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多米岂能不知他心思,冷冷一笑:“我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恶毒主意,我今天话放在这里,如果你敢来阴的,除非我唐多米死了,否则,如果墨家人少了一根汗毛,我拔光你身上所有叫毛的东西!如果墨家人伤了一根指头,你身上的手指脚趾,请给我洗干净,等我来取!”

她手指一弹,一簇火焰从指间飞出,弹到新娘马车上,只两秒的时间,马车便化为灰烬,被风一吹,烟散云烟,仿佛从不曾出现在这世界。【文字首发】

她面向楚中剑,冷眸直逼楚中剑:“如果不想你的王宫如这马车一般,在这世上消失,你可以毁誓。”

楚中剑心中惊惧,那无物不能燃的奇火,和唐多米强悍的灵术令他产生惧怕。最起码,在他没有彻底弄清唐多米的实力、没有杀死唐多米之前,不敢对墨家轻举妄动。今天她敢光天化日之下把他从马上拉下来,敢逼迫他,明天她就敢杀入王宫,夺王室子弟之命。

他相信唐多米敢这样做!

没有人愿意招惹一个不要命的亡命之徒!所以楚中剑只能收起心中所有念头。

唐多米放开楚中剑,与墨君菊姐妹说,“咱们回家。”

墨君兰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跟唐多米回墨府。

侍卫把楚中剑从地上扶起来,楚中剑脸色黑得像块黑炭,正要吩咐随从招集本国的高级灵气师。眼前,突然亮光一闪,出现一位面如冠玉,白衣翩翩的少年。

楚中剑方才被唐多米已吓三魂失了两魂,这少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又把他吓得腿直发软。

日落王国,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强人?

少年含笑地摇着白玉扇,白衣白扇,犹如玉树临风。他含笑说:“不必惊慌,我又不是那粗鲁的家伙,不会打你的。”

楚中剑这才放下一颗悬在半空的心,迟疑问:“请问,你要做什么?”

清风在戒指一点,取出一枚金色的圆牌,扔给楚中剑。“如果敢为难墨家,结果会怎么样,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楚中剑看清手中的金牌,好不容易站稳的双腿又叭的一声软倒在地上,盯着清风,满脸恐吓不安。那神情,比面对死亡还更恐惧。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