!等到彻底忘记!

“呃,手机没电了!我忘记充了!”夏织心试图解释。

“那家里的电话呢?为什么没人接?你放学都没有直接回家吗?”

“有啊!”夏织心急急辩解,关于这一点她可是一直都有做到。

“心心,不会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吧?”

“不会,我会遵守!”

“那好,我买了一套茶具,是你去年在日本的拍卖会上看重的那套,记得签收。”

“恩!”

“生日快乐,心心!”

沉默,静默如雪。

久久,只是轻轻一叹,不想去多想什么,在妈妈再开口前夏织心逃避般的挂断电话。

嘟……嘟……

女子静静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音,平静的面容仍让人看不出任何异样。

“老板!开会时间要到了,股东们已经都进入会议室了。”秘书走进来尽职的提醒。

拿起桌上秘书室送进来的文件,安晴踩着高雅的步伐前往会议室。

望着顶头上司离去的自信背影,又回头看了眼忘记放回去的电话。好像,每年的这个时间她的老板都会不一样。

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放回原处,秘书小心的关上门,跟在老板的身后走进会议室。

夏织心呆坐在沙发上,额上有着刚刚冒出来的冷汗,可她不想去擦。

她不懂,明明是那么温柔的声音,为什么她就是畏惧?

真的是疏离了太久了吗?

每个星期一下午五点钟,她的妈妈会固定的打电话回来,远在美国,她认为这是必要的关心。

必要吗?固定的日期,固定的时间,为什么她会觉得这像是在例行公事?

她的妈妈,是不是太习惯安排一切?开各种各样的大型会议,做各种各样的重要决定,连带的潜意识里已经把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当成了公事的一部分?

她不知道,可却越来越怕这种时刻,每一次打电话几乎都是以妈妈那声若有似无的叹气结束。

是不是,连她自己也发现了问题?

这真的像亲子吗?

她已经讨厌了这样每个星期才有一次的电话,如果真的很忙,为什么干脆就不要打?一次?聊胜于无的一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害怕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不自觉的紧张,又不自觉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