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电话,将原本去工地路上的陈邵阳给叫了回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一进门,就见到严母端坐在沙发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让他顿时有些心慌。

“夫人,你找我?”

“恩,”严母颇为冷淡的应了一声,指了指沙发:“坐吧,正好我有事问你。”

陈邵阳隐隐觉得大事不妙,可是严母发话,他也不得不从,谨慎的坐在严母的对面,一份文件立刻被推了过来。

“我猜,应该不是我老眼昏花了,才将父亲那一栏的名字看成严漠臣的吧?妲”

严母这般正经的问他,陈邵阳心里咯噔一下,还是打开了文件,纵然他对这份文件的内容心知肚明,但也是借此掩饰一下脸上的表情,用这点时间想一想究竟该怎么圆这个谎,亦或是该老实交代?

“我想,应该不是我眼花吧?”

陈邵阳缓缓放下文件,对上面的内容不否认也不承认。

严母看了他片刻,轻叹一声:“我也不为难你,这件事就算能瞒得住我一天,难道还能瞒到我死的那天?”

“夫人.......”

严母摆手制止陈邵阳说话:“就算你不说,我也有的是方法找人再查一次,打电话叫你过来,不过就是为了给彼此省些时间。”

陈邵阳也是聪明人,严母说的对,只要她想知道,大可以花钱去查,到时候就怕这件事会闹得更加沸沸扬扬,这就脱离了严漠臣隐瞒这件事的本意。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陈邵阳徐徐的开了口:“这份文件.......是真的。是前不久严总让我哪去化验的。”

严母也不觉得意外,但家里突然添了人口,怎么也是会吃惊的。

“那么......这上面所写的夏恩恩,和我家阿臣是亲生父子喽?”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陈邵阳也不再隐瞒,点了下头,道:“似的,dna检验结果,证实了严总和恩恩的血缘关系。”

“天呐........”严母捂住胸口砰砰乱跳的心脏,喃喃自语道:“严家有后了,严家几代单传,又有了传承.........”

“夫人。”陈邵阳为难的叫了一声,说道:“这件事,严总不想宣扬。”

陈邵阳的言下之意,就是让严母不要插手。

严母并不傻,更何况陈邵阳这个小辈,有个什么心思她一眼就能看穿。

不自觉的冷下了脸:“你们知道这件事多久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瞒着我和阿臣他爸?”

陈邵阳毕竟不是当事人,许多话根本没办法和严母说。而这时,严母盯着陈邵阳的眼神一点点变了,拧眉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她才惊呼一声。

“我说夏恩恩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他是不是夏苡薇的儿子?”

陈邵阳低着头,没有回答。

严母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也无法保持之前端庄的姿态:“怪不得阿臣非要娶她,怪不得阿臣对她的态度改变这么大,原来、原来.......邵阳,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恩恩今天也应该五六岁了吧?”

严母换了称呼,不在连名带姓的叫夏恩恩,而是亲密的叫着恩恩的小名,看来,已经是将他当做自己的孙子了。

陈邵阳好不容易摆脱掉严母的逼问,离开公寓后立刻打电话给严漠臣,只是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关机!

于是工地也不去了,连忙驱车来到严氏,只是他到的时候,秘书却告诉陈邵阳,严总接到家里来的电话离开了。

陈邵阳在心里哀号一声,看来这个事情是不能善了了。

而这边的严漠臣,在接到严母的电话后,立刻回到了严家的老宅。

听到严母的语气,本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可是一进入客厅,严父严母都好好地坐在那里,严漠臣也不由得在心里升起了几分疑惑。

“妈,你说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恩。”严母和严父对视了一眼后,很郑重的开口:“我和你爸商量过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夏小姐,我们做父母的也不会阻拦自己儿子的幸福。这几天你把夏小姐叫道家里来,让我跟她谈一谈。”

严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严漠臣眼底升起的防备,心里一叹,继续道:“放心,我这次让她过来,不是说什么让她离开你之类的话,反而是劝她嫁进我们严家,越快越好。”

严漠臣心里起疑,严母对他未来的妻子要求一向很高,当初他质疑要去向婉,也是做了很多工作,和家里抗争了许久才做到。他知道夏苡薇的身份并不符合严母选择儿媳妇的标准,所以更加纳闷让严母彻底改变态度的原因。

严父这时接到严母的眼神,也开口说道:“好了,你也不用瞒我们了。人家夏小姐,年纪轻轻就为我们严家怀了孩子,还教育的这么好,可见她的素质和人品也不错。我们对未来的儿媳严格把关,也是为了将来严家后代能有一个优秀的

榜样,不过我看恩恩着实不错,夏小姐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单身母亲,也该带着恩恩认祖归宗了,享享福了。”

严漠臣听后吃了一惊:“这件事,你们怎么知道的?”

