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玄魔灭天阵内,一切都变的虚无飘渺起来。wwW!QUanbEn-xIAoShUo!coM几位圣人暗中推算,已是知道元始是破此阵的关键所在,而所谓换天壶不过是个幌子,是个诱众圣人入阵开启杀劫的幌子。

良久,老子睁开眼,望了望身边的元始道:“是时候,也该你出手了。”

元始听后不语。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最终元始长叹口气,从袖中取出柄巨斧。老子偷眼望去,见那斧上雕满精细的花纹,造型古拙精美,斧刃上流动着一抹逼人的寒光,透出无比凛冽的杀气。这股杀气另老子心怯,即便他是不灭的圣人之躯,可此时看到这把斧后,也有种死的感觉。他深信凭自已的道行,绝对无法接下这一斧劈落的力量。

“这便是那盘古斧吧?”老子淡淡地问着。

“不错!可惜造化弄人,如今由我来执此斧劈开此阵了。”元始不无感慨地说道。

“混沌之时盘古大神用此斧分开混沌,得生天地,今日由你再展此斧神威,却也是情理之中。”老子生性狡猾,到了此时也不忘拍这元始的马屁。

元始冷哼不语,将盘古斧横在膝上,以手轻抚,内心涌起无限的感慨。若是将此阵劈开,那几十万年的修为便会付之一炬。而若是不劈,虫妖吞天,到时天地不存,又哪里有自已的安身之处呢。这几个圣人各怀心机,若是出得此阵,恐自已那玉虚宫一脉再无往日威风了。一切还要重头开始,如此倒便宜了通天那家伙。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已是由不得自已再做其它选择。

元始渐渐起了身形,对老子缓缓道:“闪开罢!待我劈开此阵!”话音方落,老子身形晃动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元始当下大喝:“昔盘古开天劈地,成就亿万生灵,今我元始借此斧碎开妖阵,救吾道脉一途!大劫至此,给我开罢!”声声如雷,传至千万里之遥。震得这阵中黑气横冲,天地不分。

元始将身形急剧晃动,化为顶天大小,张目呲牙,运足全身真力轮起手上那柄盘古大斧。陡然间,元始感觉身上的真力如潮般涌至斧上,盘古斧光华大盛,耀起的精光如千亿颗太阳爆射,将这妖阵照的通明。同时身旁那个幻化出的元始,亦做着相同的事。

虫族十八位长老见此忙尽全身之力催动阵法,只盼在此阵破开前,将天地吞噬。

元始见周身的功力已全部注入斧内,随后大喝一声:“开!”抡起的巨斧猛然间劈落,其势可开天劈地,气吞山河。

霎时整个阵法空间内荡起一道无以匹敌的耀眼精芒,其中夹带着碎天裂地的气势。急速劈落。“轰”的声响,众圣人只觉得亿万年来再没有比这更为猛烈的声音响起过了。抬眼望去,幻出的自已随着这声响已是消失,整个大阵在剧烈的抖动后化为乌有。

转眼间,虫族的十八位长老灰飞烟灭,他们至死也不能相信,这世间还有能破开自已阵法的神器。

万千的障云顿时一扫而空,无数的黑雾被盘古斧划过的那道精芒逼散,阵法一破,其中积累着数个天地的无比庞大灵气狂涌而出,这里面包含着虫族亿亿万年来所吞噬的无数天地间的灵气,如今似洪水般狂涌至仙界。

与阵法相维持的三界通道自这一斧劈落后,也荡然无存,六道轮回消失,亿万孤魂野鬼四处横行。天地间重归洪荒,大量元气的涌入使得无数新的生命诞生,自盘古开天后,又一个新的洪荒世界产生了。

元始此时如脱力般坐在那里,手上拿着那柄盘古巨斧。心情竟无比的失落,如今虫妖灭了,这可天地又归初始,亿万年辛苦付之东流,如今还需重整三界。构造轮回方可。

通天此时踱到元始身旁,望着他冷笑道:“这把斧子好生厉害,不知你何时得到的呢?”

元始默不作声,此时他功力大损,急待纳天地元气于已修复。当下起身后,将盘古斧收起便要返回。

接引长叹口气,将手上的三颗舍利高高祭起,瞬间三股轻灵无比的梵门法力注入元始体内,另元始的精神为之一振。元始当下施礼道:“谢过道友相助。”

眼细的老子此时突然见到数百里之遥的地上有数道紫气冲天而出,心知这必是至宝神器,当下方欲纵身过去。无奈几个圣人此时早以发现,几道身影晃过后,均是聚在了一起。

地上堆着五个物件,一把布满碎纹的驽,还有两柄剑,一方鼎,还有个浑圆的玉环。每个物件均是极为精美,且透着股神器才有的紫色光芒。一望便知绝非凡品。

五圣见此,均是心道:“正好是五个,我等五人莫不如一人一件?”虽说心里是这般想的,可是却始终无人动手,只等机会到来。

这几件神器,为虫族长老历年来搜刮所得,驽为破天驽,剑为碎星剑,本是一柄可分为二柄。鼎唤作纳空鼎,玉环为流星引。此四宝夺天地灵气而生,均是准神器级别的存在。

通天瞧的心痒,当下出口对元始道:“你有了那把盘古斧了,不如将你那份给我可好?”

此言一出,元始顿时将盘古斧抽出,冷言道:“我拼着全力,将你等救出此阵,阵势一破现出神器,竟欲与我相夺。此番我功力大损,亦是不会怕你,若是不服,便来证个高下罢。”话里透着杀意,直冲通天而去。

众圣见此忙好言相劝,此时天际祥云翻滚,踏来位道人,正是那老祖鸿钧。

见鸿钧来到,众圣忙起手道礼。

鸿钧道:“妖阵已破,此破阵首功属元始无异,现的这几件宝贝,理应归元始所有。因西方教非我道教一脉,此番出手相助,不可失了礼数,那鼎便由接引带回罢。”

老祖出言,通天,老子,二人虽有异议,此番也不敢多言,只想着日后寻个机会,再将神器夺回。女娲先前得了鸿钧的换天壶,倒也不觉得亏缺。

元始当下将几个神器收好。鸿钧道:“三界已破,你等当务之急是重立三界,此外,我道门一途被股不明人所害,已损了数十个门派,我暗中推算,竟查不出对方的来历,此事凶险无比,你等好自为之罢!”说完复又长叹口气,便纵身踏云而逝。

众圣人见鸿钧已走,当下也互相道礼,各自散去。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