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灰衣老者的心脏剧烈的一跳,手疾的迅速将青衣少年拉到了身后,然后望着陆寒怒道:“这位小友,做的有些过分了吧?”

陆寒见自己这一击落空,当即抬起剑来还要再次攻击,却被慕研一把拉了下来,而后慕研冷冷的扫了一眼青衣少年,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灰衣老者的脸上,杀意凌然的道:“我不觉得他做的哪里过分!”

见到慕研杀气凌然的样子,灰衣老者脸色顿时的一变,他知道眼前这女子若是发起飙来,他根本无法抵挡.

这时,灰衣老者身后那青衣少年脸色的也是变得惨白了一些。他不是白痴,当见到他依仗的灰衣老者面对此女都不敢说什么时,他又怎敢继续放肆呢?

“我刚才便说过了,再不识相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慕研当即抽出了长鞭,在空中猛然甩了个鞭花,刺耳的音爆声随之响起。

灰衣老者迅速抽出剑鞘中的长剑,赶忙将做好了防卫准备,眼中满是慌张。

而那青衣少年则是吓得不由后退了两步。

“手下留情!”

就在慕研准备动手之刻,从天空上忽然传来了一道如雷吼般的低喝。

闻声,慕研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长鞭,但眼中的杀意却未散去。

接下来,街道上一道道目光顿时朝声音的来源处望了去,旋即惊呼声,如潮般响了起来。

“城主来了!”

“他居然亲自出马了,看来这老家伙对萧严可是心疼的很啊!”

“城主都来了,看来有好戏看喽!”

在众人惊呼间,一身着朴素紫色长袍的老者,由停滞在半空,一不知名的飞行妖兽身上,纵身跳了下来,最终稳稳的落在了慕研身前。

一股强横的气势,猛然爆发而出!

这老者隐隐间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很显然是那种久居高位之人。

灰衣老者见到来人,赶忙施礼恭敬的道:“恭迎城主。”

对于城主能来的这么快,灰衣老者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他刚才见到了青衣少年捏碎玉牌的举动,那东西可是城主亲自为其所做,说是不到生死关头不能动用,城主会来得这么快,想必就是以为这位大少爷是遇见了什么生命之危吧。

紫袍老者对灰衣老者只是简单的摆了摆手,然后便是不等他说话,青衣少年便匆忙奔到了紫袍老者身旁,一脸委屈的将刚才自己所经历的遭遇,都添油加醋的道了出来。

像他这种平日里高高在上惯了的少爷,哪里受到过这般对待,现在看到这老者出现,他顿时便有了主心骨,也不那么害怕了。

慕研望静静的望着着青衣少年,听着他那般颠倒黑白的讲述,环臂抱胸,嘴角勾起了一抹阴冷的弧度。

正在青衣少年讲述着自己诸般‘委屈’之时,突然在周围响起了十几道破风声。

旋即十几个身影便是出现在了街道两边的房屋上,将慕研和陆寒包围了起来。这些人落稳身影后,都是先冲着紫袍老者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然后见到场中的一幕,便将事情猜出了大概,于是为首的一人略作沉寂后,便朝慕研和陆寒冷喝道:“两位,敢在静安城中竟敢对我萧家之人动手,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陆寒闻声恶狠狠瞪了一眼喊话的那人,然后望向慕研,表情凝重的道:“姐姐,他们人好多啊,不然你先乘着大‘鸟’走,我挡着他们!”

“放心,没事的。”望着陆寒满是凝重之色的脸,慕研心里暖暖的,云淡风轻的道了这么一句后,她抬起头望了望周围房屋上的那些人,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突然出现的紫袍老者身上,森然道:“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

说着,慕研便是忽然踏前一步,一股磅礴的气势,犹如拔地而起的山脉一般,轰然爆发而出,令无数人脸色巨变。

慕研本来不想招惹事端,但事情发展到了如此地步,她也完全是被逼的。今天若是对方真的要得寸进尺的话,那她不介意让萧家在静安城之中消失!

“天啊!”

“元师境强者?!”

街道之上,一道道惊呼声响彻而起,所有人望着那身着一袭红裙的女子,眼中都满是震惊之色,如此年轻的元师境强者,可是他们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

而那名青衣少年,此刻脸色变得极度惨白,他很清楚一名元师境强者是怎样的强悍,就连他萧家都不敢轻易的得罪。

相比周围众人的惊骇,那身着紫袍的城主萧铁男脸色更是变幻的厉害,他明显的察觉到,面前这个女子的实力根本不在他之下,若交战起来连他都没有丝毫的把握能赢。

“静安城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个强者?小严这孩子,现在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以后必须得狠狠的管教一番了,不然不知道他以后还会惹上什么样的强者!”

