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

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声,雪狼陡然停止了攻击,死死的盯住了楚行风。WWw.qUAnbEn-xIaosHuo.CoM

同时,郑斌和柳欣悦他们也终于松了口气,有些兴奋的看向了楚行风。

剑意,虽然那盘旋在空中的宝剑并未落下,但是那份剑意却依然清晰的散发了出来。

楚行风淡然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片刻间,郑斌和柳欣悦他们立刻便明白了楚行风的意思,三道青色剑光再次腾空而起。

除了那把盘旋在空中的长剑,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然而,结果却截然不同。

刚刚占尽上风的雪狼此刻在那三道青色剑芒的攻击下却显得相形见拙,只能勉强接下三人的攻击,根本无暇还手了。

“怎么样,小子,现在放心了吧?”剑魂懒懒的哼了一声说道。

“要怎么结束?”楚行风皱了皱眉出声问道。

“那是你的问题,什么都问我还要你干什么?”剑魂不屑的说道,“你搞清楚,是你在修剑,不是我!”

默然的点了点头,楚行风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场上,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现在的局面可以说完全是骗来的,那盘旋在空中的长剑隐隐对着雪狼的要害,虽然并没有攻击,但是却吸引了雪狼一半以上的注意力!也正式如此,才勉强让三人坚持了下来,但是,如果一旦雪狼耐不住性子向自己攻击的话,只怕用不了两下自己就得葬身狼腹了。

更糟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雪狼的性子必然会变的越来越急躁,向自己发动攻击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丝毫不知道楚行风此刻焦躁的心情,郑斌和柳欣悦此刻却是越打越顺手,偶尔看到楚行风负手而立的姿态,也只会钦佩而已,甚至在他们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这只倒霉的雪狼还能撑多久了。

“呜……嗷!”

片刻后,雪狼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咆哮!

狼嚎中充斥着某种高傲的情绪。

那雪色的皮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一股莫名的气息终于缓缓从那雪色的皮毛中流露了出来。

“小子,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平淡的语音缓缓传入了众人的耳中,一时间却让所有人不由一起倒吸了一口冷气。

无他,这平淡的话,是从面前这雪狼的口中说出的!

圣阶妖兽?!

几乎同时一时间,这四字字骤然出现在了楚行风等人的脑中。

圣阶开灵!

这几乎是一个最常识性的概念了,而这也恰是圣阶妖兽区别与非圣阶妖兽的最根本标志了!

智慧!达到圣阶,对妖兽来说,不仅是实力的增长,而且标志着,它们的智慧从此不再丝毫弱于人类。

“恭喜你,小子,你这次是真的中大奖了。”剑魂坏笑着对楚行风说道。

“圣阶妖兽?!你怎么会守护这种低级灵草?”郑斌有些苦涩的开口问道。

“灵草?”雪狼不屑的冷笑道,“谁告诉你我是在守护那破玩意?”

“……”

“我突破在即,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我,莫非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不成?”雪狼冷冷的说道,“若非我沉心与修行之中,凭你们这点本事焉能挡我一击?”

虽然有些郁闷,但是不论是郑斌他们还是楚行风都必须承认,雪狼的话没有丝毫的夸张,对于一个圣阶妖兽来说,要杀几个只有剑侍实力的人,确实不需要出第二招的。

“我们……我们只是需要那株灵草而已。”柳欣悦有些苦涩的说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们想干什么。”雪狼淡然的抬头看了一眼柳欣悦说道,“你们已经打断了我的修行,所以……你们必须要付出代价!”

“尤其是你,小子,不过领悟了一点剑意而已,真当自己是圣阶高手么?”雪狼再次把矛头指向了楚行风,“如果没有你,这几个笨蛋也根本不可能打断我的修行!”

“你想怎样?”楚行风收回剑,淡然的说道。

反正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求饶和强硬,在结果上,并没有多大分别。

“不怎么样,杀了你们就是了。”雪狼同样淡然的回答道。

“行风,是我连累你了。”郑斌苦笑着说道。

“说这些废话干什么,要是没有我,你们不是也同样不会再来了?”楚行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有死而已。”

“不错,大不了就是把这条命扔到这,能认识你这么一个朋友,值了!”郑斌不由点了点头,大笑道,“况且,想要我们的命,总的付出点什么代价的,就算是圣阶妖兽也是一样!”

“郑大哥,行风,小胖,如果有来生,我们会不会还能在一起?”柳欣悦缓缓走到郑斌和楚行风身边,轻声说道。

“那你们就期待来生吧!”雪狼冷冷的说道,随即如同一道闪电般扑向众人。

锋利的前爪瞬间发出了一阵银白色的光芒,散发的幽冷的气息攻向最近的郑斌。

勉强抬起剑,架开了雪狼的双爪。

“砰!”一声,郑斌率先被雪狼击飞了出去。

去势不停,雪狼唯一转身,继续向着柳欣悦的方向攻去,血盆般的大口,也终于张了开来,那银白色的牙齿中更是隐隐散发着幽冷的光芒。

圣阶的压力扑面而至,单是那份慑人的压力就足以让人胆寒了。

事实上,此刻的柳欣悦已经几乎失去抵抗的能力了,原本就一直在众人的照顾下的她,根本就没有多少战斗经验,面对这种绝对性的力量,根本没有丝毫还手的机会。

死亡的气息亦越加浓烈了……

继续求票,收藏!(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