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有想到这把刀出现的如此突然,豁牙子还保持着倒退的姿势,甚至还不能相信那刀穿透的就是自己的身体,直到他感觉到了疼痛,嘴角流出了血,才明白过来。

“救~命!”这是豁牙子说的最后一句话,刀身消失,鲜血已经从他的胸口涌出,染红了白色的背心,紧接着豁牙子那肥胖的身体,咚的一声就栽在了地上。在他的身后,一个手拿东洋刀的忍者出现,刀身上还残留着豁牙子的血。

‘又一个忍者?’我心中说到,赶快回过头去,却发现刚刚站在火焰里的忍者消失了。

难道说这刺杀豁牙子的和之前看到的是同一个人吗?可是这两者间的距离足有八丈远,他是如何在一瞬间赶到了我们的前面,并在任何人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将刀贯穿了豁牙子的身体。

“啊!”娴子这时才发出来了尖叫声,但所有的反应好像都慢了半拍。

那个忍者将东洋刀斜举在头顶,同时刀刃的一边架在了左手臂处,跳动的火光下,我只能看到他灰暗的眼神,就好像漠视着一切生命似的。

“小心点这个忍者!”我拉着李海明和娴子就向后退去,可是那个忍者却紧紧的跟着我们的脚步,始终保持着不到两米的距离。

“我草勒拉,管他是人者还是猫者的,只要是日本鬼子老子统统都要杀!”李海明甩开了我的手,同时将身后背着的大刀也提了出来,对着那个忍者就砍了过去。

大刀飞至,忍者举起东洋刀就挡,听得铛的一声重响,那忍者连退了三步才站住身形,手腕上还有些轻微的颤抖。反观李海明,到像个铁塔似的站在那里,这一次力量的比拼上,很明显李海明占了上风。

“娘的,什么忍者,原来就是个纸老虎,看我不劈你个十八段!”李海明看到一击得手,马上就继续的跟了上去,不让这个忍者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我们赶快出去吧!”娴子拉起了我的胳膊就向外走,但我却对她说:“你以为我们走得掉吗,这个忍者就是来专门对付咱们的。刚刚在树顶上,那个稻本龙一早就看见我了,但他不动声色,就是为了让咱们放松警惕,好让这个忍者能杀死咱们。但好在我解开了眼煞,如果不是为了对付眼煞,这个忍者还不会正面和咱们对战的。”

“你对忍者很了解吗?”娴子到是有些奇怪。

“说不上很了解,但我从《火影忍者》上看到的也不少了。这些忍者飞天遁地,能耐非常,就好像咱们中国古代的神仙一样,没有他们不能做的事情。难怪他第一下就要攻击豁牙子了,咱们这几个人当中,就只有豁牙子是搬山道人,懂得这些修炼之术,所以他才会最先中招。没有了豁牙子的帮助,只怕李海明危险啊!”我说道。

“火影忍者?那是什么东西?”娴子有些听不懂我的话。

就在李海明和那个忍者打斗拉开了距离之后,我看到地上躺着的豁牙子好像还在**着,似乎并没有死,就赶快和娴子说:“我和李海明对对付忍者,你看看豁牙子怎么样了,我看他还在动,应该能挺过来。”

“你小心点啊。”娴子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就将她推向了豁牙子的方向,而自己则赤手空拳的向忍者奔了过去。

反观这边的战况,李海明的刀功可真是没得说,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最适合在人多的战场上撕杀。只可惜现在他面对的是以阴柔为主的忍者,那家伙接了李海明一刀后,好像学得乖了,不再和他硬拼,反而是左躲右闪的浪费李海明的力气。

“我来了,李团长,顶住!”我呼喊着,只是想把忍者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好让娴子有时间对豁牙子进行救治。

看到我的出现,那忍者对李海明舞了一片刀花,就退出了战圈,同时也将东洋刀收回到了身后,双手却做起了奇怪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