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雪这段时间总是心神不宁。wwW,QuanBen-XiaoShuo,cOm主要是修炼的事。

已雪在同隐龙谈及修炼时,竟发现自已所修习的功法同隐龙等人大相径庭。

仙家道人,修行讲究的是迎合天道,体会自然,纳天地元气于体内,结成灵胎元神。但已雪的功法却是与天地相沟通,但并不纳元气于体内。这样的修行方式按隐龙所说,便是亿万年也无法结成灵胎元神,可奇怪的是,已雪的元神好端端盘坐泥丸宫内。

此后隐龙便笑称已雪是怪人,嬉笑之后。已雪却苦闷起来。为何自已同别人不同呢?

已雪渐渐发现自已的主要功法竟是召唤,在体悟天地的同时,可召唤天地间存在的任何一种能量为已用。并配有复杂的咒语和手印,这样的攻击方式是可怕的,在同隐龙切磋几次后,隐龙便被对方所爆发出的强大攻击力所惊呆。

渐渐随着修行的深入,已雪似乎有了一丝微妙的感应。她感觉远方似乎有种呼唤。呼唤着自已回去。

已雪确实不是普通仙人,皆因她是恒土内为数不多的雪灵,雪灵族在恒土属于一种神秘的种族存在,人数极为稀少,但雪灵族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先天出生后便拥有灵胎元神。

雪灵族的族人分布恒土几个不同的教派内,但修习的全是召唤类的功法,如到大成时,可召唤天地间所有的能量。达到永恒不灭的存在。

李煜当初虽抹去了已雪的记忆,但功法的修炼方式并没有抹去,这样的结果就导治随着已雪修炼的加快,她就更能强烈感应来自恒土的迅息。

这段时间内邪云阁的弟子多数在修炼,李煜也不例外,他放出个化身在外面同阳离终日里品酒作乐,真身却在一处丹房内闭关。

他在体悟无道经的真髓。

虽然现在功力已经到了极致,但在道的领悟上李煜却还不够,造化的神通是奇妙的,一个人如果想破坏毁掉一个生命和一件物品是很容易事,只要他拥有足够强的能量便可,但反过来讲,一个人若要创造一个生命,一个物品,却是难上加难了,除非这人有极高的神通,不然的话,一切都是妄想。

无道经所讲的无道其实也是种求道的方式,不过这种方式有所不同的是,一开始忽略了道心的培植,而着重于在力量方面修炼。虽说初始时力量极为强大,但道心不足,直接的结果就是走火入魔。但无道经妙就妙在,即便你走火却不会影响功力,受损的只是你的神智,也就是说可能在修炼一段时间后,就直接变成个魔头。

李煜在炼化紫冥玄精后,这种玄之又玄的奇妙精气护住了李煜的心神,使其不致走火,但无道的真正精髓却还待李煜去一点点领悟。

这般的修炼几日后,李煜睁开双目微微一笑,右手的食指伸出,指尖上耀着一抹奇异的紫芒,朝面上的一处石案于虚空轻点,转眼间紫芒耀起,那石案竟化为一头黄毛大狗,冲李煜吠了二声后,便向外跑去。

见此李煜轻叹道:“唉,本来是要点化出个人来,可没想到竟是条狗,看来这造化的神通决非一时一刻能领悟的。”想到这儿,李煜便起身,推了丹房的门朝外走去。

殿内回廊上,李煜竟碰见已雪。

已雪面上透着一丝忧愁,见到李煜后,拉着他的手道:“老公,你说我这是怎么了,这段时间一静下来就心神不宁的,老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远方呼唤我。”

李煜听此暗道:“坏了,恐怕这丫头要知道所有的真相。”

当下轻声道:“许是炼功炼的罢,待过几天,天庭开那蟠桃大会,到时老公带你过去。散散心罢。”

“好啊,多谢宗主!”说完这已雪弯腰道个礼便飞快跑去隐龙那儿了。

望着已雪消失的背影,李煜嘴中喃喃道:“祸水,祸水呀,早晚是要出事的!”

出了回廊,李煜见着阳离正在前方的亭内同自已的化身聊的极为投机,想这几天阳离均是同化身呆在一起,不由暗感可笑,便正了身形走过去。

且说阳离正聊的尽兴,突然见又有个李煜朝自已走来,当下大惊。正待要问个明白。却见先前同自已聊天的李煜站起身来,朝刚到的李煜弯腰道礼,随后一闪而逝。

至此阳离明白过来,对着李煜哈哈笑道:“贤弟什么时候修的这身外化身的功夫?竟如此厉害,把你这老大哥也给骗过了,实在是高呀。”

“哪里哪里,相比之那移天换地,造化众生的神通,这不过是此微末小技。”这番话李煜有感而发,说的极为谦虚。

“贤弟此言则差矣,想那圣人老子,不过一气化三清,且化的还是虚影,并没有那高超的法力,似你这般所炼就的化身,已是超过老子数倍了。”

“化身虽妙,可我于道途造化神通领悟却还是不够。”李煜淡然说道。

阳离:“悟大道而成绝非一朝一夕的事,贤弟目前功力通玄,所差的就是一个顿悟的机会,如把握住这个机会,自然可成无上大道。”

听此李煜含笑不语。

阳离似想起什么,从袖中掏出块玉牌递与李煜道:“前几日天庭来人,约你参加西王母娘娘的蟠桃圣宴,我将此牌递与你那化身,他却不接,我还纳闷,今日才知真身在这儿呢。”

李煜当下笑着接过。

阳离:“贤弟今次上天庭可有何打算?”

李煜:“尝尝蟠桃,顺便也会会那几位圣人,瞧瞧是何等模样。”

阳离:“贤弟切不可掉以轻心,这帮子仙人心思歹毒的狠,莫要让对方寻到机会。”

“大哥放心,到时我自有安排。”李煜笑道。

末了又对阳离道:“你嘱咐门下弟子抓紧修炼,如我所料不差,一声大战不久将至。”

阳离当下领命而去。

李煜在这亭里,拿出那颗流光斩,在手里把玩一番后心中暗道:“互相算计,哼!到时看谁把自已也算计进去。”想到这儿便拂衣却后院找那已雪去了。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