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秦路这么说了,白嘉也没敢搂住他的脖子,一来是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两人的身上,二来是她做不到,因为这样亲密的举动,之前只有滕烨一个独有。i^

她扯着他的胳膊急急言语:“这样不好,你快放我下来吧,别人看到了要说的。”

秦路却是笃定的态度:“不会的。”说着他扫了一眼周边的同学,抱着白嘉就出了排练厅,而排练厅里的同学,你看我,我看你之后,都闭嘴的默默收拾东西去了,当真没人言语什么。

而王欣扭了扭嘴巴,低声冲着身边演削掉脚后跟妹妹的赵慧嘟囔到:“有个校长老爹就是牛啊,连绯闻都省了。”

“少说两句吧,你的前途比绯闻重要!”

……

一路上,白嘉都确定他们成了吸引眼光的超大存在,但大家那种看一眼后迅速转开的方式,又叫她觉得怪怪的。

到了医务室,医生给她做了个消毒处理,嘱咐她别穿夹脚的鞋后,就去照顾别的生病同学。

“你看,没多大事吧!”白嘉穿着袜子,小声言语,两人之间如果是沉默,她会觉得很别扭。

“防微杜渐,这不是坏事。”他说着冲她一笑:“你不能穿夹脚的鞋子了,去换双宽松的吧!说实话如果脚伤的严重,你射箭的时候重心可会发生改变,很可能会影响你的惯性判断。”

“这样啊!”白嘉点点头:“我最近总觉得进步缓慢,好像卡到了一个点上似的,就是过不去!”

“你试着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很多时候,门槛都是自己给自己的,诶,下周有个射箭联赛,是朋友圈子里的,我带你去感受下,可能你会更好的领略那种野外射击需要的心境,你来吗?”

“好啊!但,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都是朋友嘛!”

白嘉点点头,刚说了谢谢,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来自1号:我好像把文件拉在客厅的包里了,看下有没,有的话,送到乐汇来。i^

乐汇是高尔夫球场,在a市的远郊区,也是这些天滕烨脚她去学高尔夫球的地方,所以白嘉一看这短信就只能急忙起立,毕竟得花大把的时间在路上:“我有事得先,嗷……”脚一穿进鞋子,就疼的厉害,她吃痛的叫了出来,那边秦路竟直接蹲下上手就把她的脚从鞋子里拿了出来:“都和你说了,得穿宽松的,破皮都还往里塞,就是自虐也没你这样的啊!”

他仰着头晃着手里的鞋子,说的很轻松,仿佛只是吐槽她的蠢笨,完全不觉得另一只手还抓着她的脚,但白嘉却十分不自在,她尴尬的把脚往一边缩了缩,秦路才后知后觉的给放开了。

白嘉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就是滕烨,也不曾这样握住她的脚。

“你这样没法走吧?不如你说去哪里,我送你啊!”

“不用了,我出门打个车就好!”

“那还不是要到校门口去?而且这个点最难打车,我是走读生,有自行车,我送你呗!”秦路说着转身保持蹲的姿态:“来,我背你!”

“啊?不用,我……”

“你要是不想我抱你的话,那就请自觉趴上来吧!”秦路的话温柔柔的耍着小威胁:“你要明白作为一个班长,我有义务关照我的同学!”

白嘉看着秦路的背,急的有些抓耳挠腮,不趴怕他又抱,可趴上去,又似乎……

当秦路转身时,白嘉像立刻醒悟一般,急忙张开手臂:“背!背!”

秦路笑了笑,蹲好,而后背着白嘉,伸手提着她的鞋子走出了医务室。

秦路没把白嘉背到校门口,而是去了车大棚处,当他把自行车推出来时,立在梧桐树下脸红红的白嘉直接就傻眼了---这自行车没后座!

“这可是赛车哦,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留给我的,这车很轻,只有15斤!”秦路说着献宝一样的单手把这大个的自行车就提了起来:“我可以单手提着它上五楼哦!”说完将车放下:“帅吧?”

白嘉点点头:“是帅,可是没有后座,我,我坐哪儿?”

秦路一拍前面的横梁:“这不是地儿?”

白嘉尴尬的王后挪了挪:“太那啥了吧,不合适……”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怕什么?再说,没人会传和我有关的流言,你安心吧!”说完他伸手一拉白嘉:“来吧,赶紧做好,把你送到了,我还回家吃饭呢!”

秦路全然一派不当事的态度,如此白嘉倒也不好坚持,否则倒显得自己有些小气,再加上,滕烨还等着她送东西,自己又的确走路恼火,故而也就只好坐了上去。

“抓好,走喽!”秦路嘱咐一声,便蹬着车子向校门口骑去。

白嘉将脑袋埋着,她实在没某人那样可以淡定的迎接八方目光,她埋着头,一直到车子骑出校园了,才渐渐的把脑袋抬了起来,因为她得给秦路指路。

风吹着她的发,吹着她的脸颊,她抓着车把,看着周边行色匆匆的人们,莫名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两个多月前,她还在医院,为了弟弟的肾源而发愁,为了弟弟的未来而努力,现在她却可以成为大学校园里为了梦想而奋斗的女生,有同学,有朋友,还有他与她近距离的亲密……一切都因为他而开始改变,她的人生算不算有了绚烂的色彩呢?

车子骤然停下,前方是红灯,秦路单脚撑着车子低头扫了一眼努力趴在车架上的她,显然她很小心的和自己保持一份距离,眼里闪过一抹淡淡的忧伤,他看着前方,当灯变绿色时,他又卖力的蹬了起来。

“谢谢你送我。”到了小区楼下,白嘉赶忙下了车,低着头言谢,拘谨的不得了。

“要我送你上去吗?”

“不用了!”白嘉紧张的摆手,秦路笑了一下:“那明天见!”继而骑车走了。

白嘉没有动,一直站在那里看着秦路骑远,消失在眼中,这才放心的吐出一口气,继而把另外一只鞋也脱了,拎着鞋子绕过了两个单元,这才上楼。

回去找了双自己原来的鞋子换上,又去沙发上的包里翻找,果然找出了一份文件,白嘉急忙拿着下楼打车,当出租车载着她开到乐汇时,她却没敢下车,因为她看到了钱茜。

“师傅,您稍微等一下,我掉了个东西!”白嘉编着瞎话,埋头在车厢里装作找东西,直到听着汽车声哄响着离远,这才放心的抬头起来付钱下车。

好险,我还是和他说一声换个地方吧,万一被撞见……

“啊!”

她想着迈步进入大厅,由于心不在焉一进去就不小心和人撞了个满怀,不好意思的赶紧退开想要说对不起,却又傻了眼,因为撞的这个人,她认识,是金俊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