严母责怪瞪了儿子一眼:“怎么,我们有了孙子还不能知道了?你也是真能保密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也不跟我们两个老人家说,难道真要我们入土了才告诉我们你早就和夏小姐生了个儿子吗?这不是故意要气死我和你爸么?”

“是啊,要不是你妈今天在你的抽屉里看到dna的检测报告,我们还不知道要盼多久才能盼到金孙。”严父也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做事也该有个分寸。我告诉你,马上把夏小姐取回来,让我们的恩恩早点改回严家的姓氏,这才是最要紧的。”

两位老人轮流发话,严漠臣只字不语。拧着眉头,面色紧绷。

严母最先发觉儿子不太对劲的神情:“这件事,你是怎么决定的?”

严漠臣这时抬起头,目光扫过一脸希冀的二老:“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们不要插手。”

“什么?”严母拔高了嗓门:“我们之前是不知道,所以恩恩都要六岁了还流落在外当私生子!既然现在我和你爸知道了,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我不管你和夏苡薇的感情究竟是你情我愿,还是你情她不愿,总之,最快的时间内把恩恩给我带回严家,否则,我亲自出马!”

“妈!”

“就这么定了!”严母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起身离开客厅。

严漠臣望着严母离开的背影神情复杂,严父则是不住的摇头:“你啊,会挣钱、会开公司有什么用,自己的女人都把握不住,非要让儿子冠上别人的姓氏,你才高兴?”

严父也是恨铁不成钢,他这个儿子样样优秀,唯独情商太低,当初谁都看得出来他不喜欢乔菲,还非要和人家在一起,说是要对她负责,可是到头来,还不是被那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这下好不容易,他们盼了多年的金孙终于出现,虽然出现的方式出乎他们的预期,但是严家几代单纯,就是不能再严漠臣这里断了根。

“你在商场里的魄力呢?做生意谈合同的步步为营和聪明才智呢?区区一个女人,也让你这么为难的花心思,还怎么做我严家的当家人?就像你妈说的,马上搞定夏小姐,尽快带着恩恩回严家。”

严父说完这句话,也走回书房。

偌大的客厅里,只留下严漠臣一个人,灯光将他的身影拉长,黑眸微垂,沉默、隐忍。

........................................................................................................

洛浅浅买了回国的机票,当然,买的是头等舱。

他们这次乘坐的飞机头等舱只有四张票,洛浅浅,夏苡薇和莫濯南,就占了三个位置,到了上机的时候,夏苡薇才知道第四张票是被谁买走了——

莫清炀。

夏苡薇对这个男人,一开始的印象是不太好,到了后来两人去赌场一游,就变得不好不坏,最后莫清炀知道夏苡薇和莫濯南的关系后和她呛声,甚至说了那样难听的话,夏苡薇对他唯一的一点好印象也消失无踪了。

于是,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她都没有同他说上一句话。

从美国回来后,莫濯南一如既往的开始繁忙起来,因为剧组没有跟着回来,夏苡薇有了一段时间的休假期。

她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每天围绕着夏恩恩和莫濯南,不是做饭就是偶尔上上网看看电影。夏苡薇觉得自己其实更适合这种家庭生活,只是为了生计,没办法才进入娱乐圈。

但是也许是年龄随着时间在增长,看待很多问题的想法也变得全面,虽然一开始进入娱乐圈是为了赚钱,但现在却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目标,充实自己的生活。

女人,无论多富有,精神生活也必须要丰富多彩。单纯的去依靠别人,早晚有一天,整个人也会变得更加平淡无奇,索然无味。

夏苡薇不想自己有这一天,所以即便多不喜欢娱乐圈的生存方式,但依旧还是要在继续下去。

下午五点,夏恩恩放了学,进门的时候夏苡薇正好完成了饼干的制作。

她特意在每块饼干上都画上了不同的笑脸,一是消磨时间,二是增强夏恩恩的食欲。

夏恩恩吃了一些,却不如往常一样叽叽喳喳的,反而闷闷不乐,好像有什么烦恼。

夏苡薇观察许久,始终不见夏恩恩开口,于是放下手中的活,走到儿子身边,蹲在他面前,问:“今天在学校都做了什么?”

