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停电了……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白痴!”贺云焕心中冷笑,嘴上对镖局里的众人破口大骂,似乎不顾忌对方的面子问题——命多快没了,还要面子那玩意干嘛!

这就是贺云焕现在心里所想到的问题。

“哈哈哈哈……”

镖局里的众人毫不以为意,有许多人仍旧在放声大笑,并不介意贺云焕对他们的谩骂——习惯了嘛!

当一个人经常被另外一个人恶搞整蛊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破口大骂,以消怒气,实在不行,脾气坏点的人,还可以用动手打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得而消之心头之怒。

但是非常可惜的,在场的这些个人里面所有人加起来估计都骂不过贺云焕一个人,而动手打架嘛……嗯,经过刚才贺云焕发狂,突然之间小宇宙爆发的狂霸姿态,镖局里的众人们暗自里揣度着,估摸着单挑没一个是他的对手,用动手打架的方式解决问题绝对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等于是给了贺云焕一个好的、合理的借口来狠揍自己,典型的没事找抽型的被虐狂。

“我的脑袋没问题,我打也打不过他,骂也骂不过他,我干嘛还去自取其辱?还不如像现在这样,逮着这么好的机会狠狠地嘲笑他一番——不嘲笑……以后恐怕就很难等到机会啦!”

杯弓蛇影的情况大概就是不过如此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平日里被贺云焕经常戏耍的众人有如此的反应,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他妈的,这群白痴怎么还在嘲笑我,真个是不知死活……不过,我怎么觉着他们似乎是因为听多了‘狼来了’故事而产生类似的自然反应?莫非真的是因为我平常戏耍他们太多、太过分的缘故,所以让他们心里产生了不信任我的因素?”

聪慧如贺云焕这样的人,脑子是非常好使的,通常从一些微小的细节里就能推测出许多常人所不能想到的事情,比如……

镖局里的众人们虽然表面上在“哈哈哈”地大声嘲笑着贺云焕,但他却非常敏锐的发觉到大部分眼里都有一些奇怪的情绪在里面,除了报复成功后的快意之外,大部分还有一种名为“悲壮”的情绪在其中,大有荆轲将要去刺杀秦王时的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凄凉,望之而莫名心寒。

“是怕被我事后报复吗?看来……我平日里恶搞他们的时候,可能的确做的过分了些?”见到这种情况,贺云焕不禁在心里小小地反省了一下。

但是这并不代表贺云焕以后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就会放弃恶整他们的不良念头……“没事的时候,不恶搞一番,敲打敲打你们,我的人生又从哪里才能找到乐趣呢?”

“唉……人生还真是无聊啊!”

其实贺云焕自己心里也知道,像自己身上的这种喜欢没事耍着人玩的习惯很是不好,多数情况下为他人所头痛,是那种很是令人畏惧、基本上是个惹人厌的存在,但是……

“我也没有办法啊!想当年,我还是一个刚刚失去记忆,纯洁的如同一朵小白花的时候,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善良和正直啊!连看到一只蚂蚁被我不小心踩死,都会伤心难过,生怕它独自死去之后而孤独寂寞,遂又踩死N只蚂蚁,作为它的同胞同伴,与它一同往复轮回之路,途中也好有个伴啊!”

“像那样善良而又正直的我,怎么会在那种时候好死不死的碰到了师傅那个老表态了?”

“唉……各位叔叔婶婶、哥哥姐姐、爷爷奶奶、弟弟妹妹们……凡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被我恶整过的人们啊!你们一定不要怪我哦!你们要找就去找我师父赤严松那个老不死吧,他才是一切因果的罪魁祸首!是他将我培养成这样的!我也是逼不得已才认贼作父……可怜我当时记忆全失、而且又年幼无知,无依无靠、身无分文,一时立场不坚定,便犯了错误——为了能够吃饱饭,迫不得已而为之的嘛!”

心里这般自爱自怜的感慨着,贺云焕对于平日里祸害大杂烩镖局里众人们的那一点点地愧疚之心霎时间便荡然无存,消失的干干净净,丝毫不留痕迹!

——一个人的长期以来所养成的性格和习惯,真的是很难以改变,不然也不会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了。

“哼!你们这群白痴竟然敢嘲笑我?只要这次的危机老子能活下来,以后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心里胡思乱想了一番,贺云焕勉强将脑中的杂念压下,将情绪保持在一片清明之中,脸上面容一肃,沉声道:“好了,我知道你们在借机报复于我,但笑了这么长时间,你们也应该笑够了吧?”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有一种奇特的穿透力,瞬息间便传遍了镖局众人们站立的这片区域,比之刚开始时大喊大叫的效果还要好上几倍,霎间盖过了众多人的“哈哈哈”大笑声,神奇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不知怎么的,眼睛看到贺云焕那满面肃容的表情时,耳朵里再听到那低沉的声音,一股异样的感觉情绪浮现在众人心间,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停止了大笑,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抑制阻止了心里想要大笑的冲动和情绪。

那种感觉无法无法具体来形容,但却真实的出现在在场每个人的心间,仿佛不经意间就失去了笑得冲动,似乎有一种沉甸甸地物体压抑了自己的情绪,就连与贺云焕修为不相上下的狼人队长清扬?哈罗索斯也不能例外。

这让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在没有了笑的冲动了,全部睁着眼睛,盯着满面肃容的贺云焕看去。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贺云焕也不在意,只是挥了挥手,道:“我知道我平日里的作为让大家不相信我,认为我还是在耍你们……但是你们自己仔细想一想,我不过开的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罢了,大事上可曾有过含糊?”

“这次的事情绝对不是表……”正当他还待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蓦然间停了下来,因为一声惊天动地的鼠啸打断了他。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