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手指向了旁边的娴子,同时说道:“我用她一个人就可以了。”

“她?不行!你只能用我的人。”稻本龙一自然是不同意。

“太君,如果用你的人能打开这门的话,那早就让你往上面装炸药了。这可不是一般的门,光凭力气是打不开的。所以我才会需要和我一样的倒斗专家来帮手,而娴子正是卸岭的传人,对于这些石门的打开方法她可是最清楚的。”我说道。

听了我的话,稻本龙一虽然有些皱眉,但最终他还是答应了下来,让人把娴子放开,并推到了我的身边,同时又对我们两个人说道:“我警告你们,不要耍花样,要不然你们都死下了。”

“我们不会的,但还是请太君把从我身上拿走的尸香还有挡尸香板还回来,没有那些东西,我也打不开这石门的。”我说道。

稻本龙一挥了挥手,马上就有个鬼子跑了过来,把挡尸香板和那香盒交到了我的手上。我赶快打开了香盒,却发现里面存放的尸香只剩下了三四根,连娴子帮我炼制出来的那些山寨的尸香都没有了。

“太君,你这是?”我举着香盒说道。

“你也看到了,那些尸体太臭了,所以我就用这香熏一下臭味,这不还给你留了几根嘛。”稻本龙一歪着嘴角说道。

“可是你要知道这些香可不是随便用来熏味道的,它是……”我这话还没有说完,稻本龙一也赶快打断我的话说道:“好了,已经这样了,难道还要我赔给你嘛,快点开门去!”

娴子这时也把我拉开,同时小声对我说道:“没有就没有吧,我还能帮你做,最起码先把眼前这一关应付过去啊。”

我也只好点了点头,并把这香盒收了起来,同时也把挡尸香板插在了腰上。就在我准备向石门走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小黑影从我眼前闪过,竟然又是小灰,这小家伙因为个头小,并没有引起其它人的注意,这时的它却好像向着鬼子的帐篷跑了过去,而那些鬼子的目光也都注意到了我们的身上。

“小灰想干什么?”娴子问道。

“应该是想救咱们吧,总之先打开这个门。”我说。

“可是这个门你有把握打开吗?有了尸香和挡尸香板就可以吗?”娴子再次问道。

“不是的,我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两样东西拿回来,最起码这是我的总要物归原主吧。”我说道。

“那你根本就打不开这个门吗?”娴子有些着急的说道。

“门是可以打开,你没有看到门前的这两个‘狗头’吗。他不觉得这么大的一扇石门,这么豪华的牌楼建筑,最后却有这么两根四不像的木桩立里这里,反而是有些奇怪吗?”我说着就向着左边的狗头木桩走了过去。

娴子也随着我走来,靠近一看,这狗头好像还是有点滑稽,同时我也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在一根圆木上雕一个这么难看的狗头出来呢?会不会这就是石门的开关?之前在水猴子庙外的时候,我也是按了水猴子的尾巴,那石门才被打开的,难道说现在我需要按狗头这门才会打开的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当我的手放在那狗头木桩上的时候,却感觉它竟然就是被钉死在地下的,而同时我也看到在这木桩的根部,竟然是被一道铁皮包裹着,直入地下,看起来这木桩就是被固定在这里半分也动弹不了的。

“怎么样?是不是没用?”娴子小声问道。

“是啊,这狗头被钉死在地下的,拉不动,晃不了的。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摆设吗?”我有些不明白的说道。

“你看这狗头上还套着麻袋呢。”娴子说着就把这木桩上的麻袋给扯了下来。

立在这里千年的时间,可是那条麻袋却还保持着当初的韧性,就在娴子将麻袋扯下来的时候,我们两个却同时看见,在那木桩的顶端,竟然冒出来了一阵火光,随着山风吹过,那木桩的顶部竟然自己燃烧起来了。此时再看过去,这个狗头木桩就好像一根粗大的香,立在地上,同时还从那香头处冒出来了一道轻烟。

“怎么会这样,这木头自燃?”我有些惊讶的说道。

“什么叫木头,我根本就是一根作得像木头的香。可是能做出来这种造型的香,那制香的师父工艺一定也很了得。”娴子这才仔细观察起了狗头木桩。

“怎么回事?你们在惊讶什么。”稻本龙一这时走了过来,看到那个狗头香后也是奇怪了一下,并继续问道:“这木头怎么烧起来了,还发出来这么香的味道。”

“太君,这不是木头,而是一种香。”娴子说道。

“不,这就是木头,而且和我在水猴子庙里见到的那个一样,这是从返魂树身上取下来的木头。”我突然间的想到了。

“返魂树?这里也有返魂树吗?”娴子再次问我。

“是的,在水猴子庙里,我看到在鼎里刚刚烧完的返魂树,也正因为那一点点的香烟,使得我们爬上树藤时的那些尸体都复活了。这里如果是和水猴子庙一样的话,这两根木桩应该也是返魂树,它现在燃烧起来,很可能就是在复活这墓中的死尸。这可能是夜郎王用来防盗的手段,返魂香会穿过地面直入那地下的王陵,没准夜郎王就是等待着九龙脉归一的时机,知道一定会有人前来打开这返魂香,并使自己复活。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再次吸引龙脉之气,让自己成仙了。”我说道。

“什么夜郎王,什么成仙,你能不能说一些我能听懂的话。”这一次不明白的人轮到了稻本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