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泽尼特人疯狂地嘶喊着孙飞的名字.

他们的血管之中流淌着的血液都被眼前的一幕点燃了。

军团长大人击败了对方月级高手,这简直就是神话一样的事情,原来自己的军团长要比月级强者还强大,这样的发现让所有人都陷入了难以遏制的眩晕之中,兴奋到语无伦次大脑空白的程度,一遍遍地高呼着孙飞的名字,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现他们心中的激动和兴奋!

为对面远处的如同钢铁森林一般的阿贾克斯大军阵营,则陷入了一片前所未有的可怕沉寂之中。

两军对阵,高手站的胜负,最能影响士气。

而很显然,香波王一人双剑举手投足之间击溃己方四大九星级武士和一名月级强者,已经让彪悍嗜血的阿贾克斯人陷入了巨大的震撼之中,士气简直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地跌落,这种信心上的打击,对于一支军队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大军簇拥之中的帅旗之下。

寂静的气氛之中,皇子费尔亨通心中的震撼简直难以言喻。

香波王竟然……竟然可以抗衡月级强者?

远处发生的一幕,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对这个宿命对手的认知,虽然在此之前骄傲的皇子殿下已经对孙飞的评价很高很高,但是现在看来,却依然远远不够。

费尔亨通一阵麻木,他发现自己简直就像是一只鼹鼠在自以为是地度量巨龙的力量,以为这个大家伙只是身躯比自己庞大,却根本不能理解,巨龙不单单是身躯庞大,它一张嘴甚至可以喷出毁灭天地的魔法烈焰!

“好。”

大雪山首徒默多克虎视鹰顾的狭长眼睛之中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惊容,最终只是做出了一个‘好’字的评价,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好’。

费尔亨通抑制着心中的震撼,忍不住抬头看向一直静静站立在山丘之巅的师尊。

可惜一层层朦胧模糊的黯淡光焰此时依旧笼罩在这位绝对武道强者的身上,那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仿佛光线在靠近这道身影的时候会产生弯曲从而令你根本无法正确捕捉影像,也就根本看不清他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他身上的气息永远都是宁静平缓,就像是无底深渊,让你永远都无法把握那深渊最低端的变化。

但是费尔亨通却有一种很奇妙的错觉。

眼前这位自己学艺二十年却只见过三面的师尊,在刚才那一刻,他那颗古今无波的心,突然被惊动了。

慢慢地压制自己心中的震撼和吃惊,费尔亨通摆摆手制止了身后将领们因为难以置信而产生的喧哗,开始用一种很难形容的置身局外的心态,继续观察远处的战斗。

虽然香波王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但是皇子殿下深信,既然今天大雪山师尊都出现在了阿贾克斯阵中,那么香波王不管有多强大,最终都必然败亡!

费尔亨通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为什么二十多年从未离开大雪山一步的师尊,竟然打破了自己惯例,亲自带着多尼和默多克这两位号称大雪山有史以来最为天才的师兄,悄然出现在了这茫茫戈壁大漠之中。

他可不会认为师尊是前来帮助自己的征讨泽尼特人。

因为费尔亨通清清楚楚地知道,发生在两大帝国边境的这场残酷战争,或许关系着无数阿贾克斯人坚忍了二十年的屈辱,甚至关系着帝国未来的命运,但是,在这位大雪山武道至强者的眼里,或许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

“你这个低贱的泽尼特狗,我要杀了你,我要杀进双旗城的泽尼特杂碎,我要隔开你的喉咙,用他们的血将你活活淹死!”多尼白净秀气的脸已经完全扭曲,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充满了最原始的狰狞和暴戾,低吼连连,一步一步向孙飞逼近。

孙飞只是自顾自看着手中的长剑,理都不曾理他。

国王陛下正在一点一滴的体会月级强者的战斗方式。

按照传闻之中来讲,实力到了月级地步,已经是一次从内而外的质的提升,不仅仅是斗气,身体血肉骨骼五脏六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强更为坚韧,而且,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实力的提升,更是一种生命的升华。

在艾泽拉斯大陆,普通人包括星级强者的寿命一般都在百岁左右,而月级强者只要不在战斗之中陨落,就可以活到三百岁甚至更长!

