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这些人当中,也就只有我和娴子懂得一些倒斗之法,对于墓中的机关暗道也都有些了解,若不然的话,我们几个走在前面的人早就翻到地板下面去了。

“这玩意儿竟然这么厉害呢。那咱们是不是又没办法走过去了?”方子路看着这满地的尸体说道。

“办法是有,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虽然这是翻板,有一点重力就会直接翻过去,但是这上面放了这么多的尸体,为什么它们掉不下去呢?”我说道。

“难道说这些尸体就是用来保持翻板平衡的吗?”娴子好像也明白了。

“嗯,这翻板也是靠重力感应来害人的,而这些尸体正好就被固定在翻板最稳定的位置上,要不然刚才那些鬼子掉下去的时候,它们怎么还会好好的躺在这里呢。”我说道。

“就算知道这个了,又怎么样呢?咱们怎么才能过去了?别说是踩着尸体走。”方子路问道。

“正是这样,正常人的逻辑来说,见到这些尸体,都巴不得躲着走,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避开平衡点,从而让自己落到翻板的下面。所以咱们只要踏在这些尸体上面,就等于是安全的了。如果这些尸体不是给人来踩的,他们为什么不像外面坑中的一样,全都变成尸骨呢?”我说道。

“踩着尸体走?这不是对死者很不尊敬嘛。”杰克说道。

“是不尊敬,但如果尊敬它们,咱们就死定了。你会怎么选择呢?”我问。

“走就走,谁怕谁啊。反正他们都死掉了。”杰克说着就第一个抬脚踩到了身前那具尸体的胸口上面,刚刚踩了这一下,立时间地面上的尸体竟然一下子伸出了手来,将杰克的脚猛然间抱住。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杰克紧张的回头看向我们的时候,这通道的天顶上面竟然传来了一阵声响,随后几十条长绳从上面落了下来,依次的排开,一直就向着通道的最深处延伸过去。

“看来我猜得没错,杰克不用怕,这些人其实是用手来保护你,不让你从身上掉下去,而上面的这些绳子就是为了让你可以有个扶手,看来这修墓的人也想到了让人安全通过的方法,就看你敢不敢踩着尸体前行了。”我说道。

“原来如此!”杰克听了我的话,也不怎么害怕了,他伸手抓住了头顶上垂下来的绳子,用另一条腿向着身前的尸体踩了过去,当他这条腿被尸体的手抓住之后,前面的那条腿自然的就被放开了,于是杰克就这样一步步向前走了过去,十几步后,他已经离我们很远了,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危险。

“好了,我们也走吧,看来这些翻板就应该这么走。”我说着也踩到了尸体上去,马上脚踝就被死死的抓住,同时我也感觉到自己踩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块坚硬的石头,此时我却又在想,如果这些真的是人的尸体,只怕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烂透掉了。

就算是没有变成尸骨,现在也应该是脆生生的经不住任何的重量,但是现在我却能结实的踩上去,还没有一点晃动的感觉,那就说明这尸体的确是经过后期处理的,很可能只是保持这人的外形,内里却都变成了坚硬的石头。

我试着用脚在那尸体上面又用力的踩了两下,的确感觉不到什么肉质的反应,而且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无法将它的身体破坏掉。

“你干什么呢?”身后的娴子突然的问我,这时我才赶快向着另一具尸体走了过去。

好在有这些天顶上的绳子可以让我们抓住,要不然走在这些排列得并不是很整齐的尸体上,还真没有办法时刻保持平衡。杰克此时已经看不到人影了,我用手电向前面照过去,还能看到它的背景,只是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走得这么快。

我又回过头,看到娴子和方子路也跟了上来,起初他们也和我一样,有些站立不稳,但找到窍门之后,他们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

稻本龙一这时也带着人进来了,鬼子兵也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跟在他的身后,却显得有些冷清。看到我们几个人踩着尸体通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让剩下的鬼子也跟在了我们身后,一个个踩着尸体就走了过去。

按说这翻板机关应该不会太长,这长度都是根据翻板下面的坑道来决定的,差不多有个十来米就可以了,但我们足足走了将近百米。在地下能挖出这百米长的通道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在这下在再挖出一条沟来,就更加困难。就算夜郎王有足够的人力物力,那他又为什么要全部浪费在这里呢。

一边想着一边走,但这时我却发现身前的杰克却突然放慢了速度,我看到地下的尸体好像变得少了起来,看样子我们应该是走过翻板机关了,就在我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间杰克又大叫了一声,紧接着我却发现杰克拉扯着的身前的那根绳子,竟然一下子从天顶上脱落了下来,紧接着我耳边又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响动声。

咔咔啦啦的弹簧声从身边的墙壁里传了出来,同时我又看到身体两侧的墙壁中,竟然又出现了许多个大小不一的四方口,借着手电光的照射,我看到那四方口中,竟然露出了一根尖尖的箭头,正隐隐的散发着寒光。

“快趴下,这是暗箭机关!”我大叫了一声,身体条件反射一般的就向下落去,正正好就趴在了那尸体的正上面,与此同时一连串的嗖嗖声从我的头顶上飞过,耳边又传来了金属撞击在墙壁上时反弹的声音。

“啊啊!”身后又传来了痛苦的叫声,我把脑袋向后一歪,看到娴子和方子路也已经趴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