心中暗自喃喃了这么一番后,萧铁男狠狠瞪了一眼青衣少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慕研和陆寒,气息收敛了很多,“两位,我家小严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二位,还请多担待,我待他向二位道歉了。”

“一个小小的萧家教出来的孩子,竟然要比某些大宗派之中的子弟还要嚣张跋扈,真是不知道怎么死好了。”慕研收回长鞭,将其重新挂在了腰间,然后森然道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话,萧铁男更是不敢小觑慕研了,在他看来,眼前这女子如此年轻便可达到如此地步,仅靠天赋很难办到,所以说在她身后一定是有着实力极其恐怖的势力之撑,不然她也不敢如此不在乎萧家。如此一来,那就更不能得罪对方了。

“让两位见笑了,老夫以后定会严家管较我这不争气的孙儿。”

沉吟了片刻后,萧铁男有些尴尬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挥了下手沉声道:“将小严给我带到祠堂,先让他先跪着去!”

见到萧铁男那难看的脸色,随他赶来的一干萧家强者都不敢说话,几名萧家强者目光交汇了一下,皆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然后从屋顶上掠下,抓住了此刻根本都不敢反抗的青衣少年,押着他,牵着他的坐骑向远处走去了……

余下的那些罗家强者这时也都从屋顶上跳了下来,整齐的站到了萧铁男的身后。

他们现在已然没有了刚才那股凶劲儿。因为他们都不是白痴,自然都清楚,这看似年轻的女子,拥有者极为不弱的实力,即便是城主都不敢轻易的将之得罪。

在押着青衣少年的那行人离开了这里后,萧铁男颇为客气的望着慕研和陆寒道:“不知两位小友,可是为传送阵而来?”

这一幕,落在周围的眼中,大家都是不禁暗自咂舌。在静安城能够令这位威名远播的萧铁男如此对待的人,那可是屈指可数啊。

“不然谁会来这种小地方呢?”慕研丝毫不客气的回道。

“想必您应该知道传送阵目前出现故障的事情了吧?”萧铁男依旧客气的道。

“带路吧。”慕研直截了当的道。

“呵呵,好,两位请跟我来,有了小姐的相助,想必今日定能够将传送阵修复。”萧铁男笑道,然后旋即一拱手,转过身去,在前引路。

慕研和陆寒二人当即跟了上去。

在他们两人身后还跟着萧家一干强者。

穿梭在庞大的静安城之中,萧铁男行走的速度有条不紊,不紧不慢,赶路的同时,他不断的对慕研和陆寒介绍着静安城之内一些颇为有名气的标志性建筑。那般健谈的模样,与先前初见之时判若两人。

慕研对萧铁男那滔滔不绝的话语,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并不多言。因为这老家话在话语间,明显有套她底细的意思。

言多必失的道理,慕研是懂得。况且她相信若是她真的将自己的底细说出来的话,人家也未必会信。因为她的后台实在是太大了。

聊了许久后,萧铁男见没有丝毫收获,便只得暗中苦笑一声,然后放弃了继续追问的想法。

一行人花了约莫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横穿了半个静安城,然后一座占地颇为庞大的青色广场,便出现在了慕研和陆寒的视线之内。

广场面积相当宽阔,整体是用一种很罕见的青色石料所建,看上去异常坚固。广场中心处有一个高耸的石台,那上面有着极为雄厚的空间之力,不断弥漫而出。

广场周围被众多萧家护卫把守着。

有萧铁男头前带路,慕研和陆寒自然是毫无阻碍的顺利进入到了广场之内,然后跟着前者,沿着高耸的石阶缓步而上,片刻后,便是出现在了石台上面。

站在石台上面,目光向下望去,附近几百米之内的场景一览无余。

石台上站着的几位萧家强者,见到萧铁男后都是赶忙恭敬的行礼,唯独有两个老者并未行礼,他们望着萧铁男的眼神很是平淡,看上去他们似乎并非萧家之人。

慕研探查了一下这两位老者,发现这两人的实力虽然不及萧铁男,但却也是货真价实的元师境强者。

“想必这两人是萧家请来帮忙的吧。”慕研心中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