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事到头迷,我也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同时我也相当佩服作者居然可以在手留弹的引线拉断之后,还能够让我们两个人对话到下一个章节,真不知道是手榴弹的质量太差,还是这二次元的世界里充满着无限可能。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的脚一下子就踢在了我的手上,那个手榴弹呼的一下就飞到了半空中,然后我的脑袋就被人直接按在了地上,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一阵爆炸的声响,同时整个地面都跟着抖动了起来。

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我才站起身来,耳朵里也是嗡嗡作响。我赶快向那个关键时刻救我一命的人看了过去,想不到竟然是刚刚失踪的老王。

“你这家伙怎么神出鬼没的!”我对他说话,可是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能放大了嗓门冲他喊着。

老王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向旁边指了指,只见那里除了娴子和豁牙子的身影之外,还有一个被绑了手脚的鬼子兵,这时正用那惊恐的眼神看向我们,嘴巴里也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不断的呜呜着。

“这鬼子你从哪里找来的!”我又大声对他喊道。

老王捂了捂耳朵,示意我小点声音,随后就把那鬼子兵拉到了身前,紧接着就把他按在了玉台的上面。

起初鬼子兵还在不断的挣扎,裤子里顿时就传出来了一阵尿骚味,不少**随着玉台的边缘就流到了地下,直滴到了李海明的脚面上。

“我草勒拉,赶情这小鬼子也会害怕,也会吓得尿裤子啊。”李海明笑着说道。

我的耳朵好像恢复了一些,便对老王说道:“你刚才逃跑就是为了抓这个鬼子吗?”

“是啊,那血红杀衣不杀死人是不会罢休的,但它的弱点也很明显,就是害怕玉石。所以咱们最开始看到它的时候,就是安静的躺在这玉台上面,谁让你手贱非把那面具给拿下去,才造成这么大的混乱。”老王说着就抓起了鬼子兵的脑袋,用力的向后一磕,这闹腾的鬼子兵就瞬间晕了过去。

“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豁牙子和娴子也凑了过来,不时的向四周看去。

“怎么办,等那血红杀衣自己出来,再扑到这鬼子身上,只有它安静了,咱们几个才不会有危险。”老王说罢,就带着我们一点一点的向墙边上靠去,同时也关掉了手电。

“你怎么发现这个鬼子的?”我又问道。

“是他自己找上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稻本龙一让他负责守卫,反正听到咱们这里有动静的时候,他就出现,我就趁机把它打晕拖了过来,谁知道刚回到这儿,就看到你们两个笨蛋,手里拿着手榴弹在那里找死呢。”老王说道。

听到这里,我和李海明也是相视一笑,可是一边的娴子却不停的拉着我的胳膊,并小声的对我说:“那我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是鸟毛衣弄的,它最多在我身上弄几个眼儿,但是撕坏我的衣服可不会是它干出来的。”

“那你让我怎么解释呢大小姐,要不你问问李海明,他可以帮我作证的。”我说着就把李海明拉到了身边,让他帮我说两句话。

“我草勒拉,我当时只顾着收拾鸟毛衣,根本没注意到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衣服呢到底是小贼脱的还是鸟毛衣脱的,你自己去想吧。”李海明说道。

“我靠,李海明,不带你这么玩的啊,你这不是坑爹呢嘛!我可是清白的,虽然我王小贼生平是很好色,但也不会随时随地不分场合的啊,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已经被老王捂住了。

“别说了,那东西过来了。只要它把鬼子抱住,咱们就赶快往里面跑,谁也不要回头知道不知道。”老王叮嘱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