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的话音刚刚落下,正一肚子火没地方发的武莹顿时冲了出去,以闪电般的速度将站在身旁不远处的,庄本藏和铁雄以及多名死卫,杀了个尽。

他们甚至连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当她再次站回陆寒身边的时候,不过才过去两息时间而已,一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禁暗叹。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武莹捡起那杀掉了邪傲天的长剑,将其收回到了戒指之中后,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望着陆寒。

而这时,陆寒这方的人马已然开始围剿,那些已经没有了主心骨的太古族战士了。

吵杂的打斗声,元气力量的碰撞声,不休的回荡开来。

忽然,又铺天盖地的涌来了一大群身着白衣的人。

看装束是天梦宗之人无疑。

青城长老望着突然涌来的白色洪流,喃喃道:“应该是,代理门主到了。”

话音才落。

就见一道白色身影飞速掠了过来,不大一会儿时间,便来到了陆寒等人身前,是一个中年男人,他样貌较为俊朗,穿着装扮中规中矩,显然是一个较为严谨的人。

他才落稳身形,一眼便看到了青城长老,于是刚忙走上前来,急忙问道:“少宗主呢?在哪?”

青城长老指了指身前的陆寒道:“这就是少宗主!”

顺着青城所指之处,这男人当即将目光投到了陆寒的身上,稍稍打量了一番后,他赶忙欠身施礼:“代理门主云崖,见过少宗主。”

陆寒摆了摆手,“不必多礼。”

起身之后,云崖盯着陆寒腹部的伤口,担忧的道:“少宗主,不如先移驾宗内休息一下吧。”

“我的伤休息也无用。”陆寒苦涩的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席家一干人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是。”

席家一干人如陆寒的下属一般,齐齐应了一声之后,便是去战斗了。

接下来,陆寒望向云崖道:“吩咐下去,咱们开始反攻,天梦城中,只要是太古族人除非跪地求饶,否则一概杀之!现在你带我去城主府,太古族真正的首领应该在那儿,希望他没有逃跑!”

陆寒话虽然说得轻飘飘的,但其中杀意,却是不禁让周围众人,都有种心悸的感觉。

“少宗主,咱们人数有限,而太古族的人数可不少啊,您看是不是慢慢来?”许晴担忧的插嘴道。

“他们首领都没了,城中各个势力,应该都会随着咱们一起反扑,如此一来,咱们的人比太古族的人多出的可就不止一倍了哇。”云崖望了许晴一眼道了这么一句。

许晴点头领味。

然后云崖望向青城长老道:“青城长老,您将少宗主的命令传达下去,让咱们的人,有序的在城中撵杀太古族人。”

“是!”

应了一声后,青城长老赶忙下去传令了。

青城长老前脚刚走,后脚一道白影便忽然出现在了陆寒等人的眼前。

来者还是个孩子,年岁约十三四。

稚气未脱的俊俏小脸上,蕴着几抹英气。

这孩子,便正是罗冰。

见到陆寒的容貌后,罗冰激动的,眼泪忍不住开始在眼眶中打起了转。当他又见到陆寒腹部那骇人的伤口后,顿时眼泪便肆无忌惮的落了下来。

他走近陆寒,仰头望着陆寒抽噎着道:“陆寒……大……大哥,你没事吧?”

陆寒探出手抚了抚罗冰的脑袋,温暖的笑道:“我没事了,刚刚吃了药,身体正在恢复着。”

话落,他打量了一下罗冰道:“小家伙,越来越帅气了。好啦,别哭了,把脸都哭花了,男子汉,不哭。”

“陆寒大哥,我好想你……”罗冰用力的擦了擦眼泪,然后小声道。

自从和陆寒分开后,罗冰平常除了苦修之外,一旦闲下来,便会想念陆寒,担心他,今天这次见到了陆寒,他的的激动之情无法言表。

“小家伙,我也想你。好了,现在咱们还有事要做,等咱们做完事情了,在叙旧吧?”陆寒轻轻道。

罗冰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啦,不用搀着我来啦,造化丹也不是白吃的,现在我好多了。”

