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若兰有难

茫茫的戈壁,漫天的黄沙卷起,在空中肆意横飞。Www,QuanBeN-XiaoShuo,cOM黄沙过后便现出几个身影来,为首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家伙对身后其余几人道:“就是这里了,数日前我接到封离的传信,他说就是这个位置。”

这时后面跟上一个面色阴深的道人道:“多日前封离去那五庄观,传信说要到这里开启仙府,至此时却仍无消息,我等需小心为事。赤龙,你过去看看那小山附近可有异样。”先前满脸大胡子的道人便应声而去。

昆仑掌教封离多日不回后,宗门就派出这五人出来寻找,这五人分别是赤龙,逸仙,黑炎,悲日,破邪,此五人为昆仑五老一身修为极高并且极少在修真界走动。此番五人俱出却也是极为罕见的。

不挨片刻,赤龙在那边高声叫道:“此处有禁制,但却怪异的很,我竟无法破开。”当下几道身影飞去。逸仙在那堆黄山前用神识查探一番道:“既有禁制,我等便在此守候。如无人出来,再合力破去。”众人齐声应是。

自李煜走后,若兰一直在谷中醉心她的产品开发。这天突听谷中一声娇叫,原来若兰捧着个小玉瓶正激动万分,她研制的能使人年久不老的护肤产品终于成功了。激动之余,她立刻想找个俗世中的女子做实验,可这谷中,除了那头九个脑袋的怪物成天在那里睡觉,和偶尔从身边路过的几头老虎黑熊之外,半个人影儿也找不到。于是她就想出去到俗世中抓个人回来。主意定下来了,也不吵醒那九个脑袋的家伙,一个人就静悄悄开了禁制朝外走去。

刚刚从仙境中出来,若兰便看见五个模样怪异的老道在禁制边上正一脸怒气地望着自已。当下若兰也冷着张脸道:“哪儿来的人?没事儿别挡本姑娘的路。闪开一边去。”

五个人正是昆仑五老,为首的逸仙道:“你这小女娃,是谁家的弟子,我且问你,前几天是否有一伙人进了这禁制当中。”听这老道一问若兰猛然间一惊,暗道对方怕不是来找人的吧。心思一转便道:“我与师父在里面修行,不曾见到什么人进去,再说了,这禁制为上古仙人所下,岂是谁想进就进的,哼!”

这时黑炎在一旁用神识对众人道:“我等无需对这小女娃子多言,等下出手擒了她,带回昆仑,即便我等对其不理,她师门寻不见她的踪迹也会寻上山了,那时我们再和他师门理论。”黑炎此言一出,众人暗中齐声道妙。

逸仙冷哼一声对若兰道:“你不说也罢,但需得和我等同回昆仑。”若兰一听不由的大怒,张口道:“破牛鼻子仗着你们人多别欺人太甚。”言毕手中灭邪剑便抖了出来,不理不问照那逸仙当头就是一剑劈下。

逸仙见若兰抖出剑来,方待要出言喝叱却不料对方已是一剑劈落。剑芒吞吐竟含着凜冽的杀气,锐烈的程度比自已那把阿难剑似乎还要强上几分。便急急闪过身形嘴里“咦”了一声,暗道:“小丫头修为不怎么高,手中一把剑却非凡品。”心中一动已是起了贪念。

若兰可不管这么多,见眼前这人轻轻一闪便避过一剑,就咬牙强运功力,打出一道剑诀,以剑于虚空划圈,顿时蓝芒大胜,虚圈合拢。若兰身形便是一顿,整个体内的真元便似要被抽空一般,猛然间“咔嚓”一声巨响,如晴空霹雳。于剑圈中心激射出一道巨大的剑芒直奔逸仙而去。逸仙见若兰这道剑诀古怪的紧,却也不敢大意。急忙抽出阿难剑,以剑尖向天,运不动剑诀,剑元顿时化为一个硕大的光罩护住自身。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逸仙的剑元护罩险些被若兰发出的那道剑气攻破,本人也是蹬,蹬后退二步,一张老脸已是大惊。

若兰这道剑诀发出,真元大损,苍白着张俏脸,弯了腰在那喘息骂道:“王八蛋!想死就再来,本姑娘奉陪到底!”一旁的悲日见状摇了摇头,手一伸已是从袖中取出一团金光闪闪的绳索来。此索却非凡物,正是那封神一役中大出风头的捆仙索。取出后朝虚空一掷,那绳索便将若兰捆住。

若兰大急之下用力猛挣,无奈却是越挣越紧。一张绝美的面孔此时已是气的惨白。

逸仙叹了口气,又伸手取出个葫芦,手一扬便将若兰收了进去。这葫芦也有个名叫:乾坤葫芦。如将人摄入七七四十九天还不放出,则在其中便会化为一滩脓血。五老用此宝对付一个女子,可想这昆仑手段也是极为的毒辣。

昆仑五老收了若兰,又在那堆黄土前转了几转,试着用功力去破开禁制,却也是无功。最终俱是摇了摇头。扬手祭出飞剑纵身跃上后,朝昆仑疾驰而去。

李煜搂着桃桃在虚空中时快时慢的飞行,只把桃桃兴奋地大呼小叫。末了搂住李煜的脖子就是狠狠地亲,慌的李煜一不留神险些掉到地上。走走停停李煜和桃桃把几十分钟的路程直用了一天才到。

到了地方,李煜除去禁制,拉着一脸呆样的桃桃直奔山谷而去。进了谷内就喊若兰,寻了半天却不见人影。回首处便见那九玄还在睡觉,就把它踢醒,张口喝道:“若兰呢?你没有见到她?”九玄晃了晃九个大脑袋道:“咦,好像刚才还在,怎么?主公没见到吗?”

李煜心道不妙,急忙用神识一搜,而后猛地一拍腿道:“大事不好了。”又瞪了一眼九玄喝道:“你跟我走。”回头瞧了瞧呆做一团的桃桃道:“你在这里一个人千万不要乱跑,记住了吗?”桃桃听后点头不止。

当下李煜领着九玄朝谷外而去,路上九玄问道:“主公我等这般急急出去,却是为何事?”李煜怒道:“何事?让你在家就是为了看好若兰,这下可好了,若兰失踪。好在她身上有我赠与的玉简,方才我用神识联系,发现她此时正在昆仑。想必是昆仑的一帮子杂毛到这里寻他们的掌门了,若兰必是交手不敌方被拿住的。”九玄哼了一声道:“人间昆仑一派有何惧的,主公不必担心,我只身便可灭其门派。”这话说的倒也不虚。九玄这几天慢慢吸收在昊天塔内得来的玄黄精气,一身的功力已经恢复到鼎盛期的五层,休说昆仑,就是来上三五个仙人怕也不是这九玄的对手。

李煜却也不语,只嘴里冷冷的哼了一声,脚下发力朝西北方向急速而去。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