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成海轻轻一笑,然后摘下了挡在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张平凡却很清秀的脸庞,“既然是朋友,那以后若是我想找你,又该怎么联系你啊?”

“你可知道天梦城?”陆寒回道.

“有过一些耳闻,不过那里不是已经被太古族的人占领,并且改叫落日城了么?”花成海想了想后回道。

“早晚有一天那里还是会叫天梦城的,我是原天梦城的人。”陆寒郑重的道了这么一句后,又道:“我现阶段有事要忙,过个一年半载我会回到那里的,等我光复天梦城的时候你可以去那里找我。或者你也可以去武门找我。”

“武门?!”花成海惊道。

“没错,我是武门弟子。”

“没想到我这个臭贼竟然还交到一个武门中人。”花成海激动的道。

陆寒只是轻轻一笑,并未言语。

“好了,我想我以后会去找你的。今日就就此别过了。”花成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对陆寒拱了拱手。

“临别之前,我能问一下你的身法修技叫什么么?”陆寒好奇的问道。

“云龙九现”花成海轻轻回了这么一句后,便重新背上了包袱,向远处掠了去。

“是个人才啊。”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陆寒轻轻道。

“小子,你是不是想拉拢他?”夜辰问道。

“当然,日后他若真的能去天梦城找我的话,我一定要将他拉进天梦宗。”陆寒笑着应了一声后,郑重的向夜辰传音道:“老师,请您相信我,复城之日不远了。”

“我从未怀疑过你。”夜辰笑着回道。

……

百味居,某间房间中。

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相对坐在桌前。

“这个贱人,追个人用追这么半天么,那个人明显实力根本就不敌他。”慕研一脸无聊的摆弄着桌上茶杯的同时,嘴里轻轻喃喃道。

“他会不是出什么事了?”季萱一脸担忧的道。

“不会,那家伙实力强着呢。”慕研摇了摇头,然后轻轻一笑。

话虽然这么说,可在她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担忧之色。

就当她的话音才落下之刻,房门被推开了,陆寒走了进来。

“贱人,嘛去了?这么半天才回来?!”见到陆寒,慕研当即站起了身来。

季萱也随着站起了身来。

“站起来干嘛?都坐下。”陆寒走到了桌前,坐下身来,轻轻一笑道:“我刚才和朋友聊了会儿天儿”

“你在这还有朋友??”慕研坐下身来的同时,开口好奇的问道。

“刚交的朋友。”陆寒摇头失笑。

话音落下,陆寒将手中的木盒递给了季萱,“雪割花在这儿。”

“谢谢你。”季萱一把拿过木盒,迅速将其打开,当看到里面的雪割花后,她异常激动的对陆寒客气的点了几下头。

“现在可以相信我了么?”陆寒摸了摸下巴,问道。

沉吟了片刻,季萱却是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你和尹树是不是故意演出这么一出戏,好趁着我拿着雪割花去找我父亲的时候,你们尾随跟踪我。”

“既然你还是不相信我,那为何还要我帮你去拿雪割花?”

“不管你是不是和尹家穿一条裤子的,把雪割花弄到我手上,只要我不死,我便还有机会将它送到我父亲那里,但如果我连雪割花都看不到的话,那解我父亲毒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季萱正言道。

见状,陆寒点了点头,然后正色开口问道:“对了,季萱你可知道尹家的人马和城主手下的人马加起来共有多少人?”

“一千多人吧,其中固元境告诉居多。”季萱想了想回道。

“人不少啊…”陆寒轻轻叹了一声后,又忽然笑道:“不过也没什么。”

“对,那就是一千多棵白菜而已,无需在乎。”慕研满不在乎的道。

“好了,你们两个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见。”陆寒瞧了瞧两女道。

“好啦,我们走啦,人家都下逐客令咯。”慕研起身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后,便拉着季萱离开了。

……

夜匆匆流逝,光明恍若仅仅是眨眼间,便又重新笼罩了整片天地。

一早。

陆寒便推门走出了房间,正巧碰见了慕研和季萱也走出了房间。

陆寒走上前去,望着慕研小声道:“姓慕的,咱们兵分两路,我去尹家,你去城主府。不然若是咱们一起去尹家。一打起来的话,我怕汪耀君会借机逃走。”

慕研拍了拍傲然的胸脯,满口应道:“好,你就放心吧。元师境初期之内我已经少有敌手了,我一定会将汪耀君活捉给你的。”

“我相信你!”陆寒注视着慕研的水灵灵的,真挚的笑道。

慕研见陆寒那真挚的眼神,心中怦然一动,下一刻,她赶忙将目光转向了别处,不敢与其对视了。

接下来,三人一齐来到了百味居的迎客前台。

>

那付留游正一脸忐忑的正站在柜台里面。

“您醒啦?早!”当见到陆寒走了过来后,付留游当即走出了柜台,走近陆寒毕恭毕敬的道。

“带我这朋友去城主府!”陆寒二话没说,对付留游指了指身旁的慕研。

“城主府?不去季家墓地了?”付留游一愣。

“不去了,现在就带我这朋友去城主府!”陆寒摆了摆手。

付留游连忙应是,才要动身时,他目光无意间瞧到季萱,顿时一惊,“你,你,你是季萱小姐?”