从前夏苡薇也经常会这样问他,夏恩恩就如实把今天的活动向夏苡薇重复了一遍。

夏苡薇听后,点点头:“老师表扬你了,应该开心的啊?为什么妈咪看到你一副很困扰

的样子?”

夏恩恩犹豫了一下,瘪着小嘴说道:“因为恩恩觉得很奇怪。好想有个人一直盯着恩恩,好别扭的。”

夏苡薇听了立刻警觉起来,如果有人盯上夏恩恩的话,那可不得了。她知道现在拐卖孩子的坏人很多,万一那些人也盯上了恩恩的话........

晚上用完晚餐,夏恩恩上楼做作业,夏苡薇则在厨房里收拾。

莫濯南结束和桑城的通话后,来到厨房,远远的就看到她在洗刷台前纤细的背影,不自觉的欺身上去,从身后环住她:“都说让你不要做这些事了,家里有阿姨,我不想让你太累。”

夏苡薇偏头笑着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可是我喜欢啊,再说最近都没有戏拍,我也很无聊。”

他知道她的兴趣和一般大小姐不太一样,只好妥协:“那么答应我,别让自己累到。”

说完这一局,他又顿了一顿,补充:“当然,排除晚上做运动时候的体力消耗.......”

他轻咬她的耳垂,夏苡薇笑着躲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别闹,我在干活。”

莫濯南哪里这么轻易放开她,于是伸出手臂将她整个人困在自己胸膛与洗涮台之间,暧昧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和我做,也是干活。”

夏苡薇脸色一热,懒得理他,相处时间越久,这个男人的恶劣程度也就越发的加深。

躲避他的***扰,夏苡薇忽然想起一件事,推开莫濯南凑近的唇,用手指顶住他的肩膀,向后推开:“我有事要和你说。”

“什么?”莫濯南声音沙哑,深沉的目光始终在她的红唇和锁骨间徘徊,答话也答的心不在焉,意兴阑珊。

“明早我想送恩恩上学。”

夏苡薇很少送恩恩上学,因为同居后某种原因,她几乎很少能用机会按时起床。最多,也只是在夏恩恩放学的时候搭莫濯南的顺风车,接儿子回家。

莫濯南这时也停了下来,漂亮的眉峰一扬:“司机送不行么?”

夏苡薇摇摇头:“是其他原因。恩恩说今天有个人一直盯着他看,我不太放心,想去看一下,顺便和恩恩的老师聊一聊。”

莫濯南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夏苡薇如今不是什么平民老百姓,也算是有身家的艺人,被宵小惦记上也不是不能。

他抿唇,皱眉了半晌,说道:“我打电话给桑城,让他找几个保镖保护恩恩。”

说着,莫濯南就要离开,被夏苡薇连忙拉住。

“喂,现在还不需要吧,毕竟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小孩子的幻想在作祟,更何况每天有几个人守在学校门口或者教室里,不会很怪吗?这会让恩恩和同学更加格格不入的。”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莫濯南下决定。

夏苡薇还是摇头:“莫老板,你确定你出现的话,情况难道不会更糟?我只是先去看一看,如果真有什么情况,我再告诉你,然后一起想办法,好不好?”

夏苡薇似乎非常坚持,莫濯南也只好点头,只是暗中嘱咐了司机,多加小心的盯着母子两个,有什么万一,及时打通电话给他。

第二天一早,夏苡薇同夏恩恩一起来到学校,一路上夏恩恩显得很兴奋,夏苡薇纵然心里有着担心,但也不能在儿子的面前表现出来。

到了学校,牵着夏恩恩下车,快要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夏苡薇敏感的察觉到夏恩恩的脚步变得迟疑起来。

她立刻几不可查的迅速扫了一眼人来人往的学校门口,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蹲下来问儿子:“恩恩怎么了?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人?”

*****

ps:下午还有一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