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五庄观内闻杀劫

一番酒直喝到天明方才罢休,老牛精神十足撤去酒席换了几盏清茶递与李煜道:“兄弟,此次我欲与你一同前往万寿山五庄观,再过二日便是那镇元大仙的寿辰,我和几个不错的兄弟一共前去,此番带上你,也好做个引见,让兄弟在这地仙界里扬扬名。wwW!QUAbEn-XIAoShUo!coM”李煜听此心中不由的一动暗道:“先前在俗世界那个假的五庄观,此番却又是地仙界真的五庄观了,一真一假瞧上去自已同这五庄观还真是有缘的紧呢。”

牛魔王见李煜低头不语,疑似他惧怕那镇元大仙,便笑道:“兄弟无需顾虑,那镇元大仙乃是极为豪爽之人,与这地仙界里的妖精一向关系不错。兄弟大可不必担心。”李煜微微一笑道:“如此大哥便是多虑,我此次创宗立门,为的就是广结天下能人,大哥给了这样一个好机会,我岂有不去之理。”老牛哈哈一笑道:“好你个黑邪妖王,果然有这妖的气派,来!现今咱们便动身罢。”说着伸了手携着李煜,身后跟上那玄空,一行三人驾了一朵妖云,便是向五庄观飞去。

走了二个时辰,便是到了那庄前,李煜抬眼望去,瞧见路边那块碑和院门两侧的一副对子,同那西游中吴承恩所写一致,当下心中暗道:“这吴老头想必也是个得道的仙人罢。不然怎么对这地仙一界如此的熟络。”正自想着,那院门便开了,迎出二个童子,眉清目秀,眼神傲然,一看便知是大家仙府中出来的。

童子到了这二人面前拱了拱手道:“我家师父已知两位到来,特命我等带二位仙长去后院歇息。”言罢将手一伸,弯腰做请。牛魔王听罢,转身搂住李煜一道朝内走去。进了院,童子便引众人入了一处大殿,待李煜一行入殿中时,却见那镇元大仙已是候了多时了,镇元子看见牛魔王便道:“你这老妖,我那寿辰说过不办了,你却偏偏张啰着给我过,还请了一帮子妖精来,呵!如此可好!把我这万寿山五庄观硬生生变成座妖精的洞府了。”言毕握着牛魔王的手就是大笑。

李煜望向这镇元子,见其面如珠玉,须发乌黑,唇红齿白,中年模样,身材极为高大,举手抬足间便隐有一股圣人风范,不愧为地仙之祖。

镇元子同牛魔王笑过,便将目光转向李煜道:“你这老牛,领了朋友过来也不说一声,此位兄弟当如何称呼?”不待牛魔王说话,李煜便抢道:“前辈在上,晚辈乃北俱芦洲黑邪妖王。此番与牛兄并道前来,特为前辈贺寿。”镇元子望向李煜,眼中精光一现,随即出口道:“不知兄弟此前在哪处修行?”李煜闻言一楞当下道:“就在这地仙界不曾离开,不过却是在闭关不入世间,想来前辈亦是不知。”言毕,偷眼看去,却见那镇元子嘴角淡了一丝笑意微微点头不语。

此时众人入座便有童子奉了香茶过来,待放置李煜身旁案上时,却不料一个闪失将茶杯跌碎在地上,李煜低头一看,那杯中竟然无茶,杯身正好从中一分为二,碎为二片。童子忙道:“罪过”,伏身将碎杯收拾,复又换过一盏新茶,李煜眼光转向镇元子,却见他面含微笑正看着自已,似有所语。

李煜当下明白暗道:“这帮子老杂毛就喜欢打这暗语,方才闹的这事儿,岂不同那菩提老祖同出一辙。”心中这般想,脸上却是不露。冲了镇元子挤出一丝笑意,算是回应。

三人把着茶,嘴里便是随意聊些修行的事,不觉间已是过去半个时辰。因这寿诞过二日才是,所以童子过来请众人用过饭食后,李煜和牛魔王便先与镇元子道辞,由童子引三人先入后院房中休息不提。

李煜心中有事,夜色临后,便先让那玄空睡去。他一个人,坐了那里行功运气。约摸二更天的光景,便悄然起身,出了这后院,到前院的殿中。到了门前,伸手推那殿门,竟是虚掩。闪身进去后,便见到镇元子正站在一处案前神色凛然,望着李煜。

不等李煜说话,那镇元子便沉声道:“你冲出罚仙界,扰得界内大乱,此事已被那圣人所知,却还敢在这地仙界里横行。岂不是命都不想要了?”李煜听罢心中便是大惊急道:“前辈怎知这事?”镇元子道:“你先莫管!我且问你,那共工交与你的事,你可曾办过?”李煜忙道:“晚辈现今功低法末自知能力不行,所以还不曾行事。”镇元子闻言欣然道:“我怕你莽撞,冒然行事必落得个形神俱灭。如此则好,却为我等预备充足时间。”

李煜心中一动便低声问道:“此事前前后后多有蹊跷,晚辈心中不亚于一团阴云。如此还望前辈告之明示。”镇元子微一思忖便低声道:“你可是知那封神大战?”李煜道:“商纣时期的封神大战晚辈有所了解。”镇元子道:“此次便是酝酿仙界的二次封神。”不待李煜答话转尔又道:“先前那次,通天大败而归,虽于心不甘却也安于静修。我精通卦象,如今用一件神器算出,封神榜不久又将出矣,此次封神必会灭掉二位圣人不可,况且不仅如此,卦象显示,还有更大的变数,那变数究竟怎样,奈何我却也是推算不出。想那圣人何等神通,这等关系身家性命的大事又怎会事先不知?所以仙界此时虽风平浪静,底下却是暗涛狂涌。那罚仙界便是一位圣人搞的鬼,将与他有瓜葛的仙人统统扔了进去,那界中的火灵一族和妖族便是他养的犬马,为其除掉,将来能应劫之人。所做这一切便是为了阻那杀劫到来。”

李煜听后不解道:“那圣人神通广大,得证混元,既能算出自已生死,为何不直接灭掉杀他那人不就完了?”镇元子微微一笑道:“若真如你想像那般简单岂不好了,需知,天下大劫,皆为因果错综纠缠所致,圣人神通再大,也是无法算清那亿万年,所积累的诸般因果。”言毕又对李煜道:“你是一个变数,我用卦象推你,竟全然无显。故此,我的那些老友性命就全都托在你的身上了。”

见那镇元子说完李煜心中暗道:“老杂毛不是编着玩儿吓唬人的吧?可这事的来龙去脉却讲的条条是理,不像有假。哼,不说我是个变数吗?我倒要看看最后能变成什么。”镇元子见李煜脸上思绪不定,便低声道:“此刻时机不到,你在地仙一界,不可太过抛头露面,今日你便回去罢,且还须前往东胜神洲,那里有二个能助你之人。如此,你可成大业,亦可救众仙于杀劫之中。”

李煜听罢心中苦笑道:“好个镇元大仙,这样就把挽救世界,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放在自已肩上了?东胜神洲物产极丰,你不说我也是要去的。”想到这儿便出口道:“前辈所言如句句属实,也是归于天道,晚辈再是狂妄,也不敢违天道行事,事事既由天定,晚辈还需操那份心吗?该来的终归是要来,前辈!不知此番晚辈所言对否?”一番话直说得镇元子哑然如声.

[www.QUA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