接下来,陆寒扭头望向慕研道。

慕研虽然有些担忧,但还是听话的松开了手。

而后,陆寒迈步便朝前走了去,玄步施展了开来。

身法如絮,速度如风。

虽然没了元气,但是光拟玄步之形,速度也可以很快。

这是早在多年前,他在妖兽山脉为了三年之约苦苦修炼之时,就已经熟练了的。

云崖赶忙跟上,为陆寒领路。

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快速向城主府掠了去。

……

落日城中此刻翻了天了。

bsp;所有有些实力的人,都加入了天梦宗和席家的反攻行动之中。

太古族兵败如山倒。

俯瞰落日城,到处都有战斗,到处都有鲜血挥洒。

血腥味四溢弥漫。

……

城主府议事大厅内。

城主坐在主位上,一脸的愁云惨雾。

不仅仅是他,议事厅之内的众多太古族核心人员,也都与之一样。

所有人都极为的惆然。

沉寂了片刻后,城主缓缓开口道:“城丢了,没什么……可没想到,邪傲天竟然会牺牲……我是太古族的罪人啊……”

下方没一人搭话。

“所有罪过我一人来背,你们都走吧……趁着他们还没有杀来,你们快走吧。”城主目光在望着下方众人身上扫过的同时,轻轻道。

话音方落,这群人顿时如受大赦,什么都没有说,便做鸟兽散,顷刻间便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望着空荡荡的大厅,城主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自嘲的一笑。

……

因为陆寒等人赶路的速度较快,所以没多大一会儿,便来到了城主府的正门之前。

此刻的城主府的大门,四敞大开。一眼向里面望去,见不到一个人影。

“不会是都跑了吧?”许晴凝眉小声道。

陆寒没有说话,阴沉着脸掠进了正门,当他才步入府中的时候,一道苍老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不远处的前方。

那个老者缓缓走到了,直通向府邸内部的,青石路的中间,停下脚步静静的望着气势汹汹掠进府来的一行人,他没有丝毫的惊惧之意,脸上满是淡然。

“他就是太古族之首,松井。”

云崖抬手一指那老者,愤愤的道。

陆寒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当即迈步便朝那松井走了过去。

众人紧随其后。

慕研和武莹更是紧紧挨着陆寒,唯恐一会儿会发生些什么变故。

片刻后,陆寒站到了松井面前,冷冷的盯着他道:“就是你打败了我老师?”

“你老师是?”松井有些疑惑。

“天梦宗宗主夜辰。”陆寒说这话的同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体内有一股不安的力量正在涌动着。

“没错。”松井简单利落的回道。

“武莹长老,麻烦您了。”陆寒望向武莹道。

武莹领味,当即便欲要向松井下手,正在此刻,花成海突然喊道:“且慢!”

已经抬起了长剑的武莹,当即一顿,将不解的目光投向了花成海。其他人也一样,都是一脸不解的望向了花成海。

“我有话要问他。”

花成海说了这么一句后,便是走上前来,望着松井问道:“邪府和你什么关系?附近还有没有邪府势力的存在?”

闻声,松井的眼睛中,顿时明显闪过了一抹惊异之色。

而此刻,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眼前这松井竟然还和邪府有瓜葛?

要知道邪府可是个害人无数,臭名昭著的组织啊!

“你竟然和邪府有关?”云崖瞪着眼睛问道:“最近,城内还有附近那些神秘的屠杀事件,是不是你们做的?”

“屠杀事件?”陆寒微微皱起了眉。

“也就在前几天才开始,天梦城和附近一些村镇之中,开始大量的死人,不是正常的死,每具尸体都好像被抽干了血液一般,身子干枯如柴。”云崖咬着牙道。

听到这话,陆寒顿时便知道,这绝对是邪府中人干的,当初他在黑角村他可与邪府之中的人对上过,对他们的杀人手法,有一些了解。

“没想到,你竟然还和邪府有瓜葛啊……”陆寒舔了舔嘴唇后,眼睛微微一眯,森然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松井冷笑。

“你不知道?别装了,你藏血灵珠的地方我都知道在哪里。”花成海嘲讽的道。

松井先是微微一滞,然后赶忙收回神来,依旧强挺着道:“什么血灵珠?我不知道。”

花成海眼睛微微一眯,缓缓道:“前天夜里,我来这里准备收点财,却无意间发现了一间密室,于是我便潜了进去,将好看见了血灵珠,也看见你……”

说到这,花成海一拍脑袋,恍若想起了什么,他望向陆寒道:“对了,那天我还看见,刚才还与你交战的那男子,与这松井在密室中商讨着什么。”

闻声,陆寒微惊,若是这松井和邪府有关的话,那邪傲天怎么又会和松井有关系呢?邪傲天可是名门正派啊,难道那家伙背地里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若真是如此的话,他也到不怕冥宗日后找他们麻烦了,邪傲天帮邪府作恶,那他杀了邪傲天,便是替天行道了!任冥宗如何厉害,恐怕也不好说些什么了吧?

想到此,陆寒嘴角轻轻勾了起来。

“没

想到还有意外收获。”