季萱点了点头。

“你还活着?”付留游惊的嘴巴都张大了。

“别废话了,快带我朋友去城主府!”见状,陆寒不耐烦的道。

“是是是!”付留游赶忙连连点头应允,稍稍收回了些神,然后对慕研毕恭毕敬的道:“小姐,您跟我走吧。”

话落,付留游当即迈步率先朝门外走了去,慕研紧随其后。

陆寒望了望季萱,轻轻道:“咱们也走吧。”

说完这话,陆寒当即朝外掠了去。季萱赶忙跟了上去,现在的她心中不安的很,如果眼前这声称是自己哥哥朋友的人,真能替她报仇雪恨的话,她就真的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但如果到最后证明这人真的是和尹家穿同一条裤子的话,那无疑就是上天对她开的一场残酷的玩笑。

……

此时尹府,书房中。

尹树静静的坐在书案后面,脸色略显阴沉。

昨天,季萱从他手中跑了,燕都城突然冒出了一个季影的朋友,藏宝阁重要物品也被人偷走了大半,这一连串的事情,令他的心里可谓是堵到了极致。

昨夜他已经和汪耀君定好了解决之法。

如果这个季影的朋友不知道他们屠杀季家之事的话,那么一切都好说。但如果对方知道了屠杀的事情,那么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其斩杀。而且通过孔岳峰的描述,那个所谓的季影的朋友还很年轻,所以他们猜测,来者的实力想必并不会强到哪里去,所以他们估计,想要斩杀那人并不会太难。

还有,他和汪耀君猜想,这个时候冒出来的季影的朋友,有很大一部分几率是季影在原来没有加入武门之前交的朋友,因为当初的季影爱到处跑人缘很好。

最重要的的一点,他们认为那武门中的弟子们,谁会有时间来这等小地方呢?

抱着这种想法尹树的心虽然稍稍放下了些许,却还是有些忧愁。

……

接近尹府后,季萱问向陆寒:“咱们今天怎么进去?”

“接着翻墙,若是咱们直冲进去的话,我怕尹树会跑掉。”陆寒道。

接下来。陆寒和季萱如昨晚一样,悄悄的翻墙潜进了尹府。

两人在府中小心翼翼的晃荡了一会儿后,陆寒出其不意的抓住了一名落单的,身着护卫装的男子,将其拉到了暗处,然后紧紧掐住了他的喉结,威胁道:“你们家主在哪?”

这护卫额头上虽然都冒出了冷汗,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我最后在问一遍,他在哪?”陆寒咬了咬牙关后,掐着这护卫脖子的手,逐渐加大了力度。

仅仅几息时间,这护卫便再也支撑不住了,脸色铁青,痛苦的张了张嘴巴后,小声道:“在,在在书房…”

“带我去,不想死的话就别出声。”陆寒继续威胁道。

“是是是。”护卫连忙应是。

接下来,在护卫的引领下,不大一会儿,陆寒和季萱便进到一所小院中。

因为他们一路走来都很谨慎所以并没有被人发现。

站在院子口的大树后,那侍卫抬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道:“前面那个房间就是了。”

“我该如何相信你呢?”陆寒再次用力掐了一下侍卫的喉结,然后质疑道。

“真的,那里真的就是书房,家主的确在里面。”侍卫恍若都要哭出来了。

“过去给我喊一下。”陆寒松开了侍卫。

“怎,怎么喊?”侍卫伸手揉了揉脖子,疑问道。

“站在书房门外,就说有贵客求见。别耍滑,百米之内我要想夺你性命轻而易举。”陆寒威胁道“是是是…”侍卫连忙应允,然后快步朝书房掠了去,当他掠到书房门前后,便大声喊道:“来人啊,有刺客!”

“看来没错,尹树就在这里。”见状,陆寒顿时一笑。

接下来,架起季萱迅速朝书房冲了过去,仅仅片刻时间,陆寒便来到了书房门前,放下季萱后,陆寒将站在门前的侍卫提到了一边,然后抬起一脚便猛然将房间的门踹了开来,迈步走了进去。

季萱呆呆的跟着走了进去。

这时大量的护卫,闻声都开始朝书房围聚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