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帝妃命令下达,大陆之上一时间风起云涌,在这就像是在平静的海水下面潜藏着汹涌的暗潮。

安静无波的明间自然不会知道在这种安静之中有着怎么样的暗潮。原本浩淼无边的大陆黑暗势力,在韩枫一道命令之下,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是从最初的强大如同老虎一般的样子,蜕变成了犹如一只翻不起浪花的温顺的小猫。

此刻的韩枫等人集体出现在大陆之外几千里海域之外的地方,那里正是一座热带雨林,这里正是王府最后的大本营,一个月的时间让的这个曾经在大陆之上呼风唤雨的超级实力在短短的时间里缩水到这个地方。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毁灭了一个在他们眼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岛,等待他们的却是灭族的威胁,最后更是被对方将大陆之上的各方势力连根拔起。

韩枫走在海岛之上的小路上,在他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都是寒冰一族坐下的势力,本来韩枫以为韩枫一族只是在大本营中有自己的实力,想不到就是在这个大陆之上也是有着他们强大道令人发指的势力,有着这样的实力,即使不想成为大陆第一皇族也是不可能的了。

同时也是在暗中感叹自己的运气之好,自己原本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平凡人,却想不到在一个奇遇中成就了自己。

被龟缩在这座海岛之内的王府势力,此刻正一脸恐惧的看着那个一步步向他们走来的蓝衣少年,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那些走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他们却是知道,他们此刻被人围困在这里,始作俑者就是这些人,看着那些人都是以这个年轻人为尊,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头领。

韩枫看着这些胆怯的人,任谁能够猜测到这些人就是一个月以前在大陆之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高高在上的黑暗王者?但此刻的他们却是成了韩枫手里的任人宰杀的对象,在得知海螺被杀的事情后 ,韩枫便是疯狂的对他们发动了残杀。

响起当初那个可爱活泼的少女,第一次见面发生的奇遇,共同相处的那三年时间,过去的点点滴滴都出现在脑海之中,两人之间的感情不仅有爱情,也有着亲情,想不到自己当初的离开,竟然成了永远的别离。如果知道知道那一别就是永远,想来他也是不会一个人离开了。

“枫……”也许是感受到了韩枫心里的悲伤,苏妃拉着韩枫的手,看着那张憔悴的脸,忍不住心疼起来。

这一个月的时间,韩枫不停的查找有关王府的事情,时刻都在为那个没有见过面的海螺担心,苏妃没有见过那个人,但从韩枫身上发出来的悲伤,她知道那个人在韩枫心里一定占据了很大的分量。

韩枫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事,目光淡然的看着周围这些人,对于他们韩枫心里充满了怒意。

伴随着一个“杀”字的开启,这里的人便是再度陷入到了一种疯狂的杀戮之中,天空之中乌云渐渐密布,只是片刻时间,便是下起了大雨。

苏妃和帝妃一左一右的伴随在韩枫身边,三人静静地走在小路上,远处疯狂的杀戮,但这些都没有影响道他们。

韩枫任凭天上落下的雨水打落在身上,脸上凄迷一片,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也许只有用杀戮才能将心里的那份压抑爆发出来。

轰隆隆,天空之上电闪镭呤,大雨磅礴。

海岛之上随处可见的杀戮,一条条鲜红的水流混合着雨水从高处往下流淌,流淌在韩枫脚下。

“海螺,我会让这里所有人都成为你的陪葬,你不会走的太孤单。”

韩枫仰着头,看着这凄迷的天空,自言自语的道。

“大哥,我们已经将这里的人给全部斩杀。”谢君豪全身湿漉漉的,身上沾染着的血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血人。令人压抑的杀伐之气,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韩枫淡淡的点头,没有说什么。

“在几位长老的帮助下,我们活抓了那个人。”待谢君豪这话一落下,身后便是走出三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为首的人韩枫认识,正是那个在寒冰一族中地位甚高的六爷爷。

在得知韩枫要对人动武的之后,六爷爷不请自来,加入了这一次的行动,成为韩枫手中一柄锋利的妖刀,这一次那个将黑衣人活做,可以说是全部都是他的功劳。

六爷爷也是一个活成了精的人,看着韩枫压抑的表情便是知道他此刻心里的伤痛,于是很是少见的站立在了一旁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交给到了韩枫手里,至于如何将这个人解决,那也是韩枫要做的事情。

韩枫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对于这个曾经将他当做老鼠一般玩耍的人,他恨不得要将他碎尸万段。

揭去了面具的黑衣人露出来的只不过是一张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他的脸很白,也许是受伤太过严重,所以他不停的咳嗽,每一次都是会咳出血,但他看着韩枫表情却是耐人寻味。

没有愤怒,没有杀戮,有的只是沉默,有时候,还会有一点点欣慰。

“为什么要杀她?”过了好久,韩枫终于开口了,淡淡的声音响彻在这个刚刚经历过杀戮血腥的地方。

他说的那个她,黑衣人自然知道她是谁,但受伤严重的他又如何开得了口,说得出话?

六爷爷自然知道这人身上发生着什么事情,所以他上前在黑衣人身上轻轻一点,黑衣人的伤势似乎受到了控制,居然没有咳嗽了。

“呵呵,没有为什么,该死的人,永远活不久。”黑衣人呵呵一笑,说道。

“混蛋!”韩枫狠狠地一巴掌打了过去,黑衣人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为什么你要将我玩弄在你手掌之间?说,你有什么密迷?”

“你不会知道的,我也不会说的。”韩枫黑衣人还是笑了笑,似乎丝毫没有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感到恐惧,反而在说完了这句话,他竟然自断了经脉。

“死了?”韩枫冷笑一声,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对他,这个一直追寻的问题,也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没有人说话,整个岛屿只剩下韩枫一个人的笑声,也许是苦笑。

=============================================================================================

故事写到这里,就来一个大结局吧,没有写过故事的我第一次写到了结尾,这个结局部分也许很土,但故事的悬念就布置到了这里,这里是结尾,也是开头。

感谢一路支持我的兄弟,这一本书的结束就是下一本书的开始,希望你们可以支持新书《升龙霸》,那里我们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