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找这个吗!”方子路举起了另一只手,只见我的挡尸香板正被他握在手上,脸上还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

“你什么时候拿走的。”看到自己唯一的利器被别人抓在手里,我的心中反而有些发毛。

“就在刚刚你们晕机的时候,看起来你们都是第一次坐飞机,很不习惯这种颠簸。”方子路说。

“少说废话,我就不信你们会一点事没有。”我说道。

“我们是有事,但恢复得比你们要快,所以才会抢占了先机。”方子路说道。

“我还真是大意,没有提前动手。”我说着。

“不,并不是你大意,而是你这两个同伴有点拖后腿,再者说你又这么儿女情长,难免就英雄气短了。其实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安全的回去南京,只要把杰克交到政府的手里,你们随便去哪里都可以,我还可以为你们安排一名飞行员,再把飞机加满油。”方子路说得很平淡却是句句入耳。

“看来这么好的条件我没有理由拒绝是吧。”我说。

“当然,难道你想和他们两个一样,一路睡过去吗?还是要我们动手把你们绑在一起直到手脚发麻呢?”方子路说。

“我还有什么选择吗。”我说道。

“你的选择就是要么大家快乐到南京,要么从这里就跳下去。”方子路说道。

我有些沉默,不再说什么了,脑子里不停的转着,却想不到任何的办法来应对现在的情况。这时娴子却突然的跑到杰克身边,将手枪顶在了他的脑后。

“嗨,你要干什么!我在开飞机呢!”杰克喊了起来。

“娴子小姐似乎是想要威胁杰克来做为交换条件吗,我看你还是不要做这种无谓的事了,大家都在飞机里,如果杰克有事,咱们一起完蛋,你们难道不想去云南了吗。”方子路的话也让娴子产生了动摇。

很明显,时局已经被方子路他们三个人所掌握了,一切的结果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在这个空中监狱里,谁手里有枪,谁就占据了主动地位,对于我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好,大家安全的到南京,然后我们再飞去北盘江好了。”我说着就坐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胸口淡定了起来。

看到我的样子,方子路也是哈哈一笑,让大勇和刘全把手里的枪放下,并一起坐了下来,同时对我说道:“这才对嘛,大家和平相处,各得其所不是很好吗。而且到了南京你们可以把资料留下来,杰克可以帮着制作解药,来救豁牙子兄弟了。”

听到这话,我却是心里一惊,想不到方子路的目的竟然是这个,得到生化武器研究的资料,看来他们**也没安什么好心,杰克也许并不是被他们救出来的,而是被抢出来,与其说现在是送他回家,到不如说是把杰克从一个实验室带到了另一个实验室里。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方子路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原来你们救杰克,只是为了让他帮你们研究生化病毒是吗。”我看着方子路说。

“这?从何说起呢,我们一起都是以解救杰克为主的。让他研究只是为了救你的朋友,难道你希望他会变成那种怪物吗?”方子路指了指依旧昏迷的豁牙子说道。

“不要再找借口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谁还能骗得过谁啊。只要你们不是拿病毒来做坏事就行,你也看到了,这可是能够毁灭整个国家的病毒,千万不能乱玩的。”我说道。

“不用你来教我怎么做,我们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你也不要想从这个方面来打击我,玩心理战的话我可是比你要高明得多,只不过我并不想这么做,毕竟大家都是同生共死过来的。”方子路还没有说完,我直接就开口说道:“呸,同生共死的话就不会在飞机起飞的时候把我们扔在下面,自己一个人跑掉了,你还好意思说吗。”

“呵,不管怎么样,你们已经上了飞机,大家都在向着共同的目的地飞去,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估计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到南京了,你们还是趁着这个时间看看外面的景色吧。”方子路说道。

娴子这时开口:“黑黑的天,有什么好看的,要看也是看你怎么死的才算好玩。”

“你们日本人骨子里都是这么好战,如果不是小贼护着你,从你砍断那二鬼子手的时候,我就已经杀死你了。好在你我不是对手,要不然我还真害怕你这样的人。”方子路说。

“你现在怕也不晚,如果你不是这么早的就露出面目,我们还真没有想要和你对峙。不过看起来,就算我们把你解决掉了,也不会那么心软了。”我说。

“哈哈哈,在说这话之前,你最好看看现在的形势,三把枪都对着你,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方子路说道。

“这话也正是我要说的,有些人一旦掌握一切的时候,往往就会忽略的最不注意的东西,这样反而是你失败的原因。”我说。

“你说什么。”方子路的脸色一变,好像他想明白我话中的意思,却又知道我不会告诉他。

“我说的很清楚,如果不是你这么早动手的话,也许我们也不会这么心软了。”我话一说完,就猛的站起身来,方子路意识到的时候,却突然的发现自己的脑袋一沉,紧接着就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落在了他的眼前,几道尖税的利爪就这样在他的脸上,身上乱抓了起来,不时的增添着血痕。

“队长!”大勇和刘全被这一幕吸引了注意力后,我和娴子也是分着左右的冲了过去,我一套折粽手立时就掐住了大勇的脖子,手指刚刚一用力,大勇的整张脸都变得通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