月级强者随随便便的一招一式,皆有星级武者全力爆发斗气技之时的威力,力量生生不息,战斗方式更加趋于一招一式的近身搏杀,但是却可以摧枯拉朽一般击败星级武者。

刚才和多尼交手过程虽然短暂,但是已经足够孙飞发现很多东西。、

国王陛下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野蛮人模式】的身躯无比强大,竟然拿比之月级强者晋级之后淬炼出来的强大肉体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肉体强大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完全可以承担对手一招一式之中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甚至反倒可以对对手的躯体造成巨大的毁灭性压力。

而野蛮人的【支配长剑】这个天赋点数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让孙飞对于剑术的领悟和理解也达到了可怕的程度,虽然没有形成完整的剑术招式和套路,但是却胜在无拘无束,无形无迹,行云流水,无迹可寻,这样的野路子对于很多高手来说,却更为危险。

可以肯定的是,孙飞目前99级的野蛮人实力,虽然没有晋级到月级强者,体内力量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但是面对新月级下阶五段以下的月级强者,却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而无比嚣张的大雪山高手多尼的实力,仅仅只是新月级下阶一段而已。

孙飞可以在反手之间轻易碾压这个嚣张的阴鸷年轻人。

而且,国王陛下还发现,眼前这个大雪山年轻高手的实力,似乎是通过某种奇特捷径或者是神秘药剂催发才勉强提升到月级行列,根基不稳,境界稀松,若是真正算起来,这个多尼连正常新月级下阶一段的实力都没有,只能算是半步新月下阶一段而已,这样的实力,挑战孙飞,简直就是找死。

轰!

再次交手。

孙飞手下没有留情,野蛮人的力量轰然爆发,凌空跃起。

【跳跃斩】。

从暗黑破坏神世界亚瑞特山野蛮人一族远古祖先祭坛守护神科力克身上习得的野蛮人招牌绝技之一的【跳跃斩】终于第一次完整地出现在了艾泽拉斯大陆世人的眼中,人与剑最完美的结合,力量与招式的最绝杀的爆发。

一种奇异的波动荡漾开来,奇形双剑凌空一斩!

多尼瞳孔皱缩。

双瞳之中隐射出那一抹惊艳的剑弧。

他只来得及举起手中的【魔刀斗兵】往外一挡。

然后只觉得磅礴不可抵御的浩瀚力量从双刀刀身袭来,通过刀身一直摧枯拉朽侵袭蔓延到双臂和身体,自己月级斗气像是纸糊一般崩溃,然后整个人像是破不麻袋一样被直接凌空轰飞!

“呃……噗!”

多尼在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毫无反抗地被轰落地面,砸出一个深坑,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张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孙飞如影随形,双剑压在了多尼的颈间。

剑刃森寒,银光游走,印照着这位大雪山嚣张至极的高手颈间一片鸡皮疙瘩。

“你……哈哈……哈哈哈哈,你敢杀我?”多尼碧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疯狂而又阴狠怨毒的光芒,突然之间疯狂地大笑。

孙飞皱了皱么眉。

并没有挥动利剑。

因为在这一瞬间,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机,从远处那阿贾克斯大军帅字旗之下出现,牢牢地锁定了自己,就像是灵魂锁定一样,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头可怕的巨龙盯住一般,孙飞还不怀疑,要是自己真的割下了眼前这个嚣张阴鸷的年轻人的脑袋,将会面对着一次排山倒海一般的可怕攻击。

这种攻击,以自己目前的实力,绝对无法抵挡。

而且孙飞也知道,就算是近在咫尺,这一剑,也不一定能够斩下多尼的头颅。

因为远处一直巍峨不动的人,实在是太可怕。

顿了顿,孙飞脸上露出了笑容。

啪!

反手一剑,剑身拍在多尼的脸颊上,鲜血飞溅,孙飞直接将这个嚣张阴鸷的家伙拍的晕死了过去。

然后,孙飞将他从深坑之中拎出来,像是扔死狗一样,扔到了之前那四名神色震撼惊恐的大雪山九星级高手跟前,任由这四人忙不迭地背着多尼逃窜回了阿贾克斯大营之中。

然后,双剑斜指地面,孙飞面无惧色,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向远处帅字旗之下那个平静却又可怕的身影。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