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危急

凌老头匆忙走进里屋,看着依旧躺在**没有动静的傅明则,忍不住狠狠跺了一下脚,仔细想了想后,准头看看已经跟上来的慕容柒予,道:“跟我到下面去吧。”

慕容柒予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答应:“好。”

凌老头立刻打开通往地下的门,带着慕容柒予走进了一个空空的石室,指了指一旁床,道:“把人放上去,小心一点,不要再碰到她的肩膀。”

慕容柒予连忙按照凌老头的吩咐将魅姬放上了石床,看着魅姬渐渐苍白的脸色,他忍不住担心的问道:“凌老,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宝,马上去准备热水,一定烧开。”凌老头匆忙向阿宝嘱咐着,一边拿出银针扎在了魅姬已经变色的肩膀周围,一边低声解释道:“她中了石骨粉的毒,如果不及时解毒的话,她全身的血都会凝固,变得跟石头一样,不出十二个时辰就必死无疑。”

慕容柒予忍不住一皱眉:“这世上还有这么歹毒的毒吗?”

“这世上什么毒没有,只是我们都没有遇到过罢了。”凌老头冷冷说道:“阁主有空可以去毒部看看,或许也能找到石骨粉。”

“那魅姬还能救吗?”慕容柒予担心的问道。

凌老头一脸肃然的看着双眸紧闭的魅姬,重重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曾经研究过石骨粉的解法,不过从来没有用过,现在只能试试看了,希望有用,这丫头啊,也真是命苦。”

听着凌老头的话,慕容柒予不由得一惊,问:“凌老认识魅姬。”

凌老头点点头:“嗯,三年前我无意中在一座山崖下找到了她,全身都是伤痕,甚至连……”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叫。

“啊……”

凌老头立刻闭上了嘴巴,转过头与慕容柒予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

“是小瞳?”慕容柒予低声惊呼着,快步窜了出去。

“我想是的。”凌老头随口答应一声,也随即跟着跑了出去。

慕容柒予才刚跑出石室,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抱着脑袋一头撞了过来。他脸上伸手搂住她的肩,担心的问道:“小瞳?怎么啦?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小柒?你怎么也在这里?”深瞳脸上当即浮起一抹惊喜,但是很快那笑容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丝惊恐。

“怎么啦?出什么事?”见到她这样的神情,慕容柒予顿时更加担忧了,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很少看到她的脸上出现这样的神情,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她吓成这样。

深瞳伸手牢牢的攥着慕容柒予的衣襟,脑袋使劲的往他的胸口钻着,许久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向后指了指走道尽头的那个石室。

凌老头扫了一眼那个石室,疑惑不解的问道:“怎么啦?老鼠都跑出来了?”

“不是。”听到凌老头的声音,深瞳探出头,气鼓鼓的瞪着凌老头说道:“根本没有什么老鼠。”

“那就是小松鼠都跑出来了。”凌老头理所当然的一点头回答。

“也不是。”深瞳气的直想哭,带着喑哑的嗓音直接指控道:“那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小笼了,都是一些小瓮。”

“嗯?”凌老头一脸诧异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见凌老头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深瞳气的跳脚,怒道:“那些小瓮里头都是蟑螂,刚刚我还把手伸了进去摸摸是什么东西,那些恶心的东西爬了我一手。”说着,双手不由自主的使劲在慕容柒予的胸前擦拭着。

“哦,那就可能是他们又换了吧,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凌老头不以为意的说着,催促:“回去继续做。”

“我不要,好恶心。”深瞳反对。

“难道你想让那个小子死?”凌老头匆忙吐出一句。

深瞳愤然看着他,却顿时没有了言语,她转头犹豫的看了一眼那间石室,无奈的一点头:“好吧,我去。”他都为她亲身试毒,她也没理由不献身的。

深瞳想着正要走过去,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看慕容柒予,又看看凌老头,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凌老头和慕容柒予对视一眼,没有说话,然后不约而同的转头向身旁的石室看了过去。

顺着他们的眼神,深瞳才赫然发现魅姬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躺了进来,她不由得心中一紧,连忙走了进去:“魅姬?她怎么啦?”

“中毒了。”凌老头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他脸上凝重的神情却并不是这么说的。

深瞳俯身眯眼仔细看着魅姬肩头的伤痕,忍不住皱了一下眉,问:“这是怎么弄得?”说着,伸出手指轻轻碰了一下。

“别碰。”一看到她的意图,凌老头连忙伸手想要阻止她,可还是晚了一步。

“怎么啦?”深瞳不解的看着凌老头惊慌失措的模样,问。

凌老头紧张的仔细查看着魅姬的肩膀,然后深舒了口气道:“还好没事。”

“到底怎么啦,老爹?”

凌老头转头看看面前的两人,警告道:“现在千万不要去碰她的肩膀,如果力道拿捏不好,就算解了毒,她的整个肩膀也有可能会被费点。”

深瞳当即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吗?”

“有,而且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凌老头毅然点点头。

慕容柒予若有所思的低头看着魅姬,忽然问道:“凌老,这种毒是直接沾上身就会中的吗?”

凌老头摇摇头:“那倒不是,这种毒是粉末状的,必须要通过伤口或者口服才会中毒。”

“可是魅姬不会傻到吃毒药,她又不想自杀。”深瞳不解的一皱眉。

“应该是伤口。”慕容柒予目不转睛的看着魅姬的箭头隐隐显出那道狭长的伤痕,轻声嘀咕:“是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