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正好被我看在眼里,忍者企图用对付豁牙子的方法来对付李海明,刀尖已经对准了他心脏的位置,眼看着就要刺进去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离这个忍者不远处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黑影。这墓穴之中早就被火焰点得通亮,再者说也没有什么巨石挡路,怎么会有一个无缘无故的黑影出现呢?

如果那不是人影的话,就一定是幻术的施法者躲藏的地方。我赶快就向那黑影跑去,抬脚就踹,本以为自己会踢到墙上,但没有想到我的脚竟然一下子伸进了黑影里面,而后脚底下就觉得有些软绵绵的。

“中了!”我心中大喜,看来我猜对了那忍者真身所在的位置,于是就不停的踢踹起来。

“啊哟!”终于黑影里传来了一声惨叫,又一个忍者从里面滚了出来。

咣铛一声,那已准备好在李海明背后偷袭的忍者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了,那把东洋刀也掉在了地上。这时李海明才注意到身后的危险,便赶快转过头来。

忍者的真身被我发现后,我一直追着他打,那家伙似乎再也没有之前的身手敏捷,反而有点抱头鼠窜的样子。李海明看到后,也赶快追了过来。看到我们两面夹击他,这忍者双臂一挥,周围那些火光却一下子熄灭了。

眼前又进入了黑暗,我心中一紧,这忍者别趁机溜出去了,那我的努力可就白费了。于是我赶快去摸身上的手电,而同时我听到了一阵打斗的声音,好像是李海明和忍者遇了个正着,两个人正掐在一起。

手电打开,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照去,只见李海明已经将忍者踩在了脚下,这脚还不停的在他屁股上使劲的踢着,口中骂骂冽冽的说道:“狗日的小鬼子,让你暗害你大爷,让你他娘的藏起来。你以为藏起来我就抓不住你了啊!你不是会喷火嘛,喷啊!喷啊!”

此时的忍者早就没有了之前的神秘感,老实的蹲在那里被李海明欺负,口中还在不停的说着什么,不知道是在骂人还是在求饶。

“让我先崩了你!”李海明将盒子炮顶在了他的头上,那忍者叫骂的声音更大了。

“先别杀他,咱们起码还有一个活命的筹码,用他当人质咱们出去,不然还得被稻本龙一那家伙围住。”我说道。

“好主意,起来!跟我们走!”李海明拎着忍者的衣领就向外面提了过去。

看到这副倒霉模样,我心中那被神化的忍者形象立时就崩塌了下来,原来忍者也是人,失去了那赖以保命的幻术,也只能任由我们摆布。

我又找到了娴子,和他一起架起了豁牙子,刚刚和李海明汇合,那忍者就好像是突然间发疯一样,嗖的一下就向娴子冲了过去,口中不停的叫喊着什么。难道他想对娴子动手吗?我心中这样想着。

可是身体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娴子反而先松开了豁牙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手中那把刺刀再次出现,在忍者的脖子上一划,紧接着就刺进了他的肚子。

那忍者双后捂着喷血的脖子,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倒在了地上。这是我第二次见娴子出手了,想不到她的动作会如此的利索,甚至有些狠辣。难道这就是他们发丘的风格吗?还是出于她对鬼子的那份仇恨。

忍者已经没有了气,整个瘫在了地上。我们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再次架起了豁牙子向出口走去。虽然失去了一个很好的人质,但我也知道,稻本龙一这种人是不会因为一个手下,而放过我们的,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踩上那满是血迹的白玉台阶,我们很快就来到了碑林所在。这时我却发现,碑林里多了很多的炸药,有一些直接就绑在了石碑上面,那些引线穿得乱七八糟,就好像一张蛛网。

“小鬼子是铁了心要炸掉这里了。咱们还有希望离开吗?”李海明已经开始担心了,而这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爆炸声,整个地面都跟着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