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多米摸着头,幽怨无比地瞪着清风,“你太没有音乐细胞了!”

清风奇怪地问:“细胞是什么玩意。【文字首发】”

“一种超强的灵术!”唐多米得意地说。

清风一挑眉:“才怪,分明就是叫、春,春天还没到,你这只野猫怎么开始乱叫了呢?”

唐多米发现清风损起人来,那嘴巴够毒的。她故作听不见,手扩在耳边,“啊?什么?好大风,听不到飞得太快了”

清风大声说:“我说,下面有只母猫找你”

“啊?哈?什么?听不到!听不到”唐多米干脆装聋到底,装傻扮懵。

清风把她耳朵揪过,冲她耳朵大吼一声:“听到了吗”

唐多米被吓得连打几个机伶,混蛋!耳朵要被他吼聋了!

唐多米反过身,一拳朝他脸上打去,他哪长得帅就专揍哪,谁让他混蛋了!

清风一掌包住她的小拳头,反往坏坏地往她鼻梁砸去。

唐多米捂着被他砸到的鼻子,疼得泪光盈盈,她抬起腿就往清风踹去。

“我闪!我闪!”清风揪着白鹫的羽毛,在白鹫背上跳来跳去,逗惹得唐多米气恼不已。

正在飞行的白鹫回过头,很人性化地怒瞪着坐在它背上打骂的两人,很想把他们摔下去

唐多米和清风没有发现白鹫的愤怒,继续在上面拳打脚踢,唐多米打得兴起,还揪下了几根白鹫毛。

白鹫羽毛被拔,低嘶一声:它受不了背上的两个可恶的人类了!

飞过一片灰暗森林时,白鹫身子一滑一甩,把背上打得正欢的唐多米和清风摔了下去。

拍拍翅膀,白鹫逃命般飞快离开此地。

清风和唐多米不知道魔兽也会有腹黑的时候,从空中摔下来,幸好离地面不远了。

唐多米挂在树上,嘻嘻地取笑清风:“我都说了强扭的瓜不甜,人家不肯做你的坐骑,你非要把它打成坐骑,瞧,报复来了吧。”

“还不都是你的鬼叫闹的,我告诉你,魔兽也有脾气的,四阶以上魔兽拥有灵智,九阶以上的魔兽都能化形为人,修行差一点,人、兽难分哪!”清风半揶揄半笑地说着,从树上跳下,寻着一个方向直行而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