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上官菲儿哭得太过于伤心,我也不会像这样的搂着她,同时也让娴子产生了误会。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娴子就一个人走进了厨房里,重重的关上了门。

我对豁牙子使了一个眼色,好让他帮我进去劝劝娴子,同时我也把上官菲儿带到了房间里去。坐下来的上官菲儿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豁牙子也是从厨房里拿来了一壶开水帮她倒上了一杯。

“到底怎么了,你快给我说。”我看到上官菲儿没什么事了,才开口问道。

上官菲儿又沉默了一会儿后,这才对我说道:“叶斯欣失踪了,已经有十天看不到他了。而且他走的时候连一句话都没有交待,现在他手下的兄弟都认为是被鬼子暗杀了,现在正准备去找鬼子拼命。而且他创建起来的家业,也因为失踪,也都被手下的弟兄瓜分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控制了,和会来找你商量了,因为叶斯欣对我说过,一旦他有什么事就来找你。”

听到这话,我也是好一阵的奇怪,叶斯欣可是和我一样,都是穿越而来的,以他现实的地位与势力,想要突然间的消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为什么他消失了十天,北平城里还是一片详和呢?

“你没有去鬼子那里打听吗?”我问道。

“我问了,我都问了,叶斯欣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上官菲儿说。

“啊,这小子不会是穿越回去了吧。”我说道。

“穿越?这个叶斯欣难道也和你一样吗?”豁牙子在一边听到我们的谈话后,赶快问道。

“这事以后再说,那失踪之前只是交待你来找我,并没有说别的是吧?”我又问道。

“他说你会找到他的,而且也只有你才能够救他。正因为这样的话,我才会担心,他是不是受了什么不测。小贼你到底能不能找到他啊,现在不只是我在找,就连八路和**也都在找他,他所拥有的实力,可是包括鬼子在内都相当忌惮的,可以说他的存在与否,完全决定了整个河北范围内的战争导向。”上官菲儿的这番话才是他来找我的目的。

叶斯欣的失踪,完全让这里的局面变得更加复杂了起来,可是这小子却让上官菲儿来找我,三方势力人马都找不到他的人,我又怎么能够找得到他呢。但是上官菲儿完全相信他的话,也相信我能够找到叶斯欣,所以她就连看着我的眼睛都有些渴望。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时候,李海明和杨扬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李海明还是架着双拐,而杨扬则自然的扶着他的身子向屋子里走了过来。

“哦,菲儿小姐来了,那个叶老板怎么看不到他呢?”李海明不明情况的说道。

“别提了,菲儿小姐就是来说这个事的。叶老板已经失踪十天了,整个河北的局势好像也变得更加复杂了。”我说道。

“我草勒拉,越乱不是越好嘛,咱们可以混水摸鱼,把叶斯欣所有的东西都抢过来,成为我们八路军的资源啊。”李海明说。

“你想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晚了,鬼子和**早已经对他的地盘时行了瓜分,而且他当初的人马也都投奔了各自的势力。两边的人马,也都以他的失踪为借口,不停的吵闹,很可能用不了多久,北平城里就会发动一场动乱,到那个时候,叶斯欣如果再不出现的话,那他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就真的没有了。”上官菲儿说道。

听到这话,李海明的脸色也变得沉重了起来,让杨扬去帮着准备早饭,同时也坐到了我们的面前说道:“这样的确不是很好,无形意就壮大了鬼子和**的力量,必须要把叶斯欣重新的找回来,主持大局的。”

“但现在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去哪里找他。而且我们也没有时间去找他了。”我说道。

“没有时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上官菲儿又问道。

“我们已经打听出来稻本龙一准备时行九龙拉棺的地方,就在我们跟着他跑到内蒙高原的时候,他手下的斩龙军团就已经去往云贵高原,进行仪式,要强行的嫁接两国间的风水龙脉。所以我们在这里呆不了多长时间,就要赶往那里去了。相对于叶斯欣的失踪来说,可能阻止九龙拉棺才应该算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向上官菲儿解释着。

“什么?你们真的发现九龙拉棺的所在了吗。怪不得叶斯欣失踪前会和我说只有你能找到他了,而且他也说找到九龙拉棺的时候,也就是找到他的时候。”上官菲儿说。

“找到九龙拉棺,就找到他了?难道说叶老板是被斩龙军团走到云南了吗?”李海明说道。

“有可能啊,当初稻本龙一说过,他会带上九十九个风水师,利用他们的性命来催动九龙拉棺。叶老板会不会就混在那些风水师里,提前去帮咱们阻止了呢?”豁牙子在一边赶快说道。

“没准还真是这样呢,你们看十三叔和叶斯欣本来就认识。十三叔假装包不同,和咱们一起去找返魂树,而叶斯欣就加入斩龙军团,去拖缓他们整个队伍的行程。看来他们与稻本龙一合作,就是为了打探出来他兵分两路的阴谋。这样一来,咱们想不早点出发都不行了,一面阻止九龙拉棺,一面寻找叶斯欣。”我说道。

听了我的分析,再把现阶段的情况一比对,好像也只有这样一条指示着叶斯欣方向的线索了,而且九龙拉棺也是相当秘密的事情,不可能会让其它人知道,因此叶斯欣才会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消失,但为什么他什么事都算计到头的人,却想不到自己离开后,这些辛苦打拼的成果却会易手吗?还是这一切都是他故意